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加盟分站 [北京] [上海] [杭州] [成都] [西安] [武汉] [天津] [广州] [长沙] [南京] [宁波] [苏州] [重庆] 更多>>

郎咸平是怎么堕落到与骗子同台的?

来源:凤凰网  作者:边驿卒  发布日期:2016-04-13 09:18:29

】  我要评论(0条评论)
昨天,郎咸平与上海快鹿之间的关联被媒体证实。纵观郎咸平十几年大陆创业史,他从一个意气风发的直言书生,变成镁光灯下的明星学者,再到目前频频与骗子同台,郎咸平本人经历了怎样的变化?郎咸平(资料图)最近...


昨天,郎咸平与上海快鹿之间的关联被媒体证实。纵观郎咸平十几年大陆创业史,他从一个意气风发的直言书生,变成镁光灯下的明星学者,再到目前频频与骗子同台,郎咸平本人经历了怎样的变化?
 
 
 

\

郎咸平(资料图)

最近郎咸平一定很苦恼,因为一直有媒体说他和《叶问3》票房造假的快鹿集团有关联,昨天更是有调查媒体将这一层关系证实。

真的是很不给郎教授面子,作为一个经济学者,说人家和骗子同台也太影响人的公信力了。

不过看看郎咸平这十几年,从一个意气风发的直言书生,镁光灯下的明星学者,为啥会“堕落”到与骗子同台呢?

曾代表中小股民疾呼: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十五年前,刚刚出名的“郎监管”恐怕没有这样的苦恼。是时,郎咸平刚刚到大陆发展不久,担任《新财富》杂志的学术顾问(2001-2003),之后半年,郎咸平携手《新财富》创下“郎骂”的名声,其犀利辛辣可见一斑。

在这段时间,郎咸平首创“研究型报道”,并向当时如日中天的德隆系发起进攻。

当年的郎咸平是这样工作的:“假如说是10个董事,有的在北京,有的在新疆,我们就派助理到这10个城市的工商局把资料调出来,再看它的股东、董事是谁。这个工作做了3个月。我们带了律师去,资料上都有各地工商局盖的公章。通过这种功夫,一个庞大的邪恶帝国浮出水面了,整个一场制造资金黑洞的前奏!”

为此郎咸平颇为自得:“我们所用的资料都是他们自己公开披露的信息,要用这些信息来证明其中的矛盾,没有‘两把刷子’是不敢的。”即使反对他的经济学家也承认:郎咸平的财务分析是一流的。

当时德隆系资本市场第一猛庄之称,一度涉足几乎所有金融行业。所以郎咸平以学者身份第一个站出来痛骂德隆,说“大家投入德隆的钱是拿不回来的”。举世哗然。而他2003年在演讲中又放言“德隆资金链不出半年就绷不住了”,一语成谶。

“当我证明德隆是错的以后,多少企业感到震惊!这就是我的市场!”郎咸平从此被当作中小股东代言人,博得“郎监管”之名。而在网络民意调查中,郎咸平的支持率高达90%。

成功预言德隆的倒台后,郎咸平又大胆抨击TCL、海尔、柯林格尔等一系列国有大中型企业,在当时“国退民进”的争论中,他也屡遭围攻炮轰,但他依然故我,词锋尖锐。

“我反对‘国退民进’,即使企业家干得再好,也不能把企业送给他!”

他代表中小股民大声疾呼:“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

郎咸平批格林柯尔董事长顾雏军顾雏军用“安营扎寨”、“乘虚而入”、“反客为主”、“投桃报李”、“洗个大澡”、“相貌迎人”、“借鸡生蛋”的“七板斧”巧取豪夺了大量国有资产,在“国退民进”的盛宴中狂欢。"

2004年8月9日郎咸平在上海复旦大学发表题为《格林柯尔:在‘国退民进’的盛宴中狂欢》的演讲,以格林柯尔为案例讲述大型国有企业如何在产权改革过程中资产被私人所侵吞,致使股市中小股民利益受损等问题,并倡导立即停止目前的产权改革,而应建立一套国有企业职业经理人制度。

郎咸平当年的道德感觉是这样的:“从2003年底2004年开始,社会、舆论对我的期许非常高,对我个人品格的要求很高:你必须完全独立,不然怎么替中小股民说话。”在采访中,郎咸平直言自己想成为真正的“郎监管”:“如果我来负责国企的话,必须以全民利益为中心进行改革,建立一个职业经理人制度,政府强力监管、信托责任和激励三者并行。”

在当年接受《南方人物周刊》记者任田采访时,郎咸平还说了这样一句话:“我的所学所思所想都是为了完成一个伟大的革命,我义无反顾地冲击,永不言败,没有任何妥协,其实失败的概率是很大的。目的就是想引起政府的震动,通过一场不流血的战争,将一切还之于老百姓。”

