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加盟分站 [北京] [上海] [杭州] [成都] [西安] [武汉] [天津] [广州] [长沙] [南京] [宁波] [苏州] [重庆] 更多>>

官司中败诉的宋城把省高院院长个人当靶子

来源:南方周末  作者:  发布日期:2015-08-13 18:53:48

】  我要评论(0条评论)
宋城集团搞了一出舞台秀,举报浙江省高院院长的背后,是一出价值数亿元的生意纷争。原标题:舞台剧举报高院院长背后 还原杭州休博园用地内情为杭州一手打造世界休闲博览会之后,宋城集团以市价的七十分之一拿到...


 \

宋城集团搞了一出“舞台秀”,举报浙江省高院院长的背后,是一出价值数亿元的生意纷争。
 

原标题:“舞台剧”举报高院院长背后 还原杭州休博园用地内情

为杭州一手打造“世界休闲博览会”之后,宋城集团以市价的七十分之一拿到了政府的出让地。

政府当初的“不许出售”纪要,又被政府自己的多个“纪要”所否决。这种俗称“雕花用地”的方式导致地权与房权混淆不清,最终导致数百名业主上访。

在与合作伙伴的官司中终审败诉的宋城集团,最终把省高院院长个人当做了靶子,用的是“舞台剧”的形式。

漫天飘散的雪花,十多位身穿红衣白裙,头缠白巾的年轻女子做痛苦不堪状,象征着司法公正的神兽“獬豸”被猎杀在地……

2015年8月11日,以演艺生意著称的杭州“宋城集团”突然上演了一幕令人瞠目结舌的舞台剧。舞台后景,是一块写着举报内容的红色幕布,上面用大字写着“杭州六月飞雪,百名窦娥鸣冤”。

现场图片和配文,随后被发在宋城集团的官方网站和社交媒体账号上,“宋城集团执行总裁宣布向中纪委实名举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齐奇失职渎职、干扰司法公正”的字眼异常醒目。宋城集团同时公布了其执行总裁的手机号,作为举报联系电话,“如有不实,宋城集团和我个人愿对此承担法律责任”。

“现在已经有一百多家媒体联系采访了。”8月11日,留下手机号的宋城集团执行总裁黄鸿明在回电中称。

但喧嚣过后,一切突然陷入诡异的沉默。

8月12日起,宋城方面所有的高管再不接听电话。那幕“舞台剧”的图片和文字也被从网上删除,取而代之的是一则声明:“……截至目前,我司和领导个人均未接受过任何媒体的采访”“我们相信中国的司法公正,相信社会和法律会有一个公正的判断”。

这一“舞台剧举报”事件发生时,齐奇刚好在宁波出差。8月11日晚,南方周末记者赶到宁波,向其表达了采访意愿,但最终得到一条“谢谢关心”的短信。

事件背后,是沉寂已久的杭州休博园项目。它的再起波澜,将会怎样牵动乃至改变浙江的政商架构,目前尚是未知数。

新湖系VS宋城系

今年63岁的齐奇是贵州安顺人,长期在上海市政法系统工作,2008年1月至今任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党组书记。他在任内,力推司法文书公开等“阳光司法”举措,并为浙江萧山张氏叔侄冤案平反,轰动全国。

“省委领导已经第一时间联系了齐院长,他的秘书昨天连夜撰写了报告。”接近齐奇的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8月12日中午,一份案号为“(2014)浙杭民终字第3200号”、2015年7月15日由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的判决书,忽然出现在官方网站上。知情人士确认,这份判决正是宋城集团此次“舞台剧举报”所涉的争议案件。这或许可以看做浙江省司法系统的婉转回应。

“宋城案裁判文书已按规定上网公开,可到浙法公开网查询。”接近齐奇的人士8月12日下午提醒南方周末记者,并咨询了南方周末对此判决的观感。

“7月15日审结的案子,按照正常的裁判文书上网时间,这应该算提前了。”法院系统内部的一位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判决书显示,争议的双方,正是宋城集团旗下的控股公司杭州世界休闲博览园有限公司(下文简称“休博园公司”)与济和集团持有90%股份、宋城控股持有10%股份的“杭州奥兰多置业有限公司”(下文简称“奥兰多公司”);争议标的,则是杭州休博园诸多建设项目中,一个“奥兰多小镇”的商铺归属。

工商资料显示,济和集团法定代表人王学超和另一股东高存班,均属新湖集团高管。这家注册资本2亿元的公司,从成立后,除了经营过煤炭生意外,有几年甚至毫无业务。

在资本市场,向来低调而神秘的“新湖系”早已赫赫有名,其实际控制人是温州商人黄伟,与当年的涌金系大腕魏东等人交从甚密,均是中国资本市场的著名大鳄。

而无论是新湖还是宋城,在杭州,均以与杭州市政府关系密切著称。杭州政商界有不少喜爱围棋的官员和老板,最著名的有三人:昔日筹办休博会和休博园时主政杭州的市委书记王国平,绿城集团老板宋卫平,以及低调的黄伟。

