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加盟分站 [北京] [上海] [杭州] [成都] [西安] [武汉] [天津] [广州] [长沙] [南京] [宁波] [苏州] [重庆] 更多>>

冒牌同仁堂中药渗入医保定点医院

来源:新京报   作者:  发布日期:2013-06-17 22:48:59

】  我要评论(0条评论)
- 核心提示中药饮片,包括片、段、丝、块等形状,是根据临床和成药制剂需要,将中药材炮制成一定规格,供给医生调剂配方或作中成药生产原料。国家药监局2011年发布的《关于加强中药饮片监督管理的通知》规定,严...


- 核心提示

中药饮片,包括片、段、丝、块等形状,是根据临床和成药制剂需要,将中药材炮制成一定规格,供给医生调剂配方或作中成药生产原料。

国家药监局2011年发布的《关于加强中药饮片监督管理的通知》规定,严禁经营企业从事饮片分包装、改换标签等活动;严禁从中药材市场或不具备饮片生产经营资质的单位、个人采购中药饮片。

新京报记者经3个月调查发现,北京丰台区一仓库内,一家药商将大量中药材以“同仁堂”名义包装,发售到医保定点医院——华仁医院。

该药商提供的同仁堂营业执照、中药材质检报告、“北京同仁堂(亳州)饮片有限责任公司”红色印章等,经北京同仁堂(亳州)饮片有限责任公司证实,均系造假。

华仁医院相关负责人表示,同仁堂的包装袋现在根本不可能出现在该院,在得知新京报记者全程跟踪假同仁堂中药进入华仁医院后,该负责人说,院方目前已与以前采购中药的厂家,断绝一切业务往来。

在“中华药都”安徽亳州,多位药商均称可凭“同仁堂”的包装及相关资质售货,以此方式往北京售药的,不止一人。

中药饮片的质量优劣,直接关系到医疗效果,甚至生命安全。多名亳州药商透露,中药掺假隐蔽且普遍,为图暴利,个别药商向名贵药材中掺糖、淀粉、滑石粉。

“风声紧,不能在北京干了。”马小非说这话,是在3个月前。

马小非就是被举报的那个人。

这名安徽亳州人做中药销售生意,在北京两年多,有个储药仓库。

马小非认为“风声紧”的原因是:连仓库里雇的清洁工都知道他“是干假药的”。

储药

“同仁堂”中药现身北京无名仓库

马小非的仓库位于丰台区五里店西一条无名路旁,地处偏僻,他和叔叔租住在离仓库不远的平房。

今年3月中旬,这间20平方米的仓库内,有两个货架和几个装满中药材的编织袋。货架上,几十包用牛皮纸包装好的中药,上写“同仁堂”。

“没订单,我们才不包(装)呢。”马小非说,包装好就意味着要送货,以前,包装都会在这仓库完成。

“得改变打法,不能在北京包装。”近期,马小非指令亲戚在亳州把药包好,再运到北京。“成本低,风险小。”

马小非称,这些“同仁堂”的中药包装袋都是真的,“药监局来查都不会出事。”

他卖的中药,价格比市面上低很多。多次见面,马小非都没和新京报记者装扮的中药进货商交易。

通过2个月的接触,信任渐渐积累,马小非也认为“风声过了”,开始跟记者谈生意。

5月25日,他卖给记者一批“同仁堂”中药,有胖大海、白芍和白果等,总价1550元。

资质

药商私刻“同仁堂”公章

“我拿一包给你查验质量。”5月25日14时,马小非的出租房门前,他从京NHIN88牌照轿车后备厢中拿出一袋药。

牛皮纸包装,一袋一公斤,底部生产企业标注“北京同仁堂(亳州)饮片有限责任公司”,合格证标签、“同仁堂”质检专用章俱全。

打开包装,里面是拇指大小的白果。“药袋跟同仁堂用的一样,药的质量不比同仁堂差。”他说,药袋从亳州印刷厂买的,合格证跟同仁堂的丝毫不差。同仁堂的中药袋分为大、中、小型,每捆500个,小袋160元,大袋200元。

“这是同仁堂的所有资质,你拿回去。”马小非说着,递过一沓中药成品检验报告单、药品生产许可证和药品GMP证书等材料,均盖有“北京同仁堂(亳州)饮片有限责任公司”红色印章。

北京同仁堂(亳州)饮片有限责任公司隶属于北京同仁堂药材有限责任公司,是北京同仁堂在全国唯一的中药饮片生产企业。

“同仁堂”的资质从何而来?马小非说,同仁堂的业务员拿资质去谈生意时,他拿过来复印的,“出货凭据的公章是自己刻的,送货前由家人盖章。”

