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加盟分站 [北京] [上海] [杭州] [成都] [西安] [武汉] [天津] [广州] [长沙] [南京] [宁波] [苏州] [重庆] 更多>>

东莞市长:没想到东莞涉黄那么厉害 那么多

来源:央视  作者:  发布日期:2014-04-09 09:06:17

】  我要评论(0条评论)
《新闻1+1》 袁宝成:东莞之问!解说:今年两会,他被无数记者围堵,但却一言不发。东莞市长袁宝成:我在北京被媒体嘿嘿了一下。解说:东莞扫黄之后,市长袁宝成接受我们的专访。袁宝成:你让我今天给你打包票说...


《新闻1+1》  袁宝成:东莞之问!

解说:今年两会,他被无数记者围堵,但却一言不发。

东莞市长袁宝成:我在北京被媒体“嘿嘿”了一下。

解说:东莞扫黄之后,市长袁宝成接受我们的专访。

袁宝成:你让我今天给你打包票说,永远不可能发生一单,一单都不可能,实事求是讲,我今天还不敢说这个话。

解说:经济要增长,百姓要生活,城市要形象。

袁宝成:我作为一个市长,如果没有压力是不正常的。

解说:扫黄到底给东莞带来的影响有多大,《新闻1+1》白岩松专访东莞市长袁宝成。

白岩松: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录播的《新闻1+1》。在第一季度,如果说中国人最关注的城市的话,广东的东莞一定可以排的非常靠前。今天我就在东莞,要采访东莞市的市长,不过咱们还是要从之前的关注开始说起。

解说:今年2月,一系列关于东莞部分酒店的报道,让东莞这座城市成为全国关注的焦点。3月的全国两会,东莞市市长袁宝成也成为了记者们争相采访的对象。闪光灯下,面对记者们一个又一个问题,市长袁宝成一直面带笑容,而这样的笑容,也被记者们描绘成以“嘿嘿”做答,于是东莞市长就被一些媒体称为“嘿嘿市长”。尽管事后袁宝成回应说,自己当时并没有嘿嘿,而是被“嘿”的,但是在当时面对“涉黄问题怎么样了”?“东莞失业情况严重吗”?“东莞经济能不能达到保九的预期目标”等记者们关心的问题,袁宝成的确没有给出明确答案。

白岩松:两会期间的时候,很多记者围追堵截您,然后有了“嘿嘿市长”,其实你当时没有“嘿嘿”,你说的是电梯怎么这么慢,当时不太愿意说,为什么现在可以说了,你是怎么走出来的?

袁宝成东莞市市长:坦率讲,第一我是没思想准备,因为我本来以为这个事件,已经过了一段时间了,我们也已经严厉打击了,以为这个事情会有关注,但是不会有那么大的关注度。第二,有些案件,犯罪分子还在追捕当中,我讲太多的话,对案件侦破可能会有一些影响。同时,又确实在一种特定场合记者的问题,有一些问题可能是容易让人产生歧异的。

白岩松:不一定有最后最准确的数据,但是你应该心里大致有数,一季度东莞的经济到底有没有受扫黄的影响?

袁宝成:我觉得这个问题可能是,全国很多同志都关心这个问题,我今天下午才把有一些大的数字,才刚刚拿到手,那么应该说,大家确实说特别担心涉黄事件以后,对东莞的经济会带来很大的冲击,其实我一直有一个基本的观念,涉黄事件对东莞经济的总体冲击是不大的,特别是统计的角度。但是客观上,对于东莞的间接的影响,我认为是存在的,不可能一点也没有,你总要消费吧,酒店总要经营吧,肯定会有影响。到现在为止统计口径出来的数字,基本上可以说吻合我现在刚才前面那个判断,关键我们现在有几个特别好的数字是工业用电,工业用电我们整个3月份的工业用电。 增长了十三点几,超过我自己的预料,我们本月的出口,据海关的一个初步统计,具体数字现在还没有完全公布,但是也是令我想不到的理想。

解说:城市的经济,背后是市民的生活,东莞的经济发展动力从何而来?就在被媒体曝光部分酒店涉黄之后,有媒体还报道了这样一组数据。2013年,东莞市GDP上升至5500亿,而在东莞的GDP中,包括了整个地下色情产业和其直接、间接相关联的行业,据估算有500亿元左右。这样一个数据,随后被很多媒体转载和讨论,我们的疑问是,这500亿的数据,到底是不是真的?

