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加盟分站 [北京] [上海] [杭州] [成都] [西安] [武汉] [天津] [广州] [长沙] [南京] [宁波] [苏州] [重庆] 更多>>

杨胡生:德艺双馨的中国书法艺术“大伽”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作者:沈祖宏  发布日期:2015-12-21 09:27:49

】  我要评论(0条评论)
杨胡生:德艺双馨的中国书法艺术大伽《名流访谈》主持人:沈祖宏详见人民日报海外版(中东刊)2015年12月15日第2版前言: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强调:繁荣文艺创作、推动文艺创新,必须有大批德艺...





杨胡生:德艺双馨的中国书法艺术“大伽”


《名流访谈》主持人:沈祖宏

详见人民日报海外版(中东刊)2015年12月15日第2版
 
前言: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强调:繁荣文艺创作、推动文艺创新,必须有大批德艺双馨的文艺名家,努力造就一批有影响的各领域文艺领军人物,要有高尚的人格修为,有“铁肩担道义”的社会责任感。文艺工作者要志存高远,就要有“望尽天涯路”的追求,最后达到“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领悟。
 
中华五千年,高峰连绵,产生了灿若星辰的文艺大师,留下了浩如烟海的文艺精品,不仅为中华民族提供了丰厚滋养,而且为世界文明贡献了华彩篇章。
 
上海行知书画院院长杨胡生先生,正是一位有“望尽天涯路”执着追求的艺术家,有“铁肩担道义”的社会责任感,他穷极一生,上下求索,创作出无愧于历史,无愧于人民的艺术精品,达到了一般人难以企及的高度,被媒体誉为德艺双馨的中国书法艺术“大伽”;被英国首富、F1主席埃克里斯通夸奖为“中国书法No.1”;被日本资深艺术家称为“中国乃至世界一流的书法大师”。
 
 
捧着一颗心来
 
中国著名的教育家、思想家陶行知先生有一句非常经典和通俗的座右铭:“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人,学陶、师陶、践陶,成为杨胡生的人生价值追求,他不遗余力弘扬着陶行知先生的光辉思想。

前不久,在全国优秀陶行知研究会10年一次的评选中,上海行知书画院成为唯一评上“四优”的全国优秀陶研艺术机构。荣誉的背后,乃是杨胡生八年的风雨历程、永不放弃、执着坚守、无私奉献。
 
八年来,作为“一院之长”的杨胡生,不仅不拿一分工资津贴,还自己出钱出力,腾出自己的住房,临时兼作办公用房;八年来,书画院竟然搬迁了8次,现终于在热心企业家的帮助下有了办公室;八年来,他组织了4次全国性的书画大赛,结集出版十多册精美书画集,今年10月,纪念反法西斯战争和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翰墨丹青中国梦第三届《行知杯》书画大赛,更是盛况空前。
 
77岁的杨胡生和他的80岁老伴,是大学同班同学,可谓青梅竹马。俩人一路走来,从未红过一次脸,老伴成了杨胡生的私人助理和“秘书”,专门为他跑腿,义务为他联络接待、送信等。
 
为了举办今年书画大赛,书画院核心班子成员,人人亲力亲为。杨胡生和老伴商量,率先掏出5万元资助这项活动,他几乎花了一年时间,到处“化缘”筹措资金。为了节省每一分钱,他老伴出门办事,打字复印,从来不“打的”,甚至舍不得坐公交车,宁可在烈日下、雨天里,花1个小时走2站远的路,她甚至节约到舍不得花邮票的钱,凡是附近要寄的信,都有她亲自“特快专递”。
 
陶行知先生的“爱满天下”伟大思想,感召着上海行知书画院的艺术家。他们在汶川大地震、玉树大地震、西南大干旱等大灾大难面前,慷慨善行,捐赠了一批又一批的书画作品给上海市慈善基金会、上海市红十字会;新春慈善拍卖、西藏、青海边远地区孤儿助学、建校、帮困,深入社区、部队写生、笔会、送书画等一系列活动,无一不出现“行知人”的身影。他们的爱心之举,得到了上海市教育基金会王荣华理事长和原秘书长王明复的高度评价。


