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加盟分站 [北京] [上海] [杭州] [成都] [西安] [武汉] [天津] [广州] [长沙] [南京] [宁波] [苏州] [重庆] 更多>>

郭广昌:未来20年不提退休

来源: 中国总裁网  作者:虎嗅  发布日期:2013-04-30 16:40:29

】  我要评论(0条评论)
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是马云与史玉柱的老朋友。后两者前些日子相继宣布将卸任CEO,改任董事长。尽管不可能全退——尤其是马云,但也是对外摆出了一个不再在一线拼杀的姿态。跟他们同是1960年代生人的郭广昌怎么想...


20年了,再创业还是退休?郭广昌说他这么选择

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是马云与史玉柱的老朋友。后两者前些日子相继宣布将卸任CEO,改任董事长。尽管不可能全退——尤其是马云,但也是对外摆出了一个不再在一线拼杀的姿态。跟他们同是1960年代生人的郭广昌怎么想?

我们来看下他前不久在复星集团2013预算、编制及目标工作讨论会上的讲话。从中不但可以了解到他当下做企业的心态与价值观,还有他对如何掌控复星这家多元投资集团的思考。

题目即为——

20年了,再创业还是退休?

在复星20年(2012年是复星创建20周年)的时候,我们一定要选择再创业,我们一定要重新开始,我们一定有能力、有信心、有干劲,把复星带上一个新的高度。包括我个人在内,经过这几年的调整,我自己感觉蛮好。所以这里我首先恳请大家对复星集团董事会有信心,包括对我个人,也可以有信心。在这里,我承诺一点,我想通了,未来20年,我不提退休两个字。我一定会保持我的创业精神,跟我们董事会成员一起,一直努力做下去,把复星做好。

选择退休还是再创业

复星20年,一个问题提给董事会成员,其实首先是提给自己——就是选择退休,还是选择再创业,这的确是个问题。

信军大概三四年以前在演讲时,也讲到这个问题。有时候觉得很累,何必呢?也不缺什么,生活质量好像比较差,该怎么安排自己的生活?我们20年前,很年轻,现在好像也不年轻了,都45岁了,也快奔50了。有时候我听张华也说过这个问题“哎呀,那么累,何必呢?那么辛苦,又何必呢?”

这就是所谓的世界观、价值观的问题。我感觉,做企业的人完全靠钱,真的很难一直保持创业的冲动。光靠荣誉、肯定,也不是长远的。其实真正的动力,一定来自于你内心深处。你真正认为这样做是有价值的。

我最近也看一些书,学一些东西。儒释道三家讲的三句话还是蛮有道理的。所谓佛家,佛为心,就是佛家是讲慈悲为怀。的确是我们从心底深处愿意为社会做点事。你最根本的动力还在于说我为这个社会做点事是对的。如果没有这点价值观,你会委屈死。第二个,道为骨。汪总跟我最近稍微忙一点,我把高尔夫戒掉了,以前礼拜六、礼拜天,总会去打一场球,一打球就六七个小时没有了。现在我每个礼拜六、礼拜天争取给自己六个小时,用来练太极拳,然后陪小孩玩两个小时,再学两个小时的英语。就比以前丰富多了。道家,的确是一个修身的文化。人身体不好的时候的确会受很大的影响。所以我们要提倡太极拳,让大家身心健康、愉悦。第三个就是儒为表,讲究入世,讲究责任感的。所以复星从第一天开始,我们就提出“修身齐家立业助天下”,这的确是从“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来的。儒家讲的是不断学习,要入世,要为这个社会做点事情。我自己用这三点在不断的勉励自己。

做企业的人,你一定要拿出那种“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精神)——我为了把企业做好,我为了把事情做对,我真的愿意勤奋去做。我们干部的路线什么样?我们该怎么组织我们的公司?我们应该找什么样的人?董事会有一个非常明确的观点:我们一定要找那种有创业企业家基因的职业经理人。从心底里面他就有那种很强烈的动机,这个动机来自内心深处——我想努力,想做好,而不是被别人逼的,也不是为了拿到那点钱,就是真正从心底里面,我想去做事的人,而且是身体好的人,而且是会想办法的人,是一个聪明的人。这一点,真的非常重要。

我跟康岚也是一直在沟通,职业经理人,我用一个不好的词,希望大家接受,还是要“改造”。往哪边改?就是要往创业企业家的思维改。创业企业家有各种各样的,但是内心深处的那种动力如果没有的话,一定很难发展。靠别人给你装动力,那你就是一个被动的人。只有每个人都是一个发动机,企业才能更快更好的发展。不是说职业经理人不要用,也不是说土生土长的就一定好。这两者都不对。我感觉,我们每个人其实最根本的不在于你现在有没有什么,而在于你有没有一个发动机,自我发动机,有没有一种自我学习的能力。