白岩松:我也看到了有媒体在报道,用这样的一个数据,在2013年的时候东莞的GDP是5500亿,他说涉及到与色情有关行业的整个链条也许接近500亿,您怎么看待这个数字?

袁宝成:说实话这个数字我也非常关注,因为我自己看到这个数字以后,我自己早早地了解过,我说你们统计局给我统计的有那么多吗,他们统计局同志也讲,他们说因为我们从来没有统计过,所以这个数字说不出来,但是我觉得,任何国家也好,城市也好,可能叫做灰色产业、地下产业,客观上可能存在这个数字,但是政府实事求是讲,我们真没去统计过这个数字,但是我们有一个酒店娱乐业,以及桑拿按摩业等等,就是我们有个统计口径是整体在东莞的经济总量是占到1.5%,就是83亿。那83亿什么概念呢,就是说这83亿并不是全部都是用来搞黄赌毒的,大家算得出来,这个产业本身比例不大。

白岩松:我听了一个小细节说很有意思,今年说东莞其实经济发展的压力反而更大,为什么呢,这里有这样的一个联想,如果你要发展得不是很好的话,别人就会说,你看你看色情业一打,你受的影响很大吧,只有发展得甚至比以前更好,才可能改变人的这种想法,你有这种压力没有?

袁宝成:实事求是讲,我觉得我作为一个市长,如果没有压力是不正常的,但是我的经济发展有它的规律,并不是说我们领导人头脑一发热,我们喊一声发展就发展了,我们基本的判断,为什么我就说我对我们经济发展有信心,就是因为那么多年的经济积累,特别我们这几年的转型升级调整的基础,我认为有基础了,为什么我说我不愁今年的经济发展总体情况,我还是有点底气的。我们光今年的重大项目156个,东莞的出口依存度,173%的出口依存度。今年我感觉到,西方经济好像开始回了一点了,东方中央政府对经济的7%到7.5%这个区间是基本保住的,这两个基本数字在,我的信心也在,当然如果前面东西方两个数字都往下走,我是神仙,我觉得我也管不住。

解说:珊美路,曾经是东莞市厚街镇最繁华的一条街道,如今却人群稀少,很多小店都贴出了“店铺转让”的字条。

小吃店老板:人越来越少了。

记者:你觉得每天比以前少多少?您以前最好的时候是什么状况?

小吃店老板:以前最好都是满的。

记者:空了三分之一,那以前呢,以前没有空的?

租客:以前都是满的,以前空的话只空几间房。

化妆店老板:(以前)都排队化妆,都化不过来,不过现在都没什么人了。

记者:那有没有想过说不定过段时间又好了呢?

化妆店老板:别人是这样说。

解说:商户们还在依稀期盼着珊美路能恢复到以前的繁华,但实现它的方式,应该不是扫黄风暴过后的死灰复燃。眼下的东莞被媒体曝光的酒店有的完全停业,有的关掉了有问题的部门,而除此之外,东莞仍在开展为期三个月的扫黄专项活动,各市县公安局一把手亲自挂帅,深挖保护伞,严查失职、渎职人员,广东省公安厅也派出暗访组,采取异地用警方式,确保这场行动能长期而有效。

白岩松:我们现在回头去复盘这件事情,为什么会显得被动呢?是在媒体曝光之后,我们去做大规模的这样一个清除的行动,如果要更主动呢?