杨胡生(左)与英国首富、F1主席埃克里斯通亲切合影

 
 望尽天涯路
 
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乃第一境界也。
 
但当今中国书坛,误把“写毛笔字”混充“书法家”的不在少数,字中无帖意也无碑味。因此,社会上会“写字”的所谓书法家比开出租车的人还多,良莠不齐,急功近利,粗制滥造的低俗作品大行其道,到处充满“铜臭味”,这本身是对艺术、对社会精神层面的一种伤害。
 
二十年学画,三十年学书,人书俱老。杨胡生已经学艺70年,从教50载,为艺术之梦筑高台。他爱憎分明、刚正不阿、不同流合污的个性,注定了他人生的跌宕起伏,可谓“五起五落”。
 
他从幼年开始,就点燃了自己艺术之光。家境的贫寒,物质的匮乏,仕途的不顺,丝毫没有消磨他实现艺术之梦的意志。

天才挡不住!用“勤奋”来形容杨胡生是最贴切不过了,对书画热爱的赤诚,贯穿了他整个人生。他本人的两本作品集,凝聚了他生命的结晶,字体之丰富、笔墨之厚重,可以称得上书法“大观园”。

杨胡生的书法始终是与绘画结合的,他深知中国画的灵魂是书法,故在书法达到一定的高度时,不自觉的又进入绘画创作,使其渐入佳境。
 
他以花鸟、山水为创作主体,其风格清致淡雅,墨法淋漓,用笔放逸,情趣横生,有时加上长跋感悟,诗情画意跃然纸上。画如其人,他的荷花、牡丹、梅花等作品,从来不画叶子枯萎,而是色泽鲜艳,鲜花怒放,以免给人带来感伤。
 
杨胡生说,书画本质最关键的是凝存正气,人要懂得养正气,作书绘画才能浑厚天成。“笔墨当随时代”,艺术作品要反映当下社会,现在是盛世,应该有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充满正能量,我的绘画作品无一不表达这种意境。
 
在杨胡生的作品里,我们读不出“浮躁”两个字,他的每一件几乎是精品之作,是经反复打磨而成。他那流活端庄的楷书、盈润挺拔的行书、雍容和穆的篆书、雄浑古朴的隶书,给人以匠心独具、卓然秀出的妙感。
 
杨胡生铁肩担道义,桃李满天下,他在艺术上毫无保留的传授,在育人方面,言传身教,在艺术界,被尊称为“德艺双馨,艺坛人杰”,深受广大艺术工作者和学生及家长的爱戴。


F1赛车冠军小舒马赫永久收藏杨胡生的书法作品 

 

铁肩担道义
 
须知中国书画,特别是标志涵蕴着中国传统艺术的书法,确乎太悠久、太深厚,汉字造就了中国文化的辉煌灿烂和流光溢彩,造就了五千年一以贯之的中华文明,博大精深的中国书法,是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的基础和缩影。
 
自古以来,艺术家奉献于时代的,是他的优秀传世作品。但当今之“书坛”,要真正出一位笔力独扛的书法大家,实属不易!

2000年五月,花甲之年的杨胡生,东渡日本,在东京成功举办了个人书画展,引起轰动,日本许多议会议员争相收藏杨先生书写的“忍”字,并对他的书法赞不绝口,称杨胡生老先生的中国书法作品是世界上也是一流的。日本艺术界资深人士称:“中国是书法的发源地,是世界上最美的艺术之一,我们日本书法则是流而已”。
 
2002年,英国首富、F1掌门人埃克里斯通来沪签订F1赛车协议,在200多名中外记者参加的新闻发布会上,上海著名书法家杨胡生先生笔力独扛,一人挥毫泼墨,书写了“与上海共飞驰”六个大字,令F1主席爱不释手,耸起大拇指连连称赞杨胡生先生是“中国书法No.1”。后来,F1赛车冠军小舒马赫来沪,也得到了与F1主席同样的杨胡生先生墨宝“与上海共飞驰”,小舒马赫高兴的说:“我喜欢上海,更喜欢杨先生的中国书法,一定会给我比赛带来好运”。

上海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宣家鑫先生是这样点评的:“杨胡生院长之书法取法晋唐,技法娴熟,字体典雅,格调高古。观者在品赏心经作品时,让欣赏者能体悟恬淡优雅的情怀,笔法轻松自如,章法疏落有致,体现了形式和内容的高度统一”。
 
