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加盟分站 [北京] [上海] [杭州] [成都] [西安] [武汉] [天津] [广州] [长沙] [南京] [宁波] [苏州] [重庆] 更多>>

华为的成功是任正非设计出来的吗?

来源:网易财经  作者:  发布日期:2016-10-28 18:11:29

】  我要评论(0条评论)
来源:公众号朱宇Zoe1、 华为没有成功,只是在成长首先,如果老任看到这个标题是会举双手反对的,因为他说:什么叫成功?是像日本那些企业那样,经九死一生还能好好地活着,这才是真正的成功。华为没有成功,只...


来源:公众号朱宇Zoe
 
1、 华为没有成功,只是在成长
 
首先,如果老任看到这个标题是会举双手反对的,因为他说:“什么叫成功?是像日本那些企业那样,经九死一生还能好好地活着,这才是真正的成功。华为没有成功,只是在成长。” 所以我们这里权且把“华为的成功”定义为“华为成长过程中阶段性的成功”吧。
 
最近全国人民掀起了学习华为的热潮,华为的确值得大家学习,短短29年,赤手空拳,披荆斩棘,在一个巨头林立的全球性竞争行业杀出一条血路,到现在一骑绝尘,进入无人区,做迷航状,多么可敬可爱!华为是中国最优秀的企业,没有之一;华为是最值得国人骄傲的企业,没有之一!
 
我们学习华为,到底该学习什么呢? 这个很重要,如果学歪了,不仅成功不了,而且可能学残废,后果很严重。
 
2、 几次三番要卖掉整个华为或其部分
 
华为的成功是任正非总裁设计出来的吗? 2002年,IT寒冬,华为举步维艰。 老任决定把华为卖给摩托罗拉,价钱都谈好了,100亿美金,备忘录都签了,在三亚。签完备忘录,老任躺在沙滩上,又惆怅又兴奋,琢磨着怎么拿这100亿回贵州发展家乡经济。 结果摩托罗拉董事长被董事会炒了鱿鱼,新任董事长不认这份备忘录,收购告吹。
 
这可能是摩托罗拉历史上犯下的最大的错误,不仅自己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连带着贝尔、阿尔卡特、朗讯、北电、西门子、诺基亚等一个个倒了霉。估计现在爱立信也恨死了摩托罗拉:“当年为什么不把它买了,你这个笨蛋!”(Why didn’t you just buyit, you idiot?!)
 
据传,华为的手机业务曾经三次要卖出去,两次是卖给摩托罗拉,一次是卖给黑石、贝恩等PE,出于种种原因,未遂。 去年,华为手机事业部占华为总销售额的三分之一强,贡献了丰厚的利润,为华为在主航道上挺进提供了大力支持。
 
3、 两次癌症手术,两度严重的抑郁症
 
老任动过两次癌症手术,得过两次严重的抑郁症,严重的时候,情绪完全失控,动不动潸然泪下或嚎啕大哭,不分时间场合;让身边的同事手足无措,又尴尬,又心疼。正常的时候他就赶紧嘱咐高管,要独立决策,不要依赖他:“万一哪天我真的跳楼了呢!”老任经受的压力不是常人能想象的,常人在这种压力下就很痛苦了;更何况他的大脑比常人又灵敏很多倍,他的心肠比常人又率真很多倍,所以经受的痛苦比常人大无数倍。
 
他曾经写信给华为的党委书记及党委成员,刊登在华为的内刊上,鼓励大家要快乐地度过充满困难的一生:“我也曾是一个严重的忧郁症、焦虑症的患者,在医生的帮助下,加上自己的乐观,我的病完全治好了。我相信每一个人都能走出焦虑症和忧郁症的困境的! 世界上凡是具有奋斗精神的民族,都生生不息,富足和快乐。世界上凡是具有奋斗精神的企业,都基业常青,受人尊敬。中华民族是这样的民族,华为和一大批中国的优秀企业是这样的企业。这样的民族和企业没有理由不赢得自己应得的地位,不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老任抵抗抑郁的良方就是奋斗,为了自己,为了企业,为了中华民族。
 
