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加盟分站 [北京] [上海] [杭州] [成都] [西安] [武汉] [天津] [广州] [长沙] [南京] [宁波] [苏州] [重庆] 更多>>

“脚”下的红十字会和壹基金

来源: 中国总裁网  作者:  发布日期:2013-05-03 12:38:51

】  我要评论(0条评论)
中国红十字会和壹基金,中国最著名的官方背景社会救助团体和中国最著名的民间公益组织,在此次地震中被公众拉上PK台。首先被对比的是捐款数额截止地震当日晚,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官方微博公布的个人善款数是14...


中国红十字会和壹基金,中国最著名的官方背景社会救助团体和中国最著名的民间公益组织,在此次地震中被公众拉上PK台。首先被对比的是捐款数额——截止地震当日晚,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官方微博公布的个人善款数是14万多元,而壹基金公布的数额是2240万。这被评论为“用脚投票”。

红十字基金会是接受中国红十字会业务指导的一个单位。截至4月23日下午5点,红十字会收到社会各界捐赠款物2.3亿元。

红十字会和壹基金的人都不大愿意站上这个PK台。红十字总会常务副会长赵白鸽说:“都是战友,灾区缺东西,还比什么呢?”壹基金传播部副总监姚遥说:“大家都是做公益的。我们没必要把它标签化。我觉得其实这是我们教育的一个问题,一定要分这个是好人,这个是坏人,其实时间长了,你怎么分?人也是在变的对吗?红十字会资源多,物资运得比我们快,帐篷架得比我们快。我们壹基金难道没有弱点?但是你可以通过制度建设和文化建设,慢慢地把弱点消除掉。”

4月23日上午,在红十字总会的新闻发布会上,赵白鸽讲了自己在灾区遇见李承鹏的经历——为了让紧急救援车辆优先,芦山县设了路障。带着数十吨救援物资的李承鹏被堵在路上。作为红十字会的著名批评者,李承鹏请红会救援队带他们进入灾区,赵白鸽答应了。

“我们希望和其他社会组织合作,让物资顺利抵达灾区。”赵白鸽说,红十字会和其他民间组织不是竞争关系,而是合作伙伴关系,因为“目标都是一致的”。

地震了,快快快

4月20日8点刚过,四川省红十字会副会长丁地禄从网上获知了雅安地震消息,他拿起手电筒等几件物品,赶往四川省红十字会。虽然通信未能畅通,当他到达单位时,同事们已不约而同前来集合。

与中国地震局和中央气象台有信息联动的中国红十字总会此时也接到消息。红十字总会常务副会长赵白鸽和四川省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赵万华短信沟通后,8点20分,应急预案启动。 9点多,丁地禄带第一支队伍开赴雅安评估灾情。10点半过后,其他6支救援队也陆续出发。

这个周六的早晨,许多人还睡着懒觉。壹基金里几位起得早的人在八点十多分看到了地震的新闻。“我们判断,七级,很大了,深度13公里,是浅源地震,必须马上紧急响应。这是我们内部工作机制,这种大灾要全员动员,如果是个五六级的地震,可能就给灾害部打个电话。”壹基金传播部副总监姚遥介绍,8点半开了电话会议,会议结束后初步的分工出来,救援队出动往前冲。上午10点,第一拨救援队冲到了。下午3点多,第二拨救援队冲到。“五年前汶川地震肯定没这么快,五年前只能是大家的口号和心比较快,人是没那么快。”

壹基金在全国有贵阳、成都、长沙和西安四个区域备灾中心,储存帐篷、棉被等可以长期放置的物资。因为有些仓库在去年云南彝良地震时被调空了,备灾部决定调出西安备灾中心的全部库存,当地民间公益组织帮助装车运输,当晚深夜到达灾区。

此时,红十字会的物资也在紧急调动中。地震2个多小时后,第一批500顶帐篷开始从四川省备灾救灾中心和成都市备灾救灾中心调出。更快的是200顶没有标志的白色帐篷,中午12点多出现在灾区,那是汶川地震后的遗留物资,正好储存在雅安的芦山。

12点13分,赵白鸽在北京邀请专家、媒体和总会中层干部互动讨论。是否要呼吁募捐?“我认为要稍微缓缓,动老百姓的钱要小心。”赵白鸽说。有人提醒“如果要呼吁,一定要注意细节”,“一定要加上欢迎公众的监督”……现场一度热烈,突然有人说,呼吁郭美美也来捐款,大家都笑出声来。看起来,郭美美的阴影仍不时飘荡在红会上空,习惯了怒骂声后,如今这个名字正在变成红会自我调侃的词汇。

期间,不断有救援队请战灾区,赵白鸽反复强调:待命!一切听总部指挥!她读出发自中央的短信,大家评论说“这次提科学救援,很好。” 副会长王海京介绍说,相比起5年前汶川地震单一的捐款救助和志愿者无序的救援,这次地震反应更多元有序。5年间,红十字会发展了七大类救援队,包括赈济、医疗、供水、大众卫生、心理、搜救和水上。