在围棋界,曾拥有过马晓春九段和俞斌九段等国手的新湖围棋俱乐部赫赫有名,而王国平退休后唯一一度保留的职务就是中国棋院杭州分院的院长(今年被杭州方面免去)。

而宋城集团的董事长黄巧灵,则更是在王国平主政时,为承办2006年杭州世界休闲博览会,打造“东方休闲之都”的城市形象立下大功的功臣。

争议休博园

在外界看来,宋城集团的愤怒情有可原。这是一桩涉及数亿元的生意。

“在诉讼中,休博园公司要求奥兰多公司交付22350平方米(实测面积22129.84平方米)商贸用房,办理房屋所有权初始登记并协助办理房屋土地权属证书过户登记,开具并交付发票、并支付违约金。”

争议的房产“奥兰多小镇”就是因2006年的杭州世界休闲博览会(以下简称休博会)而来。判决书显示,2001年4月28日,杭州宋城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与萧山区政府签订了一份“杭州乐园二期(豪斯登堡)项目总合同书”。

约定项目先期开发的内容包括“豪斯登堡、荷兰水城和旅居结合的欧美风情小镇及以环保、探险、天文、军事、历史等题材的多个影视馆组成的高科技影视中心,大型度假酒店和会议中心,水路交通游览设施及其它配套等”。

这一项目用地面积约2000亩,其中1780亩作为旅游休闲、科技教育综合用地,使用年限为50年;其余220亩作为景观房产用地,使用年限70年,同意发房产证。

知情者告诉南方周末记者,8月11日“舞台剧举报”事件当天,杭州市萧山区也接到了浙江省委有关部门的要求,在赶着撰写有关此事的报告。

2002年6月6日,宋城集团、嘉兴发展投资有限公司与杭州隆景实业有限公司三方签订了“杭州世界休闲博览会——美国小镇合作协议书”。不到一年,它就开始被冠上新名称“美国小镇”,成为“世界休闲博览园中的一个旅居结合的小镇”。

同一年,杭州当地官方媒体曾激动宣布,杭州从马德里、温哥华、米兰等国际都市中,抢下2006年世界休闲博览会的主办权。这个被官方称为“世界旅游休闲业界的奥林匹克盛会”,一度曾被宣传为中国新世纪初与北京奥运会、上海世博会齐名的“三大国际盛会之一”。

“杭州当时的主要领导正要打造‘东方休闲之都’,休博会无疑适逢其会。”知情者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事实上,宋城集团一手打造的“世界休闲博览会”更像是为杭州量身定做。

公开资料显示,“世界休闲组织”每两年组织一次的世界休闲大会,在杭州承办前,一直只是一个学术性的论坛。只有杭州申办后,才将其升级成博览会的形式。它自举办起就争议不断。

投桃报李。知情人士透露,2001年,杭州萧山区政府与宋城集团签订的合同约定:如果“休博会”申办成功,宋城集团将为其一期工程投资8.7亿元。

为此,集团将获得以下优惠:以湖面2万元/亩、泥塘3万元/亩、平地14万元/亩、山地4万元/亩的价格,获得出让的湖面、泥塘702.098亩、山地508.36亩、平地734.125亩,合计1944.58亩,计支付土地款1.37亿元。在上述规划用地中,允许建造48.3万平方米景观房产。

“这些价格低到离谱。”一位知情者曾撰文质疑,在同期、同一区域的一块商品房土地拍卖价是88万元/亩。

判决书部分证实了这一点。“案涉项目的住宅用地”,出让面积34040平方米,出让金才不过区区591.63万元——成本不过20元每平米,折合每亩13000元左右,相当于市价的七十分之一。而目前,这一项目二手房的评估价在每平方米11916元,为拿地成本的约600倍。

南方周末记者几次联系宋城集团执行总裁黄鸿鸣,但无法就此获得回应。

“雕花用地”引发的纠纷

纠纷源于双方成立的合资公司。2001年,宋城拿下奥兰多小镇的土地后,与济和集团成立奥兰多公司,合作开发该项目。

虽然在宋城拿下奥兰多地块后,2002年6月,萧山区政府办公室印发的萧政办纪(2002)45号文件曾要求,“项目的商贸用房只能用于经营或出租,不能出售”。但2008年2月,宋城集团与奥兰多公司签订的奥兰多小镇项目补充协议却似乎无视这一要求。

合同约定:除了51.06亩用地为奥兰多公司开发70年住宅用地外,另外约282亩50年建设综合用地,去除宋城集团自身商业所需的约20亩用地后,以4500万元提供给奥兰多公司用于建设配套设施。而宋城集团所有的22350平方米旅游商业用房,则由奥兰多公司代建,宋城集团按照1100元/平方米的价格标准,支付奥兰多公司代建工程款项2458.5万元。

协议更要求,“奥兰多公司应按建设部门的要求,与住宅房产同时办理好本项目商业部分的竣工验收,并配合办理相关权证至宋城集团名下”;奥兰多公司并“开具有效销售发票给宋城集团”。

