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加盟分站 [北京] [上海] [杭州] [成都] [西安] [武汉] [天津] [广州] [长沙] [南京] [宁波] [苏州] [重庆] 更多>>

亚洲最大高考工厂的商业神话

来源: 中国总裁网  作者:商界  发布日期:2013-12-01 11:52:46

】  我要评论(0条评论)
抛开对教育体制的争论,纯粹从商业角度考量,一所学校究竟有多大能量,如何支撑起一个内陆孤镇的经济?换句话说,这个亚洲最大高考工厂究竟是如何运作的?70辆大巴和上千辆私家车送考、警车开道、中央电视台航拍...


抛开对教育体制的争论,纯粹从商业角度考量,一所学校究竟有多大能量,如何支撑起一个内陆孤镇的经济?换句话说,这个“亚洲最大高考工厂”究竟是如何运作的?

70辆大巴和上千辆私家车送考、警车开道、中央电视台航拍……这里是地处大别山脉小山坳,偏僻得地图上都难以找到的毛坦厂镇。归属安徽省六安市,距离六安市区56公里,因为一所号称亚洲最大的“巨无霸”高中——“毛中”,6月5日成为这里独有的一个节日“送考节”,这里亦被称为“亚洲最大高考工厂”。

——用什么标准去考量一家“工厂”?

从规模上看,据统计近年来,每年超过8000名来自安徽省内外的复读生涌进毛中,接受“产品再加工”。以2013年为例,安徽约有10.5万名复读生参加高考,小小毛中就占了约8%;从“产品合格率”上看,近10年来,毛中的本科升学率连续达到80%以上,并且不断刷新自身纪录——2013年,毛中参加高考人数11222人,本科达线9312人,一本达线2503人;从经济效益和辐射力上看,慕名而来的“复读生”和应届高中生,创造了毛中乃至毛坦厂镇的经济“神话”,以致这样一个在交通、资源、政策上不占任何优势的皖西山区小镇,2009年、2010年连续两年挤进六安市经济发展综合实力20强乡镇,2012年财政收入近1500万元,4倍于邻近的东河口镇。

一所学校究竟有多大能量,如何支撑起一个内陆孤镇的经济?换句话说,这个“亚洲最大高考工厂”究竟是如何运作的?

“毛中制造”

批量生产、加工流程模式化制造,靠的是管理。用毛中分管教学的副校长李振华的话说,“毛中制造”一点不神秘,核心就是“全方位立体式无缝管理方式”。

所谓无缝,意即学生一天24小时会被一张作息表严丝合缝地分解掉:早上6点10分早读,直到晚上10点50分下晚自习,休息时间只有午饭、晚饭各半小时,午休1小时——午休本是两小时,但学生被要求到教室睡觉,顺便再匀出1小时自习。并且,学生不能迟到,不能早退,不能有手机,不能上网,否则就会被要求检讨,严重者将被开除。

除了作息制度的严苛,因为这座“工厂”人数庞大,有的班主任甚至还要求“统一上厕所”,“以免进进出出影响别人休息”。

不仅如此,为应对标准化的考试,学生需要大量和重复的训练,“1年要完成过去3年才可能做完的习题和考试卷”。

而更重要的是“企业文化”渗透。在这座“高考工厂”里,学校花坛里竖立着“肯吃苦才能代代成才,守规矩方可日日进步”的宣传牌,教室墙壁上写着“为了大学,拼命吧”的励志标语。教师们的口头禅则是:“两横一竖,干!”竞争的氛围因此被炒得很热。高三年级几乎每周都要考试,每次考试都要排名,班级排,学校排,甚至每个人进步或退步了多少名都要张榜公布,“每次还要根据成绩模拟发榜,一本二本三本,将你归在对应的榜单下”。

当然,“工厂”软硬件设施也不可忽视。地处大别山小山坳里的毛中,其整体规模和环境甚至优于一座省级高等院校。田径馆和游泳馆正在修建,操场上还立起一块巨大的LED电子屏幕,据毛中教师说,“这是华东地区最大的一块电子屏幕”。而在招聘教师时,毛中明码标价“年收入6~10万元”——这意味着大部分毛中教师可以在六安甚至合肥买房,还可以开上私家车,因此吸引了大量优秀师资。但与此同时,对教师们来说,“工厂”的生存法则同样残酷——每学期根据考试成绩,实行“末位淘汰制”,由学校选聘的班主任可以炒掉任课教师,等等。

