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加盟分站 [北京] [上海] [杭州] [成都] [西安] [武汉] [天津] [广州] [长沙] [南京] [宁波] [苏州] [重庆] 更多>>

周文重:博鳌期间李克强将会见30名企业家

来源: 中国总裁网  作者:  发布日期:2014-04-09 09:34:05

】  我要评论(0条评论)
凤凰财经讯4月8日-11日,博鳌亚洲论坛在中国海南省博鳌召开。凤凰财经特别采访了博鳌亚洲论坛秘书长周文重。周文重称博鳌论坛专门安排了李克强与企业家见面,大概会有30名企业家参与。对于这场会见,这些企业家们...


凤凰财经讯4月8日-11日,博鳌亚洲论坛在中国海南省博鳌召开。凤凰财经特别采访了博鳌亚洲论坛秘书长周文重。周文重称博鳌论坛专门安排了李克强与企业家见面,大概会有30名企业家参与。对于这场会见,这些企业家们也非常期待,大家都很关注中国的改革。

以下是访谈实录:

权静:很高兴您作客凰家会客厅,接受凤凰财经的专访,我们今年非常荣幸在2014年博鳌亚洲论坛年会的开幕之前,能邀请到您关于本届论坛给我们做一个深入的阐述,我们知道今年年会的主题叫做亚洲的新未来寻找和释放新的发展动力,首先我们想问,为什么今年确定了这样一个主题呢?

周文重:因为我们感到亚洲,现在在一个比较紧要的关口,因为亚洲现在经济总量大概是占世界的百分之三十,三分天下有其一,当然亚洲发展的不错,而且很多人认为再过四十年,亚洲的经济总量可能会占世界的百分之五十,但是亚洲因为由于外围市场比较疲软,金融危机的影响还没有完全过去,再加上亚洲本身也有结构调整的问题,所以现在亚洲国家的经济也在下滑。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趋势?各种说法都有,如果亚洲下一步还要保持过往的发展速度,应该怎么办?新的增长动力在哪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选这个题目的原因。

现在好像亚洲国家都在搞改革,包括中国在内,而且是搞结构性改革。那么,结构性改革路怎么走?我想也需要大家来交换意见,寻求共识,再加上亚洲又是个多样化的大陆,国家数量很多,国家之间也有一些历史遗留问题,这些政治性的问题会不会成为一个障碍,在今后的发展道路上怎么来排除这些障碍,这个也需要大家交换意见,所以我想亚洲如果要有新未来,要继续发展,就必须面对这些问题。

权静:您刚才给我们阐述的是本届博鳌论坛年会主题的世界背景,也是中国所面临的宏大的背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在具体议题的设置上,您觉得今年最热点、最核心、最关注的议题大概会有哪几个方向?

周文重:我们是按照三条线在那设计,一个当然就是改革,一个是创新,还有一个是可持续发展,沿着这三条线我们设计了一些分议题,我也可以跟你举几个例子,像改革类的议题,包括全球金融改革,能源格局的变革,当然这里面还有新兴经济体竞争优势重塑,央行的未来,放松管制与民企机遇,资本市场监管的新思路,房地产市场改革,全球供应链变迁等等。

关于创新,包括健康服务业,4G与移动互联网,数字制造与第三次工业革命,电子商务,大数据,上海自贸区与制度创新,转型,创新升级,探寻消费增长新思路,创新与企业家精神等等。

关于可持续发展的议题,包括气侯变化,汽车与社会,人的城镇化,网络安全,传统智慧的力量,医药行业的商业伦理,区域与多边,关注金字塔底层的女性,新兴市场如何规避中等收入陷井等等,所以沿着三条主线,我们设计了这些议题,目前就是看看通过思想碰撞,大家能不能够在这些问题上,交换看法,形成一些思路,这是我们的希望。

权静:改革创新可持续发展这三条大的主线,在大背景之下,您讲了很多小热点的方向,对于凤凰财经,包括从我自己一个媒体人的观察角度来看,我们觉得好像今年金融会是特别大的一个热点,尤其是前一段时间关于互联网金融的创新,关于监管和市场的边界有很多讨论。这一点,您预计是不是也会成为今年有可能会最为火爆,最产生新闻的热点?