几次三番要卖掉整个企业或其部分,两次得了严重的抑郁症,可见华为的成功不是老任设计出来的。 如果这样设计,也太惊险了,太不要命了。
 
4、 设计、计划的前提是信息充分
 
设计这个词到底什么意思呢?查一下百度,设计的定义是这样子的:“人类通过劳动改造世界,创造文明,创造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而最基础、最主要的创造活动是造物。 设计便是造物活动进行预先的计划,可以把任何造物活动的计划技术和计划过程理解为设计。”
 
再查一下“顶层设计”:“ 一个工程学术语,正成为中国新的政治名词。其在工程学中的本义是统筹考虑项目各层次和各要素,追根溯源,统揽全局,在最高层次上寻求问题的解决之道。”
 
为什么工程师造物可以设计而企业成功设计不出来呢?因为人类发展到今天,对于物的了解已经到了一定的程度,使得工程学成为可能。工程师们造大桥、建高楼、挖隧道、铺海底电缆,甚至发射探测器到火星。 人类对一个事物方方面面的信息知识了解得越是全面深入,就越能进行“设计”,进行“顶层设计”,追根溯源,统揽全局。
 
5、 古人的飞天梦只能是白日做梦
 
古代中国梦中最常见的一个就是飞天梦,嫦娥奔月,夸父追日,女娲补天,敦煌壁画中的神女飞天,这些民间故事反映了古人对宇宙未知世界的向往,齐天大圣一个“筋斗云”十万八千里,更是把古人飞天的中国梦发挥到了极致。 古代著述中有很多有关木鸟的记载,可见古人很早的时候就开始试图发明制造飞行器。
 
想来,他们制作木鸟时也是设计了又设计,计划了又计划了,追根溯源,统揽全局,最后却都失败了,不知付出了多少财物人命的代价,现在也无从查考。到了现在,人类制造飞机、宇宙飞船,奔月追日,不在话下,为什么呢? 因为人类对于这方面的信息知识已经足够了解了。
 
可见,只有当人类对于某方面的信息知识足够了解时,工程才成为可能,设计、计划才有意义,不然徒耗社会资源;当然,也许不能讲徒耗,因为没有这种探索,不付这种代价,人类可能永远没有办法获得足够的信息知识。也就是说信息充分是设计、计划的前提,当这个前提不成立的时候,当你不知道的东西比你知道的东西多得多得多得多的时候,设计、计划就失去了意义,甚至会给社会带来危害。
 
6、 企业成功是设计不出来的,企业家面对的人和环境都太复杂、多变
 
这就决定了企业的成功是设计不出来的。 因为企业家和工程师完全不一样。工程师打交道的是物,从事的工作都是可以通过设计、计划获得成功的,不成功是人祸。 如果一个工程师造了一条桥,掉到水里了,他得坐牢。 企业家就完全不一样,企业家打交道的是人,人类对人的了解要比对物的了解少得多得多。我们可以飞天了,却还治不好自己的癌症和抑郁症。 一方面想多活几年的癌症病人求生不得,另一方面,身体好好的抑郁症病人求死不得。
 
人这个疯狂的物种,谁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对人的身体了解这么少,对人的心理、行为了解得就更少了。一个郁金香球茎的价格可以买一个村庄,这也罢了,看在郁金香这浪漫的三个字份上:-D 可是一头大蒜也要炒就奇了怪了。最近,“炒大蒜”一词有了全新的词条释义,超越了烹饪领域。
 
除了应付无法捉摸的人之外,企业家还要应付外部环境,外部环境一样也是变幻莫测。 1992年,克林顿总统召集社会各界精英人士包括未来学家研讨未来十年的发展趋势,后来有人研究这次大会的会议资料,发现从头到尾没有出现过“互联网”这个词。而十年之后,互联网的泡沫都已经破裂了。也就是这个时候,老任无奈之下要把华为卖给摩托罗拉。
 
7、 华为没有战略
 
九十年代末,有一次吴敬琏吴老在深圳做民企调研,参访华为,问老任:“华为的战略是什么?”老任一脸迷茫,想了想,说:“华为没有战略。” 轮到吴老一脸迷茫了,老任看到吴老的迷茫,又使劲想了想,说:“如果说有战略的话,那就是活下去!”
 