询问税票问题,马小非一皱眉,“正规同仁堂的税票不好弄,但弄到以后,售价至少提高60%”。

运药

长途汽车站接货 直接送往医院

5月27日9时30分,丽泽桥汽车站附近天桥下,马小非和合伙人李刚停车。从亳州至北京的长途客车于几小时前到站。

一名中年女子推着平板车从提货处出来,车上放着三个大编织袋。平板车推至天桥下,马小非付托运费,中年女子离开。

打开编织袋,里面是包装好的“同仁堂”中药,分类扎成一捆捆,标注药名有透骨草、生黄花、茯苓、枸杞等。

一般的出货流程是:医院下订单,他打电话给亳州家人,让后方连夜包装,通过长途汽车或物流向北京发货。“我们跟汽车站人熟,货就装在客车货厢里。”马小非说。两三天后,包装好的“同仁堂”中药送至医院。

除非结账或对货,一般情况下,马小非不出面接货,在车站门口雇一辆面包车,告知送货地点,司机直接拉过去。

贩药

假“同仁堂”流入医保定点医院

5月27日10时,为证明销售实力,马小非拉着一车“同仁堂”中药驶离汽车站,径直去北京华仁医院送货,记者随同前往。

华仁医院位于朝阳区垂杨柳中街,是一级甲等医院、北京市基本医疗保险定点医疗机构、朝阳区大病医疗定点医院。

半小时后,京NHIN88停在华仁医院中药房门口。中药房与华仁医院大楼一路之隔,是间低矮平房。

马小非拎着两包捆扎好的药进到中药房,“送货来了”,跟医生熟络打着招呼。一名医生从外面拿着对货单,他开始跟两名医生对货,但并未结款。

“都是月结,我们生意往来两年多了。”马小非解释。

这次货重约二百斤,总价9000多元钱,有透骨草、生黄花、茯苓和枸杞等中药。

药房内,马小非的同伴李刚直接把部分中药倒进药盒。

“后备厢还有些货,我这就往其他门诊送。”午饭后,马小非驾车离开。他说,除了华仁医院,他还为北京的5家医院、门诊送货。

药价

供货价是医院售价三分之一

华仁医院中医门诊患者多,用药量大,是马小非的大客户,“多则一周送货两次,少则半月三次,每月总送货量七八百公斤。”

他出具一份5月25日的出货凭据,上面显示着出货数量、批发价和零售价。

经调查对比,药材白芍,马小非报价40元/公斤,华仁医院和北京同仁堂售价都是100元/公斤;胖大海,马小非报批发价152元/公斤,同仁堂售价620元/公斤;枸杞,马小非报价50元/公斤,华仁医院150元/公斤,而同仁堂约为390元/公斤。

马小非说,他能给客户两份出货单,一份私下结账单,另一份是给药监部门查的。

马小非的合作伙伴李刚算了一笔账,每个月,他们向北京多个医疗机构供货,价值20多万元,毛利是10%,除去包装、运输等成本,大概能赚7%——约2万元。

李刚说,大医院难进,他们的目标客户是中小医院和诊所,“谈业务时我们就拿着这些同仁堂资质。”为维持业务关系,逢年过节都要给医院送礼。

核实

同仁堂:药商资质全是假的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卫生部关于印发《医院中药饮片管理规范》的通知中,第十三条规定,医院应建立健全中药饮片采购制度,须依照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有关规定从合法的供应单位购进中药饮片。

包装“同仁堂”中药多年,马小非的“同仁堂资质”,有“同仁堂营业执照”、“中药材质检报告”、“药品GMP证书”、“‘北京同仁堂(亳州)饮片有限责任公司’红色印章”等。

5月30日,北京同仁堂(亳州)饮片有限责任公司交易大厅,记者出示这些资质后,多名工作人员证实,这些材料全是假的。

工作人员拿出一份正规的同仁堂质检报告单,记者发现两张格式和印章均不同,马小非的章上是“质量技术部”,而同仁堂的章上没这五个字。

工作人员称,除格式和印章不同外,检验员的签名也不一样,马小非出示的产品质检报告单上是电脑打印的,检验人名字用字母代替,而正规的报告单是笔签复印的。

另一个区别是,马小非出示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上,年检显示为2009年,地址是亳州市谯城北路168号,“我们公司执照一年审核一次,厂址早搬到亳州市魏武大道了。”同仁堂工作人员说。

记者提供从马小非处购买的薄荷成品检验报告单,上面显示产地河北,产品批号是001301087,检验依据是《北京市中药饮片炮制规范》2008年版,检验结论:结果符合规定。

“我们生产的中药产品,没有00开头的批号。”北京同仁堂(亳州)饮片有限责任公司工作人员说。

回应

华仁医院:采购并非同仁堂中药

马小非向新京报记者承认,他卖的是假同仁堂。

对于假同仁堂中药进入北京华仁医院,6月10日,华仁医院负责中药采购的孙姓院长坚称“不可能”。

孙院长说,目前,医院采购的全部中药饮片,由北京另一家中药饮片公司供货,手续齐备,并按药监局规定价格销售,“同仁堂的包装袋现在根本不可能出现在华仁医院。”

