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加盟分站 [北京] [上海] [杭州] [成都] [西安] [武汉] [天津] [广州] [长沙] [南京] [宁波] [苏州] [重庆] 更多>>

虾米网CEO:我和音乐波澜万丈十五年

来源: 中国总裁网  作者: tech2ipo   发布日期:2013-06-21 17:16:20

】  我要评论(0条评论)
他出走阿里,而后创办了几乎是中国最好的音乐社区,而今再度回归阿里;这家网站的规模和影响力越来越大,然而独特的运作模式也让它处在风口浪尖上,被人们的争议和、所包围;他是一个对自己的音乐理想始终念念不...


\

他出走阿里,而后创办了几乎是中国最好的音乐社区,而今再度回归阿里;

这家网站的规模和影响力越来越大,然而独特的运作模式也让它处在风口浪尖上,被人们的争议和、所包围;

他是一个对自己的音乐理想始终念念不忘的人,这些年一直希望能够通过收费来改善国内的音乐市场环境。

他就是王皓,笼罩在他和虾米身上有太多的未知和误读,当我们厘清这些因为外界的成见和立场而产生的迷雾,会豁然发现,原来王皓和虾米网的故事远比我们想象得精彩——这不仅是一个公司在市场竞争大潮中潮起潮落的故事,更是十多年来中国音乐行业波澜壮阔的兴衰史。

「少数派」第二期,为你讲述王皓的故事。

杭州,六月。

这个城市,此时的每一缕阳光似乎混合着数以百万计人口的油脂与躁动,绝大多数人在这个混杂着燥热与黏湿的城市中循规蹈矩地过着自己的日常生活,平静而按部就班。

粘糊糊、湿嗒嗒、软绵绵,透过并不宽敞街道两旁的林荫滑落在地上,点点滴滴,纵横斑驳。倏忽而过的凉风冷不丁地在电子商务产业园区入口处陈旧喷泉泛着绿藻的水面荡起一圈涟漪,白色的太阳光被挡在外表看起来极其陈旧的四层建筑物外。

幽静,冰凉,绕过拐角处满屋子堆放着布料的制衣厂,你会在并不光亮的走廊里看到虾米标志性的橘色,然后会看到挂在外墙上的宣传画,然后,你会看到停在办公室中的数十辆自行车,看到一楼有数十号对着电脑屏幕,其中有一人正在用QQ聊着天,二楼一个狭小的办公室里三四人挤在一起对着一台MacBook讨论着什么,空气中弥漫着安静的气氛,却又有些让人感到兴奋的嘈杂。

这就是虾米所在。

王皓,就在那里,坐在他不过十多平米的办公室里,微微地笑着,打着招呼,唏嘘的胡渣微微地动着。

序章 20世纪少年

在浙工大,有一条河,很脏,所以,王皓在组乐队的时候近乎恶作剧般地起名叫「黑水」。他极其喜欢The Smashing Pumpkins,于是,他叫自己「南瓜」——20多年过去了,他始终没有忘记当初上大学时的这般时光,他的名片上,在名字之后还注着「南瓜」的名号。

和绝大多数在大学时候玩音乐的中国年轻人一样,最终「黑水」仅仅成为一个大家在毕业时候共同缅怀的岁月而已,音乐梦想在现实面前完全不堪一击。

1978年,上小学的Yoshiki和Toshi组建了DYNAMITE,20年后,他们在东京巨蛋举办了解散演唱会,他们作为组合唱的最后一首歌是Forever Love。

1998年,王皓做了一个论坛「声音网」,最初也做得有声有色,里面有100多人的核心用户群,私底下都是很好的朋友,平时隔三差五地见面、搞活动,然后,忽然间,这个论坛就火了起来,各色人都涌了进来。

于是这个本来小小的论坛开始逐渐变味,然后,各种问题接踵而至,最终中国式的现实压力让王皓再次不得不放弃这个和音乐有关的事业。

2003年,他去了阿里,成为一家大公司机器中不起眼的平凡螺丝钉。

漫长的等待、漫长的蛰伏,连他自己都不会料到关于音乐的梦想依旧在他心中的某个角落里暗自生根,悄悄地发芽,直到2007年,终于破茧。

王皓和另外四个人——他们是一起上大学时的同学、一起玩乐队时的同伴、一起在阿里工作的同事——跳了出来,再次和音乐打起了交道,他们再次办起了网站,他们叫它虾米,一个音乐分享社区。

从大学组乐队到办虾米,十多年过去了,这期间,X Japan经历了hide的死、尝试过重组,至今,只剩下Yoshiki奋力拼搏。

如果可以穿越回去的话,告诉那个年轻的、狂热爱着摇滚的王皓,告诉他,十多年后,中国摇滚不行了,中国音乐要死了,他会轻蔑地不屑一顾而继续玩自己的音乐吗?