这个阶段的郎咸平被媒体描述为“瞄准大型国企产权改革大胆开炮的愤怒书生”。

有经济学家一针见血指出:“郎咸平没有把‘国资流失’研究诉诸经济学界,而是诉诸媒体,由此可见呼吁的不是学界,而是公众的反应,是炒作。”

而郎咸平表示:“我就是要呼吁公众意识的觉醒,来推动我的主张实现。我根本就不稀罕经济学家对我的肯定,我真正稀罕的是民众和企业家对我的肯定。”

于是在报纸上、网络上,甚至在他主持的电视“脱口秀”里,人们看到的是一个在不遗余力地“鼓吹”的郎咸平。

“我要做经济学领域的谢霆峰”

郎咸平的这一面也常常被人提及,被人议论。

少年郎咸平初中成绩差、被分到不能升学的“放牛班”,每次升学、考试都是莫大的难题,即使从沃顿商学院归来,去太大申请工作也竟然被拒。《新民周刊》的描述:“过多挫折、过多压抑让郎咸平比常人更渴望成就。”判断自己在海外和香港不可能有大的发展,郎咸平转战大陆。

据描述,当时“他一下飞机,就有很多人打招呼,学生、记者围着他追问,大企业家见到他又敬又畏,圈内人有事都会给他打电话。郎咸平兴奋地奔走于课堂、讲座与电视主持之间。”

他的一位助手说:“郎先生太享受这种当明星的感觉了,他天生就喜欢被人推崇和簇拥。”郎咸平自已也承认:“我是一个喜欢生活在闪光灯下的学者。”

\

郎咸平(资料图)

对自己成名成腕的强烈欲望,郎咸平倒也不否认:“我要做经济学领域的谢霆峰。”也正是这一点让人诟病。

郎咸平确实堪称“经济摇滚”明星,媒体描述“他的前卫、尖锐、颠覆性以及在公众中受欢迎程度足以让崔健黯然逊色。”

他曾经说过:“语言需要包装,局部放大,把你最完美的一面呈现出来。我发现我做的事情和女明星是一样的。”

2009年他在采访中自况:“这一两年可能算是我由学术开始向大众化转型的阶段。以前在象牙塔里做文章,到了这一两年慢慢爆发了,是我这么多年积累的爆发。我发觉我的外在也好、学养也好,可能更适合在镁光灯下发挥,把这些复杂的问题用非常简单的、平易近人的语言,我个人称之为“百姓经济学”的方式向公众传播。”

随后数年间,郎咸平经历了更彻底的转型,凤凰财经曾专门总结:“短短数年间,郎咸平从籍籍无名到大名鼎鼎。而这期间,郎在公众面前表达的思想也经历了两次转向:从技术性的财务分析到战略家的指点江山,再到碎片化的时评家。这两次转向正对应着社会情绪的起起伏伏。或者说,是郎对社会情绪的精准把握。”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偶尔会在采访中提到“一看就知道受众是什么样的人”、“我在不同场合讲不同的话”。

郎咸平这一阶段的文章包括“美国正通过三大战争殖民化中国经济”、“奢侈品市场火爆是经济更大危机的前兆”,而最能体现郎咸平敏感嗅觉的是专访郭美美。

\

郎咸平因采访郭美美母女而成为受关注的“娱乐人物”

2011年6月,郭美美炫富事件引发广泛关注。8月,郎咸平就在《财经郎闲评》节目中,对郭美美母女进行了独家专访。

节目中,郭美美母女用炒股的故事解释巨额财富的来源,引发了潮水般的讨论质疑。而一贯犀利的“郎大炮”,在当期节目中的表现也让人们大呼有失水准,有刻意为郭美美“洗白”之嫌。知情者透露,郭美美母亲郭登峰还是郎咸平的粉丝。

经过这么一闹腾,郎咸平颇为尴尬,在这一问题上缄口不言。而不少旧日粉丝态度也颇为失望。某家电连锁商高层以“SAP牧童”的名字在微博上发言说,以前对郎先生的言论大部分还是持赞同观点的,这次看完其采访视频后,那真是百感交集啊,郎咸平,你怎么了?!甚至有网友引用李敖的话表示不满———“郎咸平越来越不靠谱了……”

这个阶段的郎咸平正是“在镁光灯和鲜花掌声不离左右的前学者今明星”。

为多家融资公司“站台” 出场费一次60万

大概是为了把名声变现,郎咸平穿梭在各类经济投资类讲座之中,期间给泛亚等大型融资平台“站台”并不在少数。

据中国讲师网信息,郎咸平的出场授课费为25万,而另据行业内人士透露,郎咸平的出场费在2014年已经达到60万,堪称近几年最贵的经济学家,位列“最能挣钱的学者”之一。