壹基金位于深圳的总部办公室,电话铃声和“你好,壹基金”的标准应答声此起彼伏。一个男生正向另两个刚来报到的志愿者示范如何接听电话。一个操北方口音的工作人员戴着蓝牙耳机,向来电者重复讲解着“如何捐款”、“如何索要证明”。与他背靠背的大学生志愿者,视线一刻不离屏幕上的收件箱,2100多封邮件,95%以上是地震发生后收到的,有提问的,有按赞的,而最让他“头疼”的是回复各种质疑:壹基金的钱是否最终进入了红十字会的口袋,牛根生怎么能当理事呢……

通灵珠宝股份有限公司的总裁沈东军专门从南京派人到深圳商量捐款100万元的事宜。汶川地震时,他把几十万交给了官方机构,令他失望的是,此后关于这笔钱的使用情况仿佛打了水漂,再无任何回音。

在灾区,壹基金除了救援队,其他人已经因交通限制进不去核心区了。“那我们就去周边。为什么?核心区永远伤亡大,周边区域是物资和生活困难多,我们就去周边发东西,需求非常大。所有的物资都在中心城区,没有一个往村庄划的,这就是经验,我们先辐射。”姚遥说。

网络的监督

4月21日早上,红十字总会得到了震后第一笔大额个人捐款——九三学社中央委员、珠海远光软件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利浩捐款100万元。

“我今天来的时候,确实有好多朋友劝我,你这个时候千万不能去,你要被网民骂死。”当着众人的面,陈利浩对接收捐赠的中国红十字会会长华建敏说。

前一天,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官方微博说工作组正赶赴雅安灾区“考察”的一条微博引来十万转发,一片喊“滚”声。副会长王海京后来向记者解释,国际红十字会派来的,也叫灾情考察组,历来都用这个词,意思是去一线把了解到的需要反馈回来。华建敏站起来,向陈利浩和众人大声表态:“这完全用错了词,我们去的16支队伍是去救灾的,提供水、医药和方便。这个词我们马上改掉,正式改掉。”后来,用词都换成了“评估”。

一片“滚”声让赵白鸽有些难过。她刚跟下属强调过:“把微博作为让公众了解灾情的最重要出口”,“要及时对老百姓提出的问题作出反应”,“所有信息都要及时公开”。最后她决定听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的意见,与其和骂声较劲,不如“埋头苦干”。

捐完款的陈利浩把他的建议和华建敏的回应发在了自己的微博上,引来的仍是一片骂声,甚至有人称这辈子抵制他公司的产品。

仅一天的时间里,关于红十字会的传言就涌起好几拨。

先是传出中国红会未加入国际红会,社会监督委员会在官微发布“国际红十字大会承认中国红十字会是中国惟一合法的全国性红十字会。”随后传出壹基金下拨救灾善款要经过红十字会系统,赵白鸽回应:二者没有任何关系。

不一会,总会官微的一张照片里,穿红会马甲的人戴着的手表成为新的焦点。“9000元的浪琴表”一下让人联想到红会过往的形象。当愤怒的转发过万时,赵白鸽收到了汇报。她在电话里叮嘱:千万不要删帖。不久,照片中的当事人发微博说明:自己是新京报记者,手表是普通牌子,花400元买的。

等着的还有两桩质疑——传言总会要求台湾红会捐500万才能进灾区、红会被曝虚开发票。社会监督委员会调查后,认为并不属实,在官微发布澄清。

随着关注度猛涨,壹基金面临的质疑也一拨拨涌来。官方网站英文版被人发现,里面写着所收到的捐款会转给红会,原来因为网站两年多未更新。2007年,李连杰成立的“壹基金计划”是与中国红十字总会合作的。2010年12月3日,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在深圳注册成立,独立为中国第一家民间公募基金会。姚遥对此解释:“我们平时真没注意,我们本来就面向大陆公众,要求所有宣传物尽量避免出现英文。这一次被大家挖出来,赶紧改呗!”没多久,壹基金又被质疑,跟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有莫大关系的牛根生不应该当理事。

“以前我们苦哈哈救灾的时候,真的没人报道。我们救灾部6个人,去年71次救灾,没什么人关注。工作都是一点点做起来的。当然表现得多了,骂的人也多了。其实红十字会也是这样,它风头最盛的时候,汶川地震刚过,大家万众一心想要捐给它。大家把你架得越高的时候,你就越提防要摔跤。”姚遥说:“错了就认栽,微博年代千万别撒谎。” //  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作者:林珊珊 刘珏欣 周琪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第11页   第12页   第13页   第14页  
总裁养眼
品牌传播:解读柿子电器 more


24小时排行新闻 | 财富 | 总裁| 人物
48小时排行企业家 | CEO | 500强| 奢侈品
版权所有 中国总裁网 Copyright 2005-2013 cn-ceo.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30178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