换句话说,无论学生还是教师,都会在这里被磨去棱角,这就是毛中的“核心竞争力”。毛中就像一台精密的高考机器,学生被送到这台机器上加工,加工流程模式化,因此才有11222人参加高考,9312人达线的“产品合格率”。

 

“神话”之路

按照一些媒体的说法,毛中曾经只是一所不为人知的山区学校,随时面临和其他乡镇中学类似的命运——在教育资源不平衡的背景下,逐渐衰落。它成为“亚洲最大高考工厂”,纯属逆袭。

事实并非如此。所谓“毛中”,实际上是毛坦厂镇两所高级中学——毛坦厂中学和金安中学的合称。

毛坦厂中学历史很长。1939年,为躲避日军骚扰,安徽省城部分学校开始向偏僻乡村转移。毛坦厂镇地处偏远,交通不便,在当时看来最具办学条件。于是几所学校迁至毛坦厂,成立了安徽省第三临时中学,史称“三临中”。因为其历史地位显著,当地教育资源历经数次整合,该校影响力不减反增。1992年,学校更名为六安市毛坦厂中学,成为六安市首批市级“示范高中”之一,后更跻身省级“示范高中”行列。

有实力才有底气。不过,此时的毛坦厂中学在外并无名声。可以说,一方面是高校扩招的历史条件,另一方面,更是毛中“专业化、品牌化、市场化”之路成就了这所“亚洲最大高考工厂”。

“神一般”的规模和“产品合格率”无疑是“工厂”最响亮的品牌。

2013年6月5日,高考前一天,毛坦厂镇独有的“送考节”,轰轰烈烈的送考盛况引发外界巨量围观。事实上,近年来,通过学生和家长的口口相传,毛中早已名声在外,不乏全国各地的高中校长、教师前来取经问道。用毛中韦发元校长的话说,“毛中几乎从不做广告”,即便如此,2013年高考成绩公布的当天下午,咨询复读的电话就已打到毛中。开始报名后3天,高考补习班的名额就满了,不仅如此,新学期复读班增至47个,毛中办学规模再攀高峰。

营销不费力,营收却毫不含糊。

鉴于其非盈利社会机构的身份,毛中拒绝向记者谈论此话题,更不愿意公开算一笔经济账。但毛中一名复读生给记者提供了一张2012年复读生收费标准表。表上显示,高考二本以上包括二本达线复读生,复读费男生4500元,女生4700元(为安全起见,女生强制住校,比男生多缴纳200元住校费),而未达到二本线的,少则5000元,多则48000元。

与此同时,记者在毛中保卫处看到一张全校各个年级的班主任联系表,据此推算出了高三年级班级数量。表上显示,高三年级共有99个班,复读班有47个。而据毛中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教师说,复读班人数都在120人左右,教师讲课需用扩音喇叭。

根据以上数据,便可得出学校营收。并且,这还没有考虑应届班的借读生的“贡献”。据该教师反映,学校不公开收计划外学生,但找关系也能进入,只要缴纳20000元到30000元的借读费就行。

学校财大气粗,就有力量改善学校教学条件。好的待遇吸引更多优秀师资,好的办学条件又吸引更多学生。毛中在这样的良性循环中跑马圈地,积聚能量。

金安中学就是毛中市场化的产物。因为国家教育政策不提倡公立学校招收复读生,2005年,毛坦厂中学与当地一家私立学校联合成立股份制的金安中学,广泛接纳“复读生”和应届高中生。尽管学校一再声明两个学校相对独立,但记者在金安中学的一个班级名册中,看到班主任及任课教师和毛中一模一样,可见两者资源近乎百分百共享。

永远的卖方市场

采访中,记者遇见一位农村妇女,她儿子今年考上三本院校,不甘心,执拗地要来毛中复读。她说:“这一年会影响孩子一辈子。”

——知识改变命运。这个观念凝聚着毛坦厂镇数量庞大的陪读家庭。

以每年6月5日为时间节点,轰轰烈烈的送考之后,毛坦厂镇几乎一夜之间变为“空心镇”。道理很简单。毛坦厂镇镇区面积只有3.5平方公里,镇上的本地户籍居民只有5000多人。但随着毛中吸纳能力越来越强,以2013年为例,包括复读生、应届高中生在内,毛中学生规模超过3万人,加上500多名教职工,近万名陪读家长,还有闻风而来在学校附近做生意的外地人,这构成了毛坦厂镇事实上的人口主体——据当地人说,“有近5万人之多”。

 

5万人口是什么概念?