周文重:今年,我看我们主管金融的部署的负责人来了不少,包括财政部部长,央行行长等等,我想他们会参与到这些热点问题的讨论,一定会引起各方面关注,当然除了中国的这些主管金融经济的负责人,也还有其他国家金融负责人,比如亚行的行长,亚行的副行长,所以我说觉得这次应该从来宾的层次上,来宾的各方面的情况来看,我期待会有一些比较有趣的交流。

权静:能不能说整个金融的监管?在我们看来,今年金融的创新和监管会有可能是最为火爆也是最产生新闻点的一个话题方向。

周文重:金融可能大家关注的热点之一,因为对中国来讲,也在改革,三中全会指出一个方向,就是民营银行的问题,我想这个也会成为大家关注的热点。我想除此而外,还有其他的大家感兴趣的问题,比如说上海自贸区的建设,我们也专门邀请了上海自贸区的管委会的负责人来参加,另外比如APEC,今年APEC将在中国举行,对APEC的主题,大家也会关注。所以我们设计了一场APEC的峰会。

另外还有丝绸之路经济带,大家对这个中国领导人的这个倡议也很关注,其内涵到底是什么?中国的想法是什么?中国准备做什么?我们专门请了杨国伟,在这场峰会上做一个讲座,参加这场峰会还有一些外国领导人,老挝的总理,巴基斯坦的总理,还有东帝汶的总理等等,我想如果讲热点,讲亮点的话,这些都会使大家比较关注这一峰会。

权静:您刚才也说到了诸多的参会嘉宾,这也是我接下来想请您进一步阐述的,我们知道每一年的博鳌亚洲论坛,也都是有亚洲各国的政要参加,有好多的老面孔,比如说拉莫斯等等,会不会今年有什么新的面孔,在参会的嘉宾上面,今年有什么新的特色?

周文重:今年比如说印度的老塔塔,大家都很熟悉塔塔家族在印度的地位和影响,他是第一次来,还有梅拉梅德,梅拉梅德大家可能不太熟悉,他是芝加哥交易所的负责人,他叫做美国的期货之父,在美国的期货市场他参与创造发展做了很多工作,我们现在不是也要搞期货,所以我们专门请他来,他会做一个关于期货的对话,中国的期货市场怎么做,他可以提一些建议和一些对美国期货发展的体会。

这两个人都是以前没有来过的,另外,这次来的外国企业家当中还包括,高通的CEO,还有像法国开云,搞化妆品,奢侈品牌的,还有英国的特易购负责人,都是新面孔,他们过去没来过。还有波士顿咨询公司,来的是一个很有名的负责人,所以我想应该说今年还是有一些新人,我们很欢迎他们来参与我们的论坛。

权静:每一年媒体最为关注的一个,可以说最大的亮点,或者焦点也就是我们国家领导人的参与,去年是我们的习近平主席也莅临了博鳌论坛,今年我们的国家领导人参会上会有什么样的情况?

周文重:这已经宣布了,外交部宣布,李克强总理应邀出席,而且会在开幕式上发表主旨演讲,我们也专门安排了他和企业家的一个见面,因为场地的关系,我们人数也是有点限制,他将会见大概30名企业家。

对于这场会见,这些企业家们也非常期待,我们也收集了一些问题,大家都很关注中国的改革,包括地区的一体化等等,我们期待李总理,来对他们阐述中国政府的看法。

权静:可以说去年习总书记的一个讲话,也是确定了中国改革的一个大的方向,也给大家传达出了信息和信号,您觉得从您掌握的信息和您的分析判断来看,李总理他会通过这一次的讲话传达出什么样的信号?

周文重:我想他的讲话可能也要围绕亚洲新未来这样一个题目来阐述中国对于未来的期待,以及亚洲的未来的发展道路怎么走,中国的看法。

因为我认为亚洲一定会继续发展下去,同时也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这些问题的解决有的看起来可能并不容易,需要这些政治领导人充分运用他们的政治智慧,同时当然也需要各国人民的合作,才能力求同存异,聚同化异,这个我觉得,但是我觉得现在开始大家必须要想这个问题,这个我希望这次年会是一个开始。

权静:您刚才提到一点,说今年李总理会跟国内的企业家有一个接见跟会面。

周文重:不光是国内。

权静:全球。

周文重:对。就是来参会的企业家当中。

权静:企业家代表?