袁宝成:我最近也一直在想,这个事情我都是在想,为什么要在东莞发生呢?我觉得有一点我们也承认错误,就是说东莞涉黄的违法行为确实存在,这个是不要去抵赖,也不要去辩解的事情,但是坦率讲的话,那么厉害,或者说像电视上报道得那么多,连我们确实也没想到,应该说东莞自身要研究自己的不足,首先要承认自己工作的不足,真的要值得我们反思。

白岩松:但总结很多的不足当中,是否其中也会有一点也进入过你们的思考当中,就是是否也存在着有的时候睁只眼闭只眼的情况?

袁宝成:我觉得从党委政府的态度当中,我自己觉得应该是没有,这是一个判断。但是,你说在基层的干部群众当中,包括有一部分干部群众当中,这个问题存不存在呢,我觉得客观上是存在的。但是你说是所有人都这么认为,我不同意。

白岩松:很多人在议论,您肯定也听到过这样的声音,这次会多长呢?因为之前东莞也一次又一次地曾经打过,但是可能一个月、两个月,但是慢慢又会出现加引号的“死灰复燃”,这次会吗?

袁宝成:实事求是讲,我现在回答的,最起码我们设计的目标,我们是不会,我也在网上看到帖,甚至有很多人开玩笑说,等熬到三个月,三个月以后再去吧。但是我们的态度这次非常明朗的,三个月只不过是对央视曝光以后对这个违法行为一个整体的,某种角度一个阶段性的一种严厉打击,但是长远来讲,甚至三个月以后,可能我们采取的措施会更加令人意想不到的措施。基本上我可以判断,我们是能够做到,就是说发现一单查处一单,你让我今天给你打包票说,永远不可能发生,一单都不可能,实事求是讲,我今天还不敢说这个话。

白岩松:我注意到,3月份的时候,你在接受采访的时候,用了8个字,叫之后怎么办呢,前四个字叫刮骨疗毒,后四个字叫依法来治理,怎么来理解这八个字呢?

袁宝成:对,既然“毒瘤”,肯定要刮骨疗毒,把毒瘤刮干净,上了药以后,把它好好地,把伤口治好它,这是我想首先要做的一件事情。我觉得如果再发生类似的重大的涉黄违法行为,我们觉得我们是有愧的,我们也对不起东莞人民,也对不起上级党委领导。从这个方面来讲,我们觉得刮骨疗毒是我们真正采取的措施。像我们市委书记徐建华同志提出来两个“一律”,什么叫两个一律,凡是发生了重大的涉黄违法行为,被曝光以后,我们的镇委书记,我们的派出所长、公安分局局长、社区的支部书记,一律就地免职,免职以后再查处。还有一个“一律”就是,凡是我们党政机关工作人员,有发现有参与涉黄违法行为的,我们也开始一律先免职再调查。

白岩松:这是头四个字,刮骨疗毒,但后四个字呢,这个依法来治理,恰恰您大学的时候学的是法律。

袁宝成:我相信一般人可能以为严厉打击就是打击就行了,但是又能说打击可以,也是依法来打击,关键是还要依法建立长效机制。所以这种情况下,我们认为就是现在涉黄违法行为,首先还是要打击组织者、利益保护者、利益有关者,对于涉黄的其他参与人员,当然也要打击,情节严重的也得处理,但是我们认为也得考虑审判也好,处理也好,教育也好,应该是多种手段,最后达到一个综合治理的效果吧。

东莞城市形象宣传片片段:不经意间,我已经爱上这里。东莞,每天绽放新精彩。

解说:“每天绽放新精彩”,在东莞扫黄风暴后,很多人注意到,一则包含篮球球文化,虎门炮台等东莞元素的城市形象宣传片,开始在广州南站等多个全国影院高铁站及电影院线放映。于是媒体纷纷猜测,是在借此消除扫黄风暴,给市带来的负面影响,为自己正名。

白岩松:就在出现了曝光这个和开始严打之后,恰恰大家也注意到了,不管是从高铁上,还有很多城市里都看到东莞了城市的形象宣传片,好多人就在网上议论了,这是不是东莞的一种公关行为,但是我们注意到,其实拍一个广告片不会那么快的,这背后是什么样的故事,是不是有那种赶紧要播这个宣传片的想法?