\

郎咸平授课费用

2011年7月以来,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曾多次相继在杭州、上海、宁波、温州、西安昆明大连、哈尔滨、乌鲁木齐等城市举办了多场投资报告会,并邀请郎咸平等学者与观众们现场交流。

\

郎咸平讲座的相关博文

郎咸平的照片被印在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投资报告会的宣传单页上,宣传单页上还有的是“比黄金值钱,比股票安全”等等泛亚相关产品的宣传语。

\

泛亚宣传单页

2013年10月20日,泛亚和中国银行新疆分行在乌鲁木齐举办投资报告会之前,泛亚方面曾发文称,郎咸平教授参加新疆秋季投资者报告会的消息一经发出,主办方的热线电话几乎打不进去,一票难求。如此火热的投资报告会、银行机构的大范围推介,导致新疆地区成为泛亚骗局的“重灾区”之一。

此外,郎咸平曾发文,表示泛亚最重要目的是为国家掌控金属定价权。不过他同时指出像这类有色金属,如果不是专家或专业人士的话,投资远期交易会比较危险。

去年泛亚兑付危机爆发。12月15日,为泛亚站台的宋鸿兵在一场投资策略报告会上遭泛亚投资人围攻。

5天后郎咸平在微博发布声明,表示已委托律师对马胜金融公司和昆明泛亚金属交易所提起侵权诉讼,原因是马胜金融及泛亚滥用名义鱼目混珠兜售产品,给其名誉和投资人造成重大损失。他同时表示,从未担任过任何公司的任何职位,也从未推荐任何公司的金融产品并呼吁网友举报类似的招摇撞骗的公司。

祸不单行。

今年3月,上海快鹿集团操控的电影《叶问3》爆发假票房事件,接着,快鹿系旗下包括金鹿财行在内的若干理财平台出现兑付危机,其中仅金鹿财行的资金缺口就达3亿。期间不断有消息曝出,郎咸平父子与快鹿集团有关联。

\

郎咸平撇清关系的声明

4月4日,郎咸平发出了前文所述的声明,表示:“本人从未担任过任何公司(包括快鹿集团)的任何职位,也不给任何金融机构的产品代言。我儿子在上海从事金融工作,因此他们和上海的金融公司有正常的业务往来理所当然,但是一切往来都是符合国家的法律法规的规定,他们从未参与金鹿财行以及快鹿集团旗下其他P2P平台的任何业务。”

但是昨天,郎咸平和快鹿的关系被《棱镜》证实。

据报道,《现代工商》杂志2010年一篇专访快鹿董事局主席施建祥的文章称,施建祥“已邀请了郎咸平担任担保公司的独立董事”。东虹桥担保成立后,而郎咸平系该公司的“战略合作”对象。

郎咸平的儿子郎世玮跟快鹿也有密切联系,郎世玮创立了“郎基金”,与郎基金有很多交集的哲珲金融旗下互联网金融平台“合拍贷”在2014年与快鹿集团主发起的“东虹桥担保”签订了合作协议书,东虹桥为贷款的借款方提供本息保证。”

此外,《棱镜》获得一份郎咸平次子郎世杰的名片显示,其职位为上海快鹿投资集团的“副总裁”,该名片所留固话为东桥担保公司所使用。另外,郎氏家族与快鹿共同控制香港一家上市公司。

这似乎与郎咸平先生的声明有些出入,希望他不要太过头疼。

记得郎咸平自己曾经说过:“正因为我不站队、不迎合和依附任何利益团体,他们才对我肯定和信任;而有了他们的认可,我才能走上一个新台阶,走出一条不一样的道路来。”

想出名没有错,想传播通俗易懂的观点也没有错,关键在于,一个有理想的经济学者,不能太浮躁。

“我是不是也曾经浮躁过、投机取巧过?有,当然有,我一点都不讳言自己的缺点。如果说我有一点点值得大家欣赏的地方,那正是能够从曾经的浮躁和投机取巧中悟出一点改进的思维。”

在2009年的一次对话中,郎咸平如是说。

(来源:新华网、南方周末、和讯、新民周刊、南方人物周刊、mangazine.名牌杂志、棱镜)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第11页   第12页   第13页   第14页  
总裁养眼
品牌传播:解读柿子电器 more


24小时排行新闻 | 财富 | 总裁| 人物
48小时排行企业家 | CEO | 500强| 奢侈品
版权所有 中国总裁网 Copyright 2005-2013 cn-ceo.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30178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