孙院长称,两年前,医院还从北京同仁堂(亳州)饮片有限责任公司采购中药,因担心异地执法困难,北京药监局不提倡进外地中药饮片后,医院就不再从北京同仁堂(亳州)饮片有限责任公司采购了。

得知新京报记者全程跟踪冒牌同仁堂中药进入华仁医院后,孙院长说,“我怀疑是药商内讧,被他们(马小非)同行举报了。”目前,院方已经与以前采购中药的厂家断绝一切业务往来。

6月6日,北京同仁堂(亳州)饮片有限责任公司销售总负责人孔明证实,通过调取北京、亳州同仁堂两地财务账目可见,北京同仁堂及亳州同仁堂公司与华仁医院并无业务往来。

孔明说,北京同仁堂(亳州)饮片有限责任公司在北京没有销售业务员,亳州公司生产的中药直接向北京同仁堂总部药材中心供货,不会直接向北京市场销售。

对于马小非的假资质问题,孔明表示,同仁堂的业务员跑业务时,须拿本公司授权委托书及其他资质,“我怀疑业务员谈客户时,这些资质被人复印了。”

对此,同仁堂方面将介入调查。

- 亳州探访

多家药商称包装能“傍名牌”

马小非称,亳州人在北京做这种生意不少,老家的药材多,雇人或家人都能包装,再发货到全国。

今年3月起,新京报记者两赴安徽亳州。

马小非的“大本营”位于亳州十九里镇的一幢两层民居,每层约有七八十平方米,据举报人称,马小非和亲戚就在此包装加工药材。3月27日,该处大门紧闭,记者先后以租房者和药商身份探访,屋内人士拒绝迎客。

亳州市位于安徽西北部,是中国最大的中药材交易市场,被誉为“中华药都”。

出亳州火车站直行约300米,就是中国最大的中药交易市场,沿街遍布中药店铺。采访中,至少6家药商表示,能提供有“同仁堂”和其他知名品牌包装的中药。

张先生是亳州十九里镇的中药收购商。他自称不仅能私下包装同仁堂中药,还能包装其他知名品牌的中药,“同仁堂的税票也能开,须加价10%,但最少要买20万的货,不然开不了。”

与张先生相同,自称能提供同仁堂包装中药的药商都表示,购药至少10万元。

- 行业黑幕

药商自曝中药掺假伎俩

“中药里的道行,没几十年经验你看不出来,猫腻太多了。”药商李祥友说。

李祥友做中药生意30余年,他指的猫腻,是中药掺假。“不做小动作,中药挣不到钱。”李祥友说,掺土是老方法,但早就被淘汰了,没技术含量。”现在主要在贵重药品上“玩花活”,中药海参贵的一斤几千块钱,有药商给海参掺糖;“海马,几万块钱一斤,用注射器向尾巴或头上打滑石粉,就打一点点,肚子上通亮,跟正常一样,你看得出来?”李祥友说。

而马小非也提到,往西黄花里掺黄花,一公斤能掺2两,西黄花一公斤一万多,黄花一公斤200块钱左右。

多位药商表示,中药掺杂使假在亳州市场比较普遍,主要是掺一些相似的东西。“中药饮片跟西药不同,吃不死人。关键是一般人分辨不出来。”李祥友说。

- 专家说法

掺假药轻则误医重则致命

“中药海马注射滑石粉?这不科学。”北京中医药大学副教授田昕解释,海马是一种中药,属于动物药,具有温肾补阳的作用,是热性的,临床中不是特别常用,“(药用)滑石也是中药,但属寒性,如果把这两种药物混合在一起,达不到药效。”

田昕介绍,中药分为植物药、动物药、矿石药三大类。植物药超过一半以上,容易掺假,且不易分辨。昂贵的中药最容易被动手脚,这样药商有利可图。比如藏红花、冬虫夏草,有药商会掺无害的淀粉,对身体无害,顶多药效打折扣。个别药商为了增重,往药里掺铅等重金属,那就有危害了,“现在金银花、板蓝根炒得火、价钱贵,往里掺入一些铅,长期食用会引起食物中毒。”

田昕称,中药有各自性、味、归经的特点,一旦掺假,能引起的不良反应包括呕吐、过敏、腹泻、慢性中毒,严重者影响肝肾功能。轻则延误治疗,长时间服药的,重则可致人死亡。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第11页   第12页   第13页   第14页  
总裁养眼
品牌传播:解读柿子电器 more


24小时排行新闻 | 财富 | 总裁| 人物
48小时排行企业家 | CEO | 500强| 奢侈品
版权所有 中国总裁网 Copyright 2005-2013 cn-ceo.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30178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