这5万人每天要消费毛中门口售卖的将近5000个包子和500多个手抓饼,以及农贸市场和街边商店里难以计数的肉蛋、蔬菜和水果,并且制造7000多吨生活污水。为此,毛坦厂镇近几年修建了3.5千伏的变电站、50亩的垃圾处理厂和日处理量5000吨的污水处理厂。毛坦厂镇政府办公室主任杨化俊告诉记者:“如果没有学校,这里不可能建设如此规模的基础设施。”

更直接的经济拉动来自独具当地特色的“房地产热”。

“你别看这房间只有十几个平方米,租金一学期4000元,一年就是8000元。”一位陪读家长告诉记者,“邻近乡镇这样的房子一个月租金才四五百元!但为了孩子,我们又能怎样?”

这位家长租住的西门小区,寄居的几乎全是复读生陪读家庭,仅从省会合肥过来的就差不多有一千多户。据说如果把安徽省内外,包括复读生、应届生和高一高二学生的陪读家庭加在一起,总数超过八千户。

在毛坦厂镇,这似乎是个永远的卖方市场。房租短短几年已翻了数倍,目前镇上对外出租的房子,最便宜的租金一年大约四五千元,最贵的高达两万多元,用当地人的话说,“一家本地居民靠出租房,一年收入二三十万元,很正常。”

一位在外务工去年才返乡的当地人,一回来就扒掉了家里的老平房,盖起了一栋3层楼的“学生公寓”。他告诉记者,“一年的房租收入远超过在外打工挣的钱”,又感叹,“我还是没眼光,盖房子太晚。”

为此,当地很多外出务工的人都回来了,甚至还有一些居民自己搬到邻镇去住,将房子全部租给学生和陪读家庭。不仅如此,2012年,毛中新打开一扇北门,为毛坦厂镇掘开了又一条财富通道。短短一年紧张施工,新北门外那条命名为翰林路的水泥路上,一座座四五层高的小楼拔地而起。尽管有的楼房外墙还裸露着正面砖墙,但它们已成为部分当地人眼馋的“摇钱树”。

 

商业圈层

看上去,这座小镇非常热爱这个“工厂”,没有污染,还可以带来巨大财富。在应试教育的体制下,这个“工厂”似乎永不停息,财源滚滚。

毛坦厂镇政府办公室主任杨化俊给记者算了一笔很直观的经济账,“毛坦厂镇将近3万名学生和家长,如果保守估计,每人每天在镇上消费10块钱,全镇第三产业一天的营业额至少30万元。”不过,这30万元细算下来,有的人吃肉,有的人只能喝汤。

记者接触到当地一家名为学府的书店。老板是本地人,书店名为学府,实际上售卖的全是武侠玄幻小说。“一个月近四千块钱收入吧,只能算是个‘喝汤’的。”她不无艳羡地告诉记者,毛坦厂镇活得最好的书店,“一年挣个一二百万元没问题”。

当然,与老师有私人关系的书店,只能算是吃到了小块的肉,真正大口吃肉的是一些和学校有关系的人。比如,为学校服务的印刷厂。

以毛中99个高三班,总共10000人,每周每个学生10张试卷计算,印刷厂每周的业务量就是10万份的印刷量,加上高一高二年级学生,粗略估计,每周达到15万份试卷的印刷量。这几乎就是一个地市级日报的印刷量。至于挣了多少钱,一位本地人告诉记者,至少开印刷厂的那个人买了豪车,住进了豪宅,发了。

这种内部关系几乎是全封闭的。封闭的关系形成了封闭的商业圈层,这个圈层离毛中这个能量核心距离最近,利益也就最多。但一般人,只有艳羡的份,只能循规蹈矩地在学校附近找个店铺,做个纯粹的店主。

这就形成了距离圆点毛中更远的第二个商业圈层。

学府书店的老板是本地人,没有房租压力。而一位来自安徽阜阳,半年前刚掏出十几万元积蓄加盟一个冷饮连锁店的店老板,却活得很失望。“我来考察那天正好是学生休假,所以看起来到处都是人,其实平时学生很少出校门。”