袁宝成:其实这个宣传片是一年多前就开始播了,里面没有当官的,也没有干部,都是来自全球的人,还有老外,全国这些的人对东来莞的一些感悟,我觉得联系起来也是正常的,但是反过来我们认为,最起码我们的初衷从没把这两件事联系过,我们本身就希望把这个城市精彩的一面展现给全国人民,乃至全球的各行各业的人民,从这个考虑所以才做这件事情。

白岩松:其实现在东莞面临一个很大的挑战,不仅仅是内部的发展,还有一个外部的形象问题。可能你会觉得委屈,我看接受采访的时候你也在说,东莞不要给去加什么称号,东莞就是东莞,讲了它很多优点,但是现在对于中国其它很多的地方,一说到东莞,有很多人会暧昧的一笑,这种联想其实就是一种需要重建的形象,您怎么面对它?

袁宝成:面对、接受、处理、放下,我到今天为止,我还是觉得这八个字就可以回答这个问题。首先就是确实东莞这个形象已经出去了,不管我们委不委屈,承不承认,你不面对不可能,人家在你面前站着,你能不面对吗,第?所以第二个就是要接受它,所谓的接受并不是说我个人不是接受这个称号本身,就是我们要接受已经被全国的一部分人,包括误会的也好,包括有意见的也好,包括甚至骂东莞的也好,大家已经是这个形象了,我们要接受这种,但最后还要处是理它。我前面讲了,其实东莞是有1700年历史的一个城市,那么悠久的文化,很多优秀的人物,自身有很多方面的好的东西,包括经济、社会,包括优秀的文明、个人,很多很多,当对东莞的误会,远远大于我们正面形象的时候,我们必须要处理好它,处理好它靠什么呢,我觉得首先把经济发展搞好。经济上去了,当然第二,把精神文明建设好。第三,还是要把社会发展搞好,最后还是要通过我们的努力,让大家逐渐地重新对这个城市有一个新的认识,新的理解。

白岩松:最后一句话是放下它,其实更难,这个放下它该是谁呢,在你心目当中,是东莞人把它放下了还是,我们也都能够放下?

袁宝成:首先作为我们自身来讲,我卸掉这个包袱,更好地轻装上阵,把工作做好,但同时,我相信随着时间的流逝,本身时间是一剂改变一切的最好的良药,只要我们工作努力了,我刚才讲只要我们把社会精神文明抓好了,自然而然一个城市会有一些新的变化,自然而然,包括全国人民在内的人,都会在一定时候的把这个形象放下掉,如果我们还是工作不好,还是像以前那么猖獗,我相信谁也不会放下它,或者谁也不会放过你。

解说:东莞,一座典型的外来务工者聚集的城市,户籍人口只有188万,而人口却达到了600多万,罗海霞就是其中一员,20岁的她,一年前只身到东莞求职,因为只有高中学历,她在一个生产音箱的企业里,从一个流水线工人,开始了自己的成长。

罗海霞:那工作经验肯定有学到的,因为从不会,开始什么都不会,然后就慢慢学,一步一步地走,走到今天也算挺不容易的。

解说:每天10个小时的工作强度,每月不到2500元的工资,除了留下300元的生活费,罗海霞的其余收入,全部寄回了老家。

记者:你觉得在这儿工作的一年多,你的收获是什么

罗海霞:反正我每天都挺开心的,我也是比较乐观的那种。

解说:和罗海霞一样,在这个工厂现在有2000多名工人,他们大多数都是80后、90后的年轻人,对于他们来说,在这里,他们更看重的是资本的积累过程。

某企业员工:感谢这边给我这个平台,因为刚毕业,肯定书本上都是理论,给我这个平台,实践操作,在第一线收集了好多关于我本身的一些经验知识,我很感谢这边。

解说:曾经,世界制造业名城的封号,吸引了600多万外来务工人员来到东莞,今天,当风波逝去,东莞该如何转型突破?2014年,东莞定下了GDP增长9%的预期目标,压力之下,这个目标能实现吗?