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半个多世纪以来,杨胡生博采众长,潜心临摹研习汉、魏、晋、唐名家诸体,吸收欧、虞、褚、陆及张旭怀素之精髓,正、草、隶、篆皆能,大至八尺一字的榜书,小到能在扇面上书写六千字的《金刚经》,收放自如。他的大量作品被国家领导人、海内外艺术家、收藏家、普陀山佛教博物馆、普济寺贵宾室永久收藏展存。

他遍临汉碑精华,尤其是“颜柳欧赵”四种楷体笔法,他谙熟各碑家书法,驾轻就熟,用笔坚定疾厉,一气贯之,达到炉火纯青、出神入化的地步;他的真书正大光明、隶书庄严典雅、 篆书活力四溢、行草书笔笔到位,行云流水一起呵成,常透出一种大家风度。
 
 常常有人问杨胡生:“你的书法究竟宗法那一家”?这个问题未免太浅显。历史上任何一个有成就的书家,都不可能取法某一家,所谓成就必须是一个集众家之长化为己用,杨胡生也不例外。
 
他的书法涉猎篆、隶、楷、行诸体,书体纵横而不意乱,洒脱而不放纵,气势流畅,遒劲有力。章法讲究奇正相生,错落有致,显示出汉字的方正美、韵律美。这与时下有的人不临帖、不读帖、走捷径,以丑为美,以怪为美,形成鲜明的对比。
 
杨胡生认为,书法之难,难在文化积累上,书道精微宏大,但归根结底以文化为本源,文化道德修养是书法的根脉和源泉,深根固本之道,不可等闲视之。
   
下面是人民日报海外版(中东刊)《名流访谈》主持人沈祖宏(以下简称沈)对话书法艺术家杨胡生先生(以下简称杨)实录:
 
 
人民需要艺术
 
沈:我看到您的一张《解放日报》全文刊登习主席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重要讲话的报纸,都用红笔勾划出来,证明您学习得很仔细,有什么启发?
 
 杨:习主席的重要讲话高屋建瓴,为我们艺术工作者指明了方向。习主席讲话一针见血,切中要害,把当下艺术界腐败混乱的歪风邪气批得体无完肤,真是大快人心!几天前,我组织书画院核心班子成员,专门开会学习贯彻落实习主席讲话精神。大家一致认为,走什么路,指导思想很重要,方向不能偏。
 
沈:习主席说“文艺工作者要静下心来、精益求精搞创作,把最好的精神食粮奉献给人民”,您作为一名艺术家,是如何进行静心创作精品的?
 
 杨:之所以“精”,就在于其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我认为艺术家要对得起自己的良知,要创造出无愧于时代的传世精品,而不是粗制滥造的东西。像我之前创作的蝇头小楷《四书五经》长达60米,其他的小楷长卷也都有几十米,都是耗时半年和几个月才书写完成,不成熟不满意的作品,我宁可撕掉,决不流出去。 所以,我力求每一件作品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沈:您现在还写小楷吗?
 
 杨:现在我不能写小楷了,因为视力不好,患白内障了,但除了小楷,什么字体都可以写。
沈:习主席在讲话中提出:人民需要文艺,文艺需要人民,文艺要热爱人民。您是如何做好艺术为人民服务的?

 杨:人民需要艺术家、更需要为人民吐露心声的艺术家。上海行知书画院不仅追求艺术,也一直在人民群众中扎根,有非常深切的人民感情。书画院8年来,举办了4届全国性的书法大赛,令我欣慰的是,有一大批来自全国各地参赛人员,年龄最大的有92岁,最小的有6岁,参赛作品更是成千上万。另外,我们举办了无数次的书画下乡进社区、慈善笔会等一系列活动,这说明一个问题,人民大众非常需要艺术。

沈:习主席强调:“文艺不能当市场的奴隶,不要沾满了铜臭气”。您作为一名德高望重的书法艺术家,是如何追求“艺术高于一切”的思想境界的?
 
 杨:我有一枚印章“俯仰无愧天地,褒贬自有春秋”,我要做无愧于国家和人民的艺术工作者。做人与写字一样,一点一划,用笔要有力清爽,符合规矩;做人也要有自己的原则,不能有傲气,不可无傲骨,不能同流合污。

与上海共飞驰

沈:您一生当中特别难忘的经历是什么?

