我要加盟分站 [北京] [上海] [杭州] [成都] [西安] [武汉] [天津] [广州] [长沙] [南京] [宁波] [苏州] [重庆] 更多>>

个人行为变古怪 小心健康出问题

来源: 中国总裁网  作者:  发布日期:2013-06-20 08:16:24

】  我要评论(0条评论)
一位叔叔开始将你所有的讽刺调侃都当了真,或是一位心地善良的朋友再也不能了解你的内心感受,这些人可能不仅仅只是一时失常。新近的研究表明,他们可能正在发出这样的早期信号:他们头脑中的有些东西开始变得不...





一位叔叔开始将你所有的讽刺调侃都当了真,或是一位心地善良的朋友再也不能了解你的内心感受,这些人可能不仅仅只是一时失常。新近的研究表明,他们可能正在发出这样的早期信号:他们头脑中的有些东西开始变得不对劲了。

科学家称,社会行为的改变,比如难以察觉出虚言假语或是很难设身处地地理解他人,这类动向都是窥探我们神经健康的一个窗口。这是因为我们如何与他人互动是大脑必须运行的更复杂的功能之一。这就要求遍布于大脑中的诸多神经元协调合作、连成网络来一起工作,这样我们才能接收、译出和解读社会信号。即使在精神障碍出现的早期阶段──当像计划和组织这样的执行功能仍完好无损的时候──社会功能也会开始退化。

医生说,之前人们对这些社会行为功能变化可能都熟视无睹,但意识到这些变化可能会使医生对一种疾病进行更早的诊断和治疗,也能让家庭有更充裕的时间为长期护理做准备。


神经学教授凯瑟琳•兰金(左)与Tal Shany-Ur博士。像自闭症或注意缺陷多动障碍这些孩童时期的疾病,它们的主要病症之一就是存在社会功能问题。而在包括痴呆症、抑郁症和精神分裂症等其他一些疾病中,社会功能问题并非其主要症状。从一个人的正常人格变化中可以窥到早期的一些蛛丝马迹,比如说变得越来越不友好、不那么体贴或善解人意,或者变得更为偏执。

加利福尼亚大学旧金山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Francisco)神经学教授凯瑟琳•兰金(Katherine Rankin)说:“不论何时当我们看到某个人的情感或社会症状时,我们总会说,'他们头脑中在想什么?'”兰金同该校、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及其他一些机构的科学家正在研究社会行为的基础神经生物学。他们正在寻求理解这些神经网络是如何正常运行的,并试图弄清解剖结构和机能的变化能够如何揭示病情发展。

社交上的奇症特点可轻可重,从不愿花时间与他人相处到解读社交礼仪存在问题再到作出情绪不当的举动,可能会释放出问题信号的其他社会功能缺陷还包括无法集中注意力顾他人之所念或思他人之所想。

研究人员相信,由相互联系着的不同大脑部位构成的一些网络对社交行为至关重要。其中一些网络充当了情感刹车的角色,另一些则扮演了情感燃油的角色。每个人在平衡头脑中的这些网络关系时表现得都不一样,而正是这些造就了我们迥异的性格,情感和行为。但患病以后,大脑中的这些部位或这些部位与其他区域如何交流就会受到极大的干扰。

兰金说,人们不大可能会觉察到自己身上的社会功能变化,所以常常是由家庭成员来向医生道出他们的担忧。兰金建议年逾40或50岁的人如果正在经历社会或情感机能的变化,或者产生了语言、记忆方面的问题,就应该去看看神经病学家。对一个成年人的评估可能包括体格检查,有关情绪变化和活动水平变化的问题以及认知功能的测评。对一个儿童而言,这类评估还可能包括关于发育标志的问题。

兰金说,最近由她治疗的一位老人就是由其家人带来的,他们在观察老人吃饭后就送他过来检查了。在吃饭的时候,这名男子会先将自己盘中的食物全部吃光,然后就举起盘子开始舔。这表明,老人患有额颞痴呆──这是一种大脑额叶萎缩疾病。目前,患者正在接受针对该病症的药物治疗。

一个关键的大脑路径叫做腹侧突出网络,它是负责过滤那些对个人而言比较重要的传入信息的。该网络在帮助决定人们的情感认知时意义重大。它还能帮助人们评估社会惩罚的可能性。接着,任务控制网络会告诉大脑要注意那些重要信息并作出相应的处理。而语义评估网络则会将我们的情感解读加入到当时的社会情境中去。研究人员说,所有这些及其他一些网络都在帮助我们理解当时的社会场合或情感状况的情境。

对痴呆病患进行治疗和研究的兰金说,当上述的一个或多个网络出了岔子时,我们常常就会丧失同理心,而这正是最复杂的社会行为之一。她还称,为了能够真正地了解体会他人的情感,我们需要正确解读有意义的情感信息并想出恰当的回应。但有些时候,我们的反应可能与他人的心境并不匹配。

患有自闭症和精神分裂症的人一般在同理心方面存在问题。斯坦福大学研究人员已表明,对脑岛这片位于突出网络中心的脑域内有情感意义的信息缺乏回应会引发一连串的效应,这又将导致不恰当的情绪表露。

斯坦福大学认知神经科学家鲁西娜•乌德丁(Lucina Uddin)和同事目前正在研究,是否能把该网络的脑成像当作儿童自闭症的一个生物标志物来看待。乌德丁说:“答案看来是肯定的。”她计划不久就发表这一研究成果。

乌德丁说,在焦虑症、精神分裂症和其他疾病患者身上,这个突出探测网络可能也出了问题。焦虑症的产生就是因为有太多的环境刺激都以重要信息的形式涌入大脑,使大脑不堪重负。而精神分裂症患者则难以弄清该对什么事情上心。

会与疾病相伴而生的另一种基本社交困难是缺乏识别、理解虚假言行的能力。去年发表在《大脑皮层》(Cortex)期刊上的一项研究表明,兰金和同事一起研究了102名患者识别讽刺言行的能力。这些人都曾被诊断出患有致使记忆力丧失的四种进展性疾病,包括额颞痴呆、 老年痴呆症(又称阿兹海默症)、进行性核上性麻痹和血管性认知障碍。他们将这些患者与77名健康老人的检测结果进行了比较,发现要察觉出这类虚假交流方式需动用诸多大脑功能,包括解读情绪、从别人的角度立场看问题以及了解他人动机的能力。

在这项研究中,参与者一共观看了16段有关人们互动活动的视频。有些人在互动过程中撒了谎,另一些人则挖苦讥讽。所有的参与者都能够理解那些真心实意的言论,但额颞痴呆病患在识破谎言和嘲讽时就有困难。其他患者的理解能力则取决于所患疾病的轻重程度。
哈佛大学医学院(Harvard Medical School)神经学教授布拉德福德•迪克森(Bradford Dickerson)和同事在诸多研究中已表明,对情感处理比较重要的某些大脑部位,它们的尺寸与我们有多少朋友息息相关。迪克森在最近的一份论文中写道,“交友更广的人可能更有能力接收到像面部表情这样的社会线索”并且可能会从社会互动中获得更多的积极经验。

Shirley S. Wang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第11页   第12页   第13页   第14页  
总裁养眼
品牌传播:解读柿子电器 more


24小时排行新闻 | 财富 | 总裁| 人物
48小时排行企业家 | CEO | 500强| 奢侈品
版权所有 中国总裁网 Copyright 2005-2013 cn-ceo.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30178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