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加盟分站 [北京] [上海] [杭州] [成都] [西安] [武汉] [天津] [广州] [长沙] [南京] [宁波] [苏州] [重庆] 更多>>

金立群: 亚投行从来不是中国的银行 //全文

来源:凤凰国际iMarkets   作者:易典   发布日期:2016-01-23 15:54:15

】  我要评论(0条评论)
【写在前面】一贯毒舌的英国《金融时报》曾这样形容他:金立群是一位亲英派,与英国人交流时喜欢引用莎士比亚(Shakespeare)的话;他还向法国人讲述自己多么迷恋法国的文化;为了取悦德国人,他还跟德国人说因为他...


 \



【写在前面】

一贯“毒舌”的英国《金融时报》曾这样形容他:“金立群是一位亲英派,与英国人交流时喜欢引用莎士比亚(Shakespeare)的话;他还向法国人讲述自己多么迷恋法国的文化;为了取悦德国人,他还跟德国人说因为他们诚实所以自己最喜欢他们。他离间欧盟(EU)各成员国的功力已在北京传为美谈。”

笔者在听完金立群这场60分钟的论坛后,与英国记者感同身受。 他的语言之严谨和精彩,已经不需要文字的后期加工润色。

笔者听译了金立群在此场论坛中全部的英语发言,最大程度忠实原文,还插入了金立群现场“金句”的英语原文。

【全文实录】

为避免“长胖” 亚投行从第一天就要去“健身房”

亚投行将秉承着三个原则“精简、廉洁、绿色”(Lean、Clean、Green)来挑选投资项目。

遵从“精简”原则,我们从一开始就要避免臃肿的构架,千万不能“发福”。我们现在从一张白纸开始,如果放任其自由发展,等我们意识到“长得太胖”时,就为时已晚,回天乏术。所以从亚投行成立的第一天,就要天天去健身房。(台下一片笑声)

我记得有篇文章,应该是《金融时报》发的,他们说亚投行有着中国官僚基因,到底能不能做到高效清廉?

亚投行从来不是中国的银行

我是这样想的,亚投行从一开始就不是中国的银行,它是57个成员国的银行。

(主持人插话:但中国有亚投行最高的投票权,比印度还要高?)

我之所以说亚投行要清廉,因为我曾亲历过这些质疑,对此感同身受。一家如亚投行规模的西方机构,如果遭遇腐败,人们会说很正常,情有可原。

但如果是一家中国的机构,一旦碰到腐败,大家会说:“看吧,我就告诉你们(他们肯定会腐败)。”(Hey, I told you so).

西方的(双重)标准说明我们更要对自己高要求。

我曾经掌门过世行和亚开行的中国分支,每年经手我们部门的钱高达500亿美金,但我可以很自豪的说我们部门没有贪腐过一分钱,没有卷入过一起腐败,这是由严格的管理决定的。(掌声)

说到绿色,我认为亚投行可持续原则为发展扫清了障碍。

曾经我们做过这样一个项目,那里非常贫困,人均可支配收入很低,村民为了赚钱大量砍树。当一个人还在为早餐发愁时,让他们担忧环境问题简直是无稽之谈。

由于该地区毗邻泰国,他们上马了一个为泰国提供清洁能源的项目,每年实现了3000万美金的收入,村民也再也不砍树了。

所以说,环保和发展总是相伴相生。(Environments and developments always go hand in hand.)

亚投行的“铁律”:不介入争议性土地、水域

很多人以为亚投行成立的目的就是为“一带一路”项目融资,实际上,亚投行将覆盖了亚洲所有国家的不同领域。

“一带一路”是习主席提出来的概念,涵盖了亚洲一大部分国家。当然“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有很多机会,只要他们的项目满足亚投行标准。我们会全方位的考察各种标准,然后再做决定。

但亚投行有一个“铁规矩”,我们的项目不会介入任何有争议性的土地,或者有可能带来争议的领域,包括有争议性质水域。我们会用合适的办法处理问题,同时对各国形势保持敏感。

我常常说亚投行是一个非政治性机构(apolitical institution),我们的一切投资都是基于融资和经济考虑。

然而,还有一句话是“只有身处政治之中保持敏感,我们才能独立于政治之外”。

(To be apolitical, you have to be political sensitive.)