所谓限制,或许从来不是问题。判决书显示,2009年,按照《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政府关于解决休博园公建建筑办理土地分证问题的批复(萧政发[2009]75号)》,萧山就曾一次批复同意威尼斯水城商铺20875.82平方米、苏黎士小镇商铺4896.40平方米、休博园其它公建建筑219976.44平方米按套办理土地分证。

在外界看来,宋城集团实际上先是以旅游休闲的名义拿下项目,在土地性质模糊后,采取一定手段,分割出售获取利益。

事实上,宋城的此种做法确曾得到过政府支持。判决显示,宋城集团提供证据说,上述会议纪要的内容,已经被萧政纪[2006]10号、萧政办抄[2008]60号、萧政抄(2008)15号抄告单、萧政办[2009]75号作多个纪要所调整,这些纪要,多次明确了休博园区域内的商铺给予办理土地和房产分证,并按二手房政策办理其转让手续。

例如,2009年,萧山区政府下发的萧政发(2009)75号《关于解决休博园公建建筑办理土地分证问题的批复》,同意“上述商铺在完成办理房产、土地分证后,再按二手房政策办理其转让手续”。就这样,几百处商铺以“二手房”的名义卖出去了。

但在外界看来,这更像是政府违规操作后,出于维稳的压力而做出的妥协。这种俗称“雕花用地”的做法,导致土地所有权和房产所有权分割不清,直接侵害到了业主的利益,曾一度引发奥兰多小镇数百名业主上访。而这些情况,在休博园的多个项目都曾存在,“附近的苏黎士小镇等地,也有业主曾上访。”一位杭州律师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2010年9月起,双方的合作开始出现裂痕,并最终破裂。休博园公司开始催促奥兰多公司履行合同,要求交付全部房产、开具不动产销售发票、完成商用商品房的初始登记,并赔偿相应损失。

奥兰多公司在诉讼中曾辩解称,“当时就是由于宋城集团将上述两宗综合用地抵押给银行,未解除抵押,导致土地复核、交房备案无法通过,奥兰多公司无法交房导致数百名业主上访。公司要求宋城集团解除抵押,但宋城集团置之不理。最终才不得不签署商贸用房的商品房买卖合同。”

想为地赎身而不可得

但法院最终采纳的证据,是2002年萧山区纪要“禁止出售”的要求——这正是宋城集团一直在诉讼中针锋相对的东西。

他们拒绝承认“禁止出售”纪要的合法性,在法庭上争辩:“(我们)并未参加此次会议,这一内容也不是(宋城)与萧山区人民政府所订立合同中的内容。”

为了证明房产能转让,宋城方面还提供证据证明,奥兰多公司曾将该综合用地使用权抵押给中国银行萧山支行,取得巨额贷款。

但一审和二审法院均未采纳这些证据。判决书指出,除了2002年萧山区纪要的要求,2008年,宋城集团和奥兰多公司还曾向萧山官方书面承诺,“综合用地上所建的商贸用房只能用于经营或出租,不能出售。”——这被宋城集团在上诉中视为“法院故意对此(此前支持分割的纪要)视而不见”。

杭州萧山区法院2014年10月16日的一审判决,驳回了休博园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但看起来,终审的判决确实比一审宋城败诉的判决更对宋城不利。

杭州市中级法院的终审判决,将原审认定的商品房买卖合同,改成了普通房屋买卖合同。理由是,“合同虽名为商品房买卖合同,但其土地性质为旅游综合用地,显然不属于一般意义上的商品房,即使进行转让也应当属于普通的房屋买卖,不属于商品房预售或商品房销售”。法院最终驳回了休博园公司的所有诉讼请求。

在观察者看来,这两个判决其实并无太大区别。“如果真如举报所说,有上面的领导介入案件审理,结果也相差不大。宋城都是败诉方,为什么现在这么急?难以理解。”杭州一位法律界人士分析。

宋城方面看起来确实已经孤注一掷。作为昔日20元一平方米拿地的受益者,休博园公司在诉讼中,竟一反企业低调的做法,曾主动提及土地变更使用条件、补缴土地出让金问题,想为这块地“赎身”。但法院的几次判决均回避了这个问题。

“涉案商业用房整体转让是否属于变更土地使用条件,是否需要土地出让方即萧山区政府批准并补缴土地出让金,休博园公司并未提供相应证据加以证明。同时,涉案房屋整体转让是否违反土地出让时关于不得转让的承诺,目前也无相关证据证明。”杭州中院的终审判决说。

损失几个亿利益的宋城集团最终搞了一出“舞台剧”。而浙江省高院院长齐奇本人,则成了宋城集团的靶子。尽管看起来,他与这一官司表面上并无关系。8月11日下午,中纪委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腾讯网,中纪委已经注意到这一举报,将会按照正常工作程序办理。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第11页   第12页   第13页   第14页  
总裁养眼
品牌传播:解读柿子电器 more


24小时排行新闻 | 财富 | 总裁| 人物
48小时排行企业家 | CEO | 500强| 奢侈品
版权所有 中国总裁网 Copyright 2005-2013 cn-ceo.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30178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