吴老对华为从一开始就很看好,2006年出版的《中国增长模式抉择》一书中就专门讲到华为等深圳民营企业,认为华为前途无量,中国民营经济活力无穷。 今年四月份我和许小年教授去拜访老任前一天正好和吴老在一起,他还拿起一本今年再版的《中国增长模式抉择》,到扉页上写下“任正非先生指正”,托我带给老任。老任相当感动。 十年前吴老就强烈呼吁中国要转变增长模式,呼吁了十年,现在继续呼吁中。
 
此是后话,说回到战略,制定战略,首先要知道战场在哪里,敌人是谁,如果这两项都不知道的话,可怎么制定战略呢?1915年美国旧金山世博会上,安德伍德打字机公司骄傲地展出了一台高15英尺、长12英尺、重14吨的世界上最大的打字机,令不少人在它面前留步。 100年后的今天,小孩子如果在世博会上看到这台打字机,肯定也会留步,问大人:“这是什么东西?”
 
8、 被扫进历史垃圾堆的打字机、胶卷
 
安德伍德打字机公司曾经是世界上最大的打字机公司,肯定用了不少战略打败了其他打字机公司才爬上了这个宝座,并为了维护这个宝座制定了更多的战略,也曾经为自己的老大地位明着暗着自豪。何曾想到,还没有自豪够,就出现了一个叫电脑的东西,将它一把推进了历史的垃圾箱。 很是悲催。
 
更悲催的是,有的公司是自己把自己推进了历史的垃圾箱,比如柯达。1976年柯达的斯蒂文塞尚(Stevensasson)发明了世界上第一台数码相机,但是柯达为了保护胶卷生意,试图雪藏数码技术,结果被竞争对手拿过去,杀回来,就把它杀死了。胶卷生意,不是自杀,就是他杀,早晚一死。 柯达不明白,它的敌人不是其他胶卷公司,而是这个时代,滚滚前进的历史大潮,顺昌逆亡。
 
总之,企业家面对的人和外部环境都是纷繁复杂,错综多变,人类对于这些方面的了解的程度十分有限,当信息不充分的时候,任何设计、计划都是自欺欺人,浪费资源。
 
历史发展,大浪淘沙;技术变迁,沧海桑田;一个海啸,就可能掀翻一艘航空母舰。 煮酒论英雄,古今多少事,尽付笑谈中。2011年12月老任参加华为内部论坛并做演讲,最后说:“死亡是会到来的,这是历史规律,我们的责任是应不断延长我们的生命。千古兴亡多少事,一江春水向东流,流过太平洋,流过印度洋??不回头。”。
 
9、 华为已前进在迷航中
 
今年六月初,老任在全国科技创新大会上讲话:“华为正在本行业逐步攻入无人区,处在无人领航,无既定规则,无人跟随的困境。”“华为现在的水平尚停留在工程数学、物理算法等工程科学的创新层面,尚未真正进入基础理论研究。随着逐步逼近香农定理、摩尔定律的极限,而对大流量、低时延的理论还未创造出来,华为已感到前途茫茫,找不到方向。华为已前进在迷航中。”
 
想想也是可怕,原来一直跟着行业领队跑,跑着跑着,忽然发现前面没有人了,后面也没人了,谁知道大家会拐到哪里去呢。不过不用担心华为,知道“已前进在迷航中”,说明脑子很清楚,就不会真正迷航:-D  某种程度上,这也是老任的领导智慧,时时让组织保持危机意识、忧患意识,特别是登上老大宝座的现在。大海航行靠舵手,往左偏了,往右打舵,往右偏了,往左打舵,确保企业一直高速行进在正确的航道上。
 
当然,老任是反对危机意识这个说法的,2014年6月老任在出席华为“蓝血十杰”管理人员表彰会后首次接受国内媒体的采访,他说:“首先,外界都说华为公司是危机管理,就是我刚才所讲的,这是假设,不是危机意识。诚惶诚恐不可能成功。思想家的作用就是假设,只有有正确的假设,才有正确的思想;只有有正确的思想,才有正确的方向;只有有正确的方向,才有正确的理论;只有有正确的理论,才有正确的战略……。”
 
既然华为的成功不是老任设计出来的,那么又是怎么来的呢?且听下回分解。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第11页   第12页   第13页   第14页  
总裁养眼
品牌传播:解读柿子电器 more


24小时排行新闻 | 财富 | 总裁| 人物
48小时排行企业家 | CEO | 500强| 奢侈品
版权所有 中国总裁网 Copyright 2005-2013 cn-ceo.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30178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