周文重:对。

权静:这个也是博鳌论坛的传统,以前也有过这样的。

周文重:对。从近年来,领导人也都欣然接受,我们提出了这样的要求,转达了企业家的愿望,他们也都欣然接受,所以拿出一定的时间来和我们见个面。

权静:这是不是也是一个政商之间很好的沟通平台,你们希望这样见面最初设计的时候,想它达到什么样的目的和效果?

周文重:我想对企业家来讲,他们近距离接触我们领导人的机会不多,而且近距离的向领导人提问,能够倾听领导人对这些问题的看法,这个机会就更少,博鳌论坛作为一个平台,我们就是希望通过这样一种对话,能够使得一个领导人了解企业界,各国企业家的想法,他们的感受,另外也希望这些企业家通过这个机会,了解政府的立场,这个等于是加深相互的了解,增加相互的信任,希望能够起到这样的作用。

权静:这可以说是博鳌论坛的优势,但是反过来讲,某种程度上,这会不会也会成为大家思考的时候过于强调这种政商关系的特点?比如说跟其他的论坛相比,好像大家都觉得博鳌论坛虽然是一个民间的论坛,但是其官方色彩非常浓厚,会不会使这种民间的交流,让位于政商沟通?

周文重:我们三天都会,现在从8日开始到11日这几天,一共有大概六十多场活动,所以大量的是企业家相互之间,或者比如叫企业家和部长对话,企业家和地方领导人对话,演讲人有两百多位,两百多位演讲人来自各地,包括域内其他国家,欧美,亚洲各国,我认为是很有代表性的,换句话讲,除了和领导人的见面会晤之外,大量的是他们相互之间的沟通,相互之间的意见交流,从论坛来讲,我们是提供一个平台,给他们提供相互沟通的机会,他们和中国的各方面的负责人,或者中国的高层领导的沟通机会。

权静:回到博鳌亚洲论坛立足于亚洲的这个特点来讲,今年我们也看到亚洲地区的形势,尤其是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变得非常的复杂,无论是东北亚,中日韩,还是马航事件发生之后,中国和马来西亚,包括菲律宾等等关系,好像这一年亚洲地区内部关系非常的错综复杂,您作为博鳌论坛的秘书长,希望通过这个论坛,对于整个促进亚洲地区的合作和一体化,尤其是排除意见解决矛盾发挥什么样的作用?

周文重:我们这次实际上是给设计了很多题目,我粗粗算了算,可能大概不下十来个,是跟亚洲有关的题目,我这里可以举一个例比如这个里面包括亚洲经济展望,这个是亚洲经济。

另外这个里面包括APEC,包括改革,重塑亚洲和新兴经济体的竞争优势,这个是曾培炎副理事长要在这个峰会里面专门有主旨讲话,另外有对话亚洲文化,还有亚洲文化和企业发展新动力,还专门设计了一场亚太,中美如何积极互动,就讲中美新兴大国关系到底应该,这个路怎么走?另外还有亚洲的下一轮改革,还有小微金融,亚洲的创新与实践,还有变革、塑造,亚洲的新未来,这个题目是交给年轻人讨论的,我们不是有一个亚洲青年领袖的圆桌会议,这个就是他们的题目。

所以我想之所以设计这么多有关亚洲的题目,就是要从各个角度,各个方面来探讨亚洲,通向亚洲新未来这个路怎么走比较好,当然有很多问题,很多障碍,但是我想亚洲毕竟大家共同利益还是为主,当然有的国家可能需要正确的对待历史,一个国家需要正确对待他和邻国的关系,处理好和邻国的关系。

我希望他们有这样的政治智慧,能够看到他们的利益和亚洲其他国家利益是紧紧的联系在一起的,没有亚洲其他国家的发展就不会有他的发展,如果说这些问题都能够得到正确的处理和解决,应该说亚洲的未来还是很光明的。

权静:您刚才也提到了,今年有一个新的人群和议题,就是博鳌的青年观察家,这个活动我们凤凰网,凤凰财经,凤凰卫视也都有参与其中,今年为什么新增加了这样子的一个设置,是不是在参会的人群上,也希望能够把更多年轻的人囊括起来。