杨:那是在2002年上海F1境外赛车在中国上海签署协议的新闻发布会上,我独自一人当场挥毫写下《与上海共飞驰》这6个大字,当我把中国书法赠送给F1主席时,聚光灯下,与会者敬佩的目光和掌声,让我感到从未有过的自豪,我自己也觉得特别长中国人的脸,这是我人生最辉煌的时刻。

 沈:您当时在现场有什么样的感想?

杨:当时,我突然感觉到似乎过去的一切苦、一切的努力,都变成了今天的甜点。没有经过坚持和努力的人,是体会不到这种对艺术坚持追求带来的殊荣和满足感!

沈:是的,您的家人和朋友一定和您当时有同样激动的心情!

杨:是的;特别是我老伴、女儿和亲友,当时他们也感到非常骄傲,觉得人活到这种地步,实在是太过瘾了!

沈:我国史上有很多大书法家;要把他们的精髓融会贯通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您是如何掌握应用的?

杨:必须要有很深厚的临摹基本功,牢牢掌握古代名家笔法,要汲取各家所长,反复加深理解和练习。书法大忌是“巧言令色”,因此,要运用变中取巧又“万变不离其中”的运笔技巧,变要讲究章法,不能随意胡来。

沈:大家知道,王羲之《兰亭序》不可复制。在一个特定的环境背景创作而成,神来之笔写下不可复制的千古名帖。您如何看待这种特殊的书法创作?您自己有没有类似的经历?

杨:王羲之在当时是皇帝集一国之力推崇的“书圣”,他的地位至高无上,无人能及。《兰亭序》在这种特定环境下,这种境界只能偶然得之,可遇不可求,对书法确实有深远影响,我临摹研习他的字帖也长达5年以上。

名师出高徒

沈:杨院长您从艺70年,从教50年,德高望重,桃李满天下,请问您有哪些“得意门生”?

杨:我教过的学生的确很多,他们都很刻苦很优秀,都在各类书法比赛中屡屡获奖,有的还加入了上海市书法家协会。

沈:在众多优秀的学生中,您印象最深的是哪一位?

杨:那应该是香池法师,他非常有悟性,是一个非常懂得感恩的人!他曾得到中国四大佛教圣地普陀山首座道生长老的器重,常住普济寺熏修18年,精通佛教梵乐,非常了不起!

沈:是的,他的确是一位中国佛教界不可多得的书法奇才,他传播佛教文化,广结善缘。据说他的一个“悟”字特别有创意,在海外非常受欢迎,他的书法艺术成就,应该得益于您的悉心指导对吗?

杨:这全靠他自己的聪彗、悟性和刻苦,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沈:是的,您觉得书法传承是否需要名家吗?

杨:名师出高徒,书法艺术需要更多的名家,这是打基础。“一杯水”的老师如何带出“一桶水”的学生,这是不可能的。但名家不能自封,要社会认可!这就好比“赌石”要经过识别检验雕琢和认可,才能称得上玉。否则可能只是默默无闻的一块“顽石”。

 沈:现在会写字的所谓“书法家”比开出租车的人还多,您是怎么看待这一现象的?

杨:在书法界,不学无术、鱼龙混杂的人的确不在少数,书法并不是大家想象的那样,一朝一夕能“速成”的,没有几十年功力是出不来的。字如其人,作为一名书法艺术家,他的人格、道德、文学修为很重要,否则会伦落为“写字匠”。

沈:那么您的书法最大的特点在哪,有什么技巧?

杨:楷书是我的擅长,功底深厚,用笔纯真稳健,我的书法讲究千变万化,但又万变不离其宗,表现手法侧重不一。我个人认为,书法不能用偏锋(败笔),要运用中锋、侧锋,要掌握各书法名家的用笔技巧,甚至达到炉火纯青地步,这样才能应用自如,信手拈来,融会贯通。

沈:人们常说书画同源,您可谓集“诗、书、画”于一身,是一位难得的、多才多艺的艺术大家,究竟“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杨:哈哈过奖了,我自己也是恨铁不成钢,我画画已经有70年的经历,一直以来,我除了写字就是画画,轮流渐进。我的每幅绘画作品都有它的故事和意境,配上自己原创诗文,会锦上添花。这跟一个人的文学修养有关系,我大学专业就是学中文的,写诗即兴发挥,这是我的强项。

沈:您作为一名书法界的前辈,有什么经验可以和大家分享的?