(现场提问:国际油价跌跌不休,很多大的能源项目延迟或者被取消,有三分之一的项目被停掉。亚投行会投能源项目吗?)

国际油价低廉对很多国家来说是好消息。但如果从一个更高的层面看,我对新能源的发展感到担忧。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我们亲历过油价崩溃,那时一些投资于新能源的资本迅速蒸发。短期来说,低油价当然是一件好事,但长远来看,低油价对全球能源发展可能弊大于利。

亚投行的“黑名单”?

(主持人:亚投行有黑名单(no-go list)吗?有哪些项目亚投行一定不会投资?例如核电领域,亚投行会投吗?)

我们目前正在整理投资能源领域的文件,我们将吸收世行和亚开行的经验。目前,我不适合(对任何项目)做出先行判断。

现在我只能说我们投资的所有能源项目将有助于节能减排,底线是该项目能耗至少要做到中立。

在这里,我想介绍一下某些开发银行投资煤炭能源的经验。他们会有选择性的投资煤炭项目,选择那些高效清洁、利用高新技术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的项目。这是他们的政策。

(编者注:金立群在此没有直接说亚投行是否也将采取这种政策,但整个语气是非常正面和积极。或许亚投行在煤炭能源方面也将借鉴这些开发银行经验。)

核电能源是一种清洁能源,对于核电的担忧主要是其安全性。然而核电项目的需要人力资源,例如那些核能工程师。历史上三次主要的核泄露事故都是和人相关。

当然日本的福岛核泄露并不能完全归因于人为错误,福岛核电站离海岸线很近,整个项目最薄弱的一环就是冷却系统。

我总觉得我们既然能做出三防手机,为什么不能做出三防核电站?

(I always think that if we can do tri-proof cell phone, why can’t we do tri-proof power plants?)

当然,我们会对在低收入国家建核电项目更为谨慎。

(笔者注:这时主持人非常狡猾的接手话题,她让台下的各位观众现场举手,投票表决是否支持亚投行投资核电项目?金立群对于投票结果非常感兴趣,他环视了一圈台下观众,立马给出了预估“一小部分、不到40%的人支持”。对此结果,他哈哈大笑若有所思,不知是否会影响他的判断。)

政府换届来来去去 但做事的总是一群人

我常常说项目的成功与否取决于驻地团队的能力。我们要考察项目是否有一个强大的团队来执行,这对项目所在国的能力来说,是一大考验。所以亚投行要帮助发展当地的技术力量。

在这方面我们要向日本主导的亚开行学习。亚开行的理念是推动成立亚洲债务市场,动员更多的资源投入基础建设,让资本从欧美循环回亚洲。

(主持人非常机智的抢过话头:“所以我们不要再买美国债券了,要买亚洲自己的债券?”金立群对此但笑不语。)

最后一个问题机会终于被中国媒体的记者抢到了。他问了一个热点话题:“政府换届是否会影响项目的实施?甚至会终止一个项目?”他将这个问题抛向因前后政府“扯皮”而臭名昭著的印尼官员,也问了金立群“如果出现这种情况,亚投行将如何应对?”

金立群:“如果我们在一个国家投资项目,我们将不仅在物质上投资项,也将培训人员,发展一个项目团队。我们相信,这个地面执行团队将不受党派纷争影响。政府换届来来去去,但做事的总是那一群人。我相信只要我们有一个良好运营的体制就可以了。”