周文重:这就是我们的一个初衷,因为我想未来属于青年,现在亚洲的国家处于一个改革的关键时刻,这一代青年人他们应该说是未来改革的一个主力军,就让他们能够比较早的来投入到这个当中去,来成为其中的一员,能够对这些运用进行一些深度的思考和相互的交流,我想我们愿意为他们提供这么一个场合。

权静:之前我也跟周大使共同也录制过一些节目,无论是探讨博鳌论坛还是对比在瑞士的达沃斯论坛,其实也都对论坛会议这种形式,我们产生过一些探讨和思考,其实说到博鳌亚洲论坛的时候,很多人会把他和达沃斯论坛进行比较,因为它也是国内经济领域,政治领域都非常重要的论坛,您觉得博鳌和达沃斯之间有什么样的区别呢?

周文重:这个区别,虽然我没有去过达沃斯,但是我也很关注,因为我也是办论坛,所以别的论坛怎么办,我是想借鉴他们的经验,从达沃斯的发展来看,实际上是欧洲作为国际化世界当中的一支重要的力量,他们需要发声,需要让世界了解欧洲,这是他们办这个论坛初衷,是为了提高欧洲的地位,让世界更多的听到欧洲的声音。

当然它是面向世界的,但是他是从欧洲人的眼睛看世界,当然参与这个论坛也有来自欧洲以外地区的企业家,可以说是参与各方面越来越广泛,因为它要办成一个世界性论坛,不能光限于欧洲,这就是他为什么要到中国来办夏季达沃斯,夏季达沃斯提问的更多的是关于中国,达沃斯本身冬季的年会,我想他还是更关注发达国家,发达国家会遇到很多问题,由于发展中国家,特别像中国这样的新兴经济体的发展,给他们带来了很多挑战,这些挑战会对他们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我觉得他可能比较对的是从这个角度去分析问题,或者试图从中找到答案。

所以我想我们可以互相补充,互相借鉴,互相学习。

权静:我听到过一个角度,对比达沃斯跟博鳌的不同,我觉得挺有意思的,某种程度上也有一定的道理。因为,达沃斯论坛,是冬季年会,它选择的这个地方,是在瑞士阿尔卑斯山脉的一个很小的小镇,他应该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的主场,因为他虽然在瑞士,但是其实瑞士从来都不是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的一个最核心的主角,他们选择这样的一个比较中立的地方,可能会造成互相之间说话的时候,无论是你批评我,还是我批评你,都会更敢说一些。

周文重:这是一种考虑,另外一种考虑,我想可能也是为了使得美国人不要过于警惕,因为说老实话,美欧当然是盟国,美欧在很多问题上是完全一致的,他们的利益也是高度融合的,但是美欧也是有矛盾的,欧洲人要的就是跟美国人平起平坐,但是美国人他就不太能够容忍这个东西,他因为是领导,他是世界领袖。

所以从美欧关系历史上来看,美欧发生矛盾也是不少的,过去有过,以后还会有,所以当初选择达沃斯这个地方,为什么不在德国,为什么不在法国,在德国、法国这样的欧洲大国来开这样的会,讨论欧洲的未来,或者欧洲跟世界的关系,可能美国人会比较多心一点。

权静:但是我想对比的是,我们博鳌论坛是在中国的地界领土上,而且中国的政要也会来参加,大家通俗从日常生活的经验来判断,您上别人家去作客的时候往往就不太好意思去批评别人家的主人,或者说别人家的事,如果大家去一个咖啡馆,或者第三方的地方,可能说话的时候就要更自如一点,所以会不会造成这样的情况因为在中国的领土上,中国的地界上,大家又这么热情,就不太能够容易去说一些真正批评中国,但是对中国比较好的反应现实问题的真话。

周文重:我想博鳌这个问题气氛还是很开放的,也是很轻松的,我们的目的,到这样一个相对离城市的喧嚣比较远的地方,就是希望使得大家能够静下心来,有这么两三天的时间,来专心致志的讨论一些问题,能够坦率的来谈自己的看法,从过往历史来看的话,我觉得来的这些客人,他们还是想说就说什么,当然他们可能也多少会有点顾忌,我觉得中国现在可能跟过去也不一样,现在还是比较开放,你如果对中国提一些建设性的意见,建议,这个大家也是很愿意乐于听取,只要不是别有用心的攻击或者什么,当然这种人大概会很少。