杨:根据我以往的经验,我是“正草隶篆”轮流,写字绘画轮流,小字榜书轮流。写行书久了字容易飘,一定要写楷书隶书稳定一下,写字写久了要画一会画,动静结合,相互融汇。可是现在有很多人,练好一种字体就完事了,这种“快餐文化”肯定不利于艺术多元化的发展。

沈:现在几乎每一位艺术家都会标榜自己的恩师是谁,证明自己是“名门之后”,请问您的老师是哪位大师?

杨:人家说我是无师自通,我的确没有拜过老师,但是,历史上许多汉、魏、晋、唐时期的名家都是我的老师,我临摹过的名家字帖不下20人,像“颜柳欧赵”的字帖临摹时间每人至少长达5年以上,还汲取近、现代书法大师的长处,博采众长,为己所用,才有自己今天的成就。

    希望和展望

沈:您对行知书画院今后的发展有什么希望和要求?

杨:我们对行知书画院发展充满信心,但也清醒地看到存在的问题,发展的瓶颈主要是资金的问题,希望有一个属于书画院自己永久固定的办公场地,有规模的书画教学基地等等,这些都是迫切需要解决而又不可回避的问题。

沈:在您的人生当中,最大的心愿是什么?

杨:我希望有生之年,能建立一所“中国陶行知艺术学院”,弘扬陶行知的精神,培养德艺双馨的艺术人才;同时呼吁有爱国情怀的企业家,为创建这所未来的艺术学院献出一份爱心。仅此而已!

沈:行知书画院发展到今天,您功不可没,你们一路走来,有欢笑也有泪水,此时此刻,您最想感恩的人有哪些?

杨:功劳是属于领导和大家的。我要特别感谢社会各界领导一如既往的关心和支持;特别感谢我们上海市文联副主席、上海市书协主席、我们行知书画院名誉院长周志高老师的支持;特别感谢郑国彪、骆恒云、张宗林、吴毅卫、王健、陆纯、鞠俊宏、郁健等老总们对我们书画院在财力上的鼎力支持和对我的精神鼓励!

沈:好的,非常感谢杨院长在百忙中接受我们《名流访谈》的独家专访。

杨:谢谢人民日报海外版给我提供这么一个宝贵的机会。

有大心量者,方能有大格局,有大格局者,才能成大气候!我们期待杨胡生先生攀登更高的艺术颠峰!

 
 

【人物简介】杨胡生,上海行知书画院院长,祖籍浙江绍兴,1939年生于上海,笔名上海耕墨人,1960年毕业于上海师范大学,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现为上海市书画家协会会员,上海市书协老年委副会长,世界书画家协会理事,中国书画家协会理事研究员,上海东方书画院院务委员,一级画师,中华书画理事兼评委等职。

1995年,杨胡生作品作为中泰建交二十周年和泰国国王登基五十周年庆典国礼赠送;1997年,荣获中国国际名人书法大赛“和平金奖”;1999年,他的作品被上海市选送北京参加“建国五十周年书画大赛”荣获全国二等奖;2000年5月,赴日本举办个人画展,並出版《杨胡生书画作品集》;2005年又出版128版面的精装《杨胡生书画作品集乡》;2006年5月在上海图书馆举办《杨胡生书画作品展》;作品多次在国内外获奖,并为许多国外友好人士收藏;1989年入编由刘海粟大师题名、范长江编辑的《上海中青年书画家荟萃》一书;之后相继入编《中国专家大词典》、《世界华人艺术界名人录》等十余部大型典籍;上海有线电视为其拍摄播放了《松晚方翠》的艺术专题片;2015年12月,接受人民日报海外版(中东刊)《名流访谈》独家专访。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第11页   第12页   第13页   第14页  
总裁养眼
品牌传播:解读柿子电器 more


24小时排行新闻 | 财富 | 总裁| 人物
48小时排行企业家 | CEO | 500强| 奢侈品
版权所有 中国总裁网 Copyright 2005-2013 cn-ceo.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30178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