白岩松:发生这件事情,一定不是好事,它是坏事,但是我也能够感受到你们会有一种想法,希望坏事能够变成好事,怎么样能变才成,你们为此在做什么?

袁宝成:我觉得坏事变好事,我希望打两要个引号的,坏事本身就是坏事,你说黄是好事吗?肯定这不是好事,但是我们讲的坏事变成好事,就是这个事情本身打击得没有了,我们通过发展我们的产业,特别是我们的先进制造业,我们的实体经济,包括我们其它各类产业,产业发展起来好了,用一种新的产业去置换、去替代这些不法产业,自然而然好事就来了,所以我讲的坏事变好事,是要打引号的。

白岩松:好多人不会关注去东莞这样一个数字,东莞的常住人口自己的180万。

袁宝成:185万。

白岩松:但是现在人口加在一起千万,也就是说有800多万来全其实国各地汇集到这个城市上,得多替替他们做做解释。

袁宝成:我经常讲一句话,我说我们不能对不起他们,要善待他们,要让他们在这个城市生活得比较稳定,或者比较和谐。有将近70几万是外地非东莞户籍人在读书,这个数字在全国排第二,接近第一,那么我们怎么办,我们现在每个学生,我们都给他们有一部分财政补贴,我们的社会保险,现在也做了大量工作,我们最高外来务工人可以达到50万的医保,这在很多城市,还没有做到,最近讲的就是说,这个人口不要把它当他负担,他们是建设者,是为这个城市做贡献的人。

白岩松:对于很多人心目当中都会有一个东莞,对你来说,格外不一样,在你心中,特别希望东莞是什么颜色的一座城市?

袁宝成:我希望这个城市,就像我们东莞城市的那句口号一样,叫做“每天绽放新精彩”,具体来讲,在哪方面精彩呢?首先我觉得产业精彩,所以最近我们在这方面力度相当大,我们今年出了个实体经济发展的文件,东莞继续高举实体经济大旗,成为全国制造业的强市,这是产业活力。第二是城市活力,东莞有两支CBA的球队,今年是两个都被,一个被北京灭了,一个被新疆灭了,但是这都进了是前四名的,我们东莞宏远队是历史连续八届冠军,我们的羽毛球,有可能今年拿冠军,我们明年的苏迪曼杯就在东莞举办,所以这个城市的活力非常强,你看走到哪儿都是城市非常有生气。第三就是我们这个人民的和谐,其实现在社会我觉得最大的矛盾就是,改革开放以后,大量的农村人转移到城市,怎么样让这个城市和谐共生,达到这个城市社会的和谐共生,社会最好的发展,最后一个就是生态和谐,去年整个PM2.5是48,平均,再过两三年,我们努力一把,能够把PM2.5降到35以下,我相信这个城市,我对未来还是很有信心,我觉得也会发展得越来越好。

白岩松:要是色彩的话是多彩?

袁宝成:精彩肯定不是一种色彩,只有一种色彩的话,肯定不是精彩的,赤橙黄绿青蓝紫,我觉得每种色彩,但有色彩的都是合法的,合理的色彩,而不是违法乱纪的色彩。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第11页   第12页   第13页   第14页  
总裁养眼
品牌传播:解读柿子电器 more


24小时排行新闻 | 财富 | 总裁| 人物
48小时排行企业家 | CEO | 500强| 奢侈品
版权所有 中国总裁网 Copyright 2005-2013 cn-ceo.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30178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