权静:最后一个问题就是关于论坛本身,在媒体的报道上,我们也是长期的追踪报道博鳌论坛,今年会不会有什么新的变化呢?尤其是这两年随着社交媒体的兴起,个人自媒体的兴起,包括视频为什么主流,为什么应用到报道当中去,您觉得今年在媒体报道上有那些新的趋势可以给我们。

周文重:今年来的记者会很多,数量相当多,我们从论坛来讲,就是要给他们提供方便,这方面我们也做了很多尝试,我们也组织了相当的力量,因为一个人他不可能每个会都去听,怎么能够使得这些记者对这个会议当天的主要的一些观点,演讲人一些主要的看法能够有的了解,我们组织了相当一部分力量,那些短新闻,就把每个会的一些的要点能够及时的把他报出去,一句话形容,短消息,短新闻,希望他们能够通过这种形式对当天的会议的情况大概有个了解。

有中文也有英文,我们也用微信,在微信上也可以找到博鳌论坛专门的消息发布账号,通过现在的手段,在加上我们组织了专门的力量,能够及时的把会议的情况提供给记者,虽然他不可能每个会都去,但是至少能够对全貌大概有所了解。

权静:最后我们再来总结一下2014的博鳌论坛年会,您刚才说到三大内容主线,改革、创新和可持续发展,创新、可持续发展这两点,是每一年讲的都不过时的,他是常讲常新的话题,改革这一点尤其是去年的博鳌论坛刚好是恰逢政府换届之后,习总书记第一次出席,也着重谈到了改革,一年过去了,您觉得在到今天的2014年的年会上,再谈改革的话,过去这一年,您觉得中国的改革的推进和变化有哪些?在博鳌论坛上能够体现出来的又有哪些?

周文重:这个应该是李总理讲话里面来总结回顾的一个问题,我想我们等到听李总理的讲话吧,这一年的改革,我觉得应该说还是力度还是不小,当然现在核心的问题,就是市场看不见的手跟政府这个看得见的手的关系,怎么把这个关系处理好,凡是市场能够发挥作用的地方,政府能够尽量退出去。

当然因为中国各地发展不平衡,而且本身各地的发展速度也不一样,所以大概做的时候也需要把他平衡好,我们等待李总理向我们来回顾跟展望吧。

权静:这也是我们需要讨论的,就是看得见的手和看不见的手之间的关系。

周文重:这个关系大概对改革来讲是一个很重要的一条,因为现在下一步改革很多是政府对自己的改革,对政府在经济当中,国家治理当中,发挥什么样的作用,政府自己对自己作用的改革,这一步是不太容易走的。

权静:再回到您作为博鳌论坛的秘书长的这个角色,以前您是外交官,现在转身做论坛之后,您觉得最大的变化对比和收获是什么?您的心得体会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吗?

周文重:当外交官当然是代表中国政府,捍卫中国的利益,维护中国的主权,领土完整等等,现在做这个国际组织的这么一个秘书长,我们有一个董事会,董事会是一个国际性很强的,里面有前政要,有国际知名的企业家,我们有十五个理事,包括我在内,所以我想我是在他们领导下,来贯彻理事会的决定。

另外,我们基本的宗旨是促进地区的发展,亚洲地区的发展,所以怎么把宗旨能够落实到工作当中去通过我们所组织的一些活动,真正对亚洲的一体化能够有所推动,这个等于是我现在一直琢磨的问题,想把他做好。

权静:您对过去这几年自己的表现,自己能打多少分?

周文重:这个可能应该由大家来说,我自己说好像不太合适,我好像没有听到,当然大家还是会给我们很多建设性的意见和建议,总是要有改进的地方,总的来讲好像大家还觉得是在进步。

权静:论坛也即将开始了,我们也期待本届论坛上,从媒体的角度,从大众的角度能够获得更多精彩的内容,谢谢周大使,谢谢。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第11页   第12页   第13页   第14页  
总裁养眼
品牌传播:解读柿子电器 more


24小时排行新闻 | 财富 | 总裁| 人物
48小时排行企业家 | CEO | 500强| 奢侈品
版权所有 中国总裁网 Copyright 2005-2013 cn-ceo.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30178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