为了遵守严苛的作息制度,毛中学生一般都在五百米内吃饭、购物。这位老板的店距离毛中较远,起早贪黑每个月收入仅够维持房租开销。他附近的店面都面临着与他相似的境况。

就这样,依照距离毛中的远近,还在这第二圈层内形成了地理上的小圈层。以毛中为圆心,方圆五百米内生意较为红火,而五百米之外,人气一落千丈。

不过,就算是那些“够得着”学生,即毛中门口的店面,也在挖空心思做学生生意。记者在毛中大门附近看到一个不到十平米的小店,店里的墙上钉满了插孔,上面密密麻麻苍蝇一般趴满了简易充电器。老板说,学校不允许学生在寝室充电,就拿来在他这里充,每块电池充一次一块钱。仅此,老板每天就有一百多元的收入。而在附近一家饭馆里,记者看到一张毛中的作息时间表和一张课程表。因为这位老板发现,哪天课程表上的数理化科目安排得多,这天生意就不好,算准了,他就在那天少备些菜。后来他询问学生才知道,数理化的作业过多,学生更没时间出来吃饭,都在学校食堂凑合了。

“配套商”的尴尬

当然,无论毛坦厂镇的商业圈层上演着怎样的悲喜,毛中都对毛坦厂镇形成了强大的经济辐射力,毛坦厂镇的整体财富都在迅速累积。

几乎与毛中崛起同步,这个土地面积紧张、工业并不发达的小镇,硬是打败了周围乡镇。

“毛坦厂镇已经从过去以采茶和卖竹子为主的经济模式,发展到现在的校园经济。”用杨化俊的话说,毛中是毛坦厂镇发展经济的“引擎”。毛坦厂镇长韩怀国更表态说:“我们和毛中的关系可以说是镇校一家,学校的事情就是我们镇上的事情,政府和镇上每个居民,一切都围着学校转。”

但,作为这个“亚洲最大高考工厂”的“配套商”,毛坦厂镇政府的身份却有些尴尬。

毛中实际上归属六安市。首先,六安市给毛坦厂镇的任务不是“消费”毛中,而是支撑毛中,发展健康绿色经济。因此,毛坦厂镇没有一家网吧、KTV、酒吧,甚至其它任何可能会让学生“分心”的娱乐场所,目的就是为了净化校园环境。为了保证对学校的服务质量,镇里甚至从来没有对学校附近的店铺收过任何税费。

其次,毛中名声在外,这就吸引了很多有头有脸的家长。换言之,地理位置偏僻的毛坦厂镇反倒成了六安市的门面。这更使六安市对毛坦厂镇有特殊要求:毛坦厂镇只能发展现代农业及旅游业等一些健康时髦的产业。

于是,毛中这么诱人的资源,对毛坦厂镇政府来说就像一根鸡肋,拿不起,却也放不下。面对记者,就连毛坦厂镇一位党委副书记都说不清,毛中的存在对毛坦厂镇,究竟是财富还是负担。

毛坦厂镇政府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曾有一位学生家长想在毛坦厂镇投资,但因为行业不符合规定,只能作罢。后来,镇里调查发现毛坦厂镇的陪读家长超过5000人,大部分时间都闲暇无事,镇政府曾研究把这批人利用起来,创办一个人力资源密集型的产业,比如服装厂。但遗憾的是,这些人大部分只在毛坦厂呆半年到一年时间,等孩子学期结束或者毕业,就会离开毛坦厂镇,无法形成持续的生产力保证生产。最后,这个计划又胎死腹中。

到现在,毛坦厂镇政府只好把精力收回,按照市里的要求,大力发展旅游产业。在讲起当地旅游产业的时候,镇政府的一位工作人员特别强调了“送考节”。在他们眼中,这个送考节俨然成为了一个旅游节日,吸引了安徽本地乃至全国性媒体聚集毛坦厂,小镇涌进六七万人,那天到处停放着豪车,所有饭店爆满,所有宾馆爆满。

而颇值得玩味的是,“送考节”那天,毛中附近的店铺也会自觉买鞭炮庆祝。这些老板告诉记者,他们是为了感谢学生,让他们发了财,与此同时,期望“明年”更好。

是的,在毛坦厂镇,无论是谁,无论怎么活,似乎总是无法离开毛中这座“高考工厂”。然而即便纯粹从商业出发,这里的人们,他们的明天又会是怎样呢?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第11页   第12页   第13页   第14页  
总裁养眼
品牌传播:解读柿子电器 more


24小时排行新闻 | 财富 | 总裁| 人物
48小时排行企业家 | CEO | 500强| 奢侈品
版权所有 中国总裁网 Copyright 2005-2013 cn-ceo.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30178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