如果告诉1998年的他,声音网最后死掉了,但他最终办了一个超过2000万注册用户的音乐网站,他办了几乎是中国最好的音乐社区的时候,他会作何反应呢?

人生就是这么奇妙,时光总是在我们的身上悄悄留下不同寻常的痕迹,当时我们并不会发觉,直到若干年后回顾过往,才惊诧地发现原来命运的种子很早之前其实就已经播种。

王皓问,你介意我抽烟吗?

然后他点了一支烟,在烟雾中谈起这些过往的岁月和时光,就像它们刚刚发生在昨天一般。

二 虾米之道

社区就像一个有生命的东西一样,你没有办法的决定它的个性是什么样的,它的味道是什么样子,它就是处在一个自然的持续的生长中

这是王皓从曾经的声音网学到的教训,在看到现在包括豆瓣、虎扑在内网站面临的困扰之后,这种想法越来越清晰,并逐渐成为虾米发展的基础。

听凤凰传奇和听张悬的用户;

听周杰伦和Radiohead的用户;

听Oasis和Metallica的用户;

……

包括豆瓣也是,前两年90后开始多了起来,你就会感觉到,靠,就不太好沟通了

每天将近500万的活跃用户,面对这些口味各异的用户,如何才能让他们各得其所,如何才能他们发现自己喜欢的音乐,如何才能避免让虾米沦为一个不同歌迷吐口水、打嘴仗的地方?

「分众」。

这是王皓的解决办法。虾米现在有100多号人,其中一半多都是开发人员,他们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把不同口味的用户通过技术手段区隔开来,群组、推荐引擎都是为了这样的目的,喜欢凤凰传奇的用户在他的主页看到的永远都是凤凰传奇,给喜欢张悬用户推荐的只会是陈绮贞,李宇春的粉丝和张靓颖的粉丝在这里几乎连面都碰不到。

但仅仅这样又怎么够?能做到这些的网站少吗?这样做的技术难吗?

在虾米刚出来前后,SongTaste这样的Web 2.0音乐网站并不少见,结果呢?现在它们和虾米还有的比吗?

一个好的社区氛围是不可或缺的,但是真正让虾米发展到今天如此势头的却不仅仅如此。

以前百度,你要下张学友的,结果下了一天,下下来一听却是张国荣的,歌都对不上,或者,歌对上了,有20多个版本,我也不知道哪个好,挑一个体积最大的,结果一听,我靠,音质差得一塌糊涂,我们这边至少能保证音质是有保证的

也许只有在虾米上传过专辑的用户才会知道这番话背后的份量和自信。

首先,用户上传的专辑必须是这是发行过的,然后,软件会判断上传的音乐是否为192K,有的用户也许会花心思把128K反压到320K,这样的确也能通过。

但是接下去软件还会从上传的音乐中截一段生成频谱图,进行识别,这些总能刷掉那群漏网之鱼,当然,还是机器并不是万能的,这时虾米的编辑会进行人耳试听,继续踢掉那些滥竽充数的作品。

但是人工也并不总是正确,尤其是有些专辑连编辑自己都完全没听说过,那又该如何?那么,用户就成了最后一道关卡,在虾米上,他们不仅是内容的创造者、分享者,同时还是最后的审核者、验证者。

这就是它的运作机制,靠着这套机制,虾米现在建立起了超过200万有着严格保证品质的曲库。

用户在我们这里付了钱,如果和百度MP3免费下下来的东西是一个样的,那就没什么意义了

虾米是付费的,一直如是。

也许,王皓是中国最早、最坚定的数字音乐付费倡导者和执行者。

这些年来,就像祥林嫂一样,他一直在各种场合下告诉大家付费音乐的好处和必然性,在大家都玩免费游戏的时候如此,在大家犹抱琵琶半遮面对「收费」欲盖弥彰的时候依然如此,他孤独地呐喊了那么久,现在才终于发现同行渐渐开始响应、云从。

数字音乐付费已然成为大趋势,顺之则昌逆之者亡。

高晓松之前的「7月1日」已经拉响了警报,6月5日,各家服务商终于羞涩、欢快却依旧遮遮掩掩地拿出了各自的收费服务。

多年以后,王皓回顾这一天,中国数字音乐服务进入付费时代的决定性一天的时候,他或许会为自己早于别人四五年的勇气感到由衷的钦佩。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第11页   第12页   第13页   第14页  
总裁养眼
品牌传播:解读柿子电器 more


24小时排行新闻 | 财富 | 总裁| 人物
48小时排行企业家 | CEO | 500强| 奢侈品
版权所有 中国总裁网 Copyright 2005-2013 cn-ceo.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30178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