【记者手记】

笔者虽然从事媒体行业时间不长,但也见过一些世面,亲眼见过、亲耳听过中外各国高级别政府官员的演讲和辩论。然而现场听了金立群的这场论坛,仍然徒生三大感慨。

感慨一:英语之地道,逻辑之流畅

新一代的中国高官不少有留学背景,说一口流利的英文几乎是“标配”,例如这几天“红爆”达沃斯的证监会新“网红”方星海,与拉加德、高盛掌门同台时不显任何弱势。

金立群作为活跃在世界舞台的中国官员,英语流利本是工作本分,难得的是其英语表达之精准和地道。

笔者曾在英语国家生活多年,毫不夸张的说,如果只听录音,完全相信这是一个英语母语人士在说话,其语言水平之高在本场论坛中“鹤立鸡群”。

且不说带有浓重印度腔的印度财长和说着南亚英语的印尼财长,就连论坛上唯一一位英语母语人士、斯坦福大学知名教授Jim Leape说话时也多有停顿和随意的口语连接词。金立群的语言之精准甚至超过母语人士,其即兴发言速记下来,几乎可以作为《亚投行投资备忘录》颁布。

所谓“言为心声”。支撑语言表达的从来不是英语本身,而且其严谨且自成体系的逻辑。

感慨二:过“坑”而不入,机敏善辩

历来达沃斯的看点不仅仅是大佬云集、名流荟萃,更是即兴讨论的“火花迸发”。论坛的主持人一般是知名媒体人,其问题之犀利、尺度之大,远超一般被电视直播的公众辩论。这或许与达沃斯的“精英”血统有关,高手过招,自然要刀刀见血。

金立群参加的这场论坛气氛尤为激烈。来自亚洲新闻频道的主持人,虽然长着一张华裔面孔,但提问风格完全是西方“自由主义”,给金立群挖了不少坑。她的提问几乎汇总了西方对亚投行的所有质疑:为什么中国有最大的投票权?中国主导的银行会不会有贪污腐败?是不是纯粹为了习主席的“一带一路”服务?会对有巨大安全风险的核电项目投资吗?亚投行受政治影响有多大,是不是为了中国服务?

各个问题没有一个“安全”的,稍有不慎就会踩到雷区,让风口浪尖的亚投行的又添一大“黑点”。然而,金立群机敏善辩,安然度过了所有“雷区”,完全避开了主持人挖的坑,还全方位宣传了亚投行的理念政策。可谓是“吃掉了敌人的糖衣,把炮弹打了回去”。

感慨三:“干货”很多,诚意满满

《金融时报》对金立群的机敏善辩、长袖善舞早有定论,很多中国高官也善于和媒体“打太极”。难能可贵的是即不中陷阱,又真诚坦率的产出“干货”。

笔者完整的追踪了亚投行从最初设想到现在落地的整个过程,客观来说亚投行如今已经基本尘埃落定,过了天天“抢头条”的热门期。

之前是哪个国家加入哪个国家拒绝的“口水仗”,现在是具体做事、敲定细节的“落地期”。然而对于想申请亚投行贷款的投资国,现阶段出台的规则细节远比之前的口水更有实际意义,

金立群在此次1小时的论坛中透露了不少细节,信息量颇大,包括具体投资哪一类型的项目;有哪些考核标准;环保需要达到什么级别;重点考虑哪些类型的能源项目;对落地团队有什么要求等。整场论坛让笔者恍然感觉回到大学时代,在听金教授“圈重点列提纲”,默默记下亚投行要考核的项目,争取一举夺魁。

长袖善舞不难,难得是坦诚直率。不过是60分钟的论坛,相比亚投行成立前数年的准备,可谓太短了。难能可贵的是金立群作为亚投行行长传达的满满诚意,更难得的是诚意背后所透露的中国对亚投行的极高期待。

一个开放的姿态、一场精彩的交锋、一种坦诚的态度,祝贺亚投行距离国际一流水准的机构又进一步!(文/凤凰财经 易典)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第11页   第12页   第13页   第14页  
总裁养眼
品牌传播:解读柿子电器 more


24小时排行新闻 | 财富 | 总裁| 人物
48小时排行企业家 | CEO | 500强| 奢侈品
版权所有 中国总裁网 Copyright 2005-2013 cn-ceo.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30178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