按照我自己来说,复星就是一个典型的“三无”企业,无人才、无技术、无资金发展过来的。有的就是我们几个人,我、范伟、汪群斌、梁信军,就是我们对市场的敏锐,然后我们不断学习。那时候我们出来懂什么?接受过MBA的教育吗?汪群斌还懂一点PCR、诊断试剂。我们懂什么?要的就是一种学习力,你不断的削尖脑袋去努力、去做。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精神。所以我希望我们的干部一定要有这种精神,这种素养,然后不断学习、不断提高。

其实我自己有一种很大的压力,就是觉得你有那么多东西要做,你跟得上吗?复星能不能往前发展?为什么我提出来是创业,还是退休?这真的是一个问题,一个非常非常大的问题。因为如果我自己个人还是每天打打球、练练拳,喝喝红酒,如果这样的人生我感到更幸福的话,为什么要把大家搞得那么累呢?而且我会误了大家的前程。因为如果我们这些人都不好好做,复星一定不会好。所以我也一直在回答这些问题。我们董事会还是非常一致,大家说在复星20年的时候,我们一定要选择再创业,我们一定要重新开始,我们一定有能力、有信心、有干劲把复星带上一个新的高度。包括我个人在内,经过这几年的调整,我自己感觉蛮好。所以这里我首先恳请大家对复星集团董事会可以有信心,包括对我个人,也可以有信心。在这里,我承诺一点,我想通了,未来20年,我不提退休两个字。我一定会保持我的创业精神,跟我们董事会成员一起,一直努力做下去,把复星做好。

复星集团的定位问题

很多人问我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一直跟他们说,有选择是很奢侈的事情。你说当我们四个人一起出来的时候,就3万8千块钱,我们能养活自己就不错了。现在复星集团20年的时候,我们的确是有选择的。就是我们做什么,我们不做什么,我们现在有1400亿、1500亿的资产,我们有一个架构,我们怎么做是有选择的。

我们也曾经说多元化运营,其实我们是在做投资集团。经过讨论,大家非常明确,复星将来定位成一个立足于中国动力的全球资产管理集团。我们现在管理的资产是1400亿、1500亿。我们目标是在不久的将来管理1万亿的资产。有些资产是100%是复星集团的,有些资产是我们管理第三方的资产。现在我们大多数是我们自己的钱,是资产表里面的,未来有些钱可能会来自于我们保险资金,一步步去培养。

这样一个定位,我们未来的话,还是要按照这个架构进一步的明晰化。我们看任何一个资产,还是从一个资产管理公司的角度看,你是不是做得有效,是不是IRR最高。当然,我们还是要坚持我们是一个价值投资者,我们不是只是看一年的IRR多少,我们更看重的是长远的投资,不是说为了今年的发展,医药就不做研发了,我们更注重的是一个长远的发展。我们坚持理性的投资,我们坚持有纪律的投资,我们坚持价值投资。我们看重现在,我们也看重未来。所以,我们可能未来会回到这样一个架构,我们一步步的发展明确化。

总的来说,我们未来20年,我们还是紧紧围绕做立足于中国动力的全球的投资集团。我也相信中国未来十年、二十年还会继续发展,我也相信我们现在制订的这个战略,以中国动力为核心对接全球资本、全球资源这个战略,应该说已经形成了复星的一个独特的价值点所在。而且是为全世界所认可的。在中国,在民营企业里面,能够拥有这么一支有国际化能力、又熟悉本土的这样一支队伍,是很不容易的,是非常值得我和董事会、大家珍惜的。

“横向到边纵向到底”

第三点,面对这个明确化,我们又提出了八个字,“横向到边,竖向到底”。有人说,这又是神经病嘛。你管理着万亿资产,还要做到横向到边,竖向到底,怎么可能?首先,我觉得,以复星这20年的实践来看,凡是不能到边和到底的,都是要出问题的。Hold不住的东西,就不是你的。怎么把它Hold住?这个Hold,从太极上来说,靠你的根基。你根基越深,你就越Hold住。所以从这个角度,我们就是要围绕“横向到边,竖向到底”,要把我们的管理架构、管理基础做扎实。而这个做扎实里面,最重要的,是几条线——产业、财务、审计、反腐。

就是这几条线,我们要做强,做深,做透。当然我们自己要更辛苦,我们在问问题的时候,解决问题的时候,我们可以不要每次都到边到底,但我们一定要有到边到底的能力。在决策上,一定不要分层决策。分层管理,这是必须的。但是,我们一定不要变成隔层,不要把这个分层变成隔层,割断了,信息到你这里的时候,面目全非了。你的决策,一定不能是隔层的。我们的智慧,一定不能被分散。一个集体的决策,我们目标是什么?目标是智慧是一种集中的过程,每个人对这个决策都有贡献,而不是层层都把智慧筛掉,最后是我们最差的人跟别人最好的人在打。因为报到你这里的时候,是临时决定Yes或No的。这不叫智慧的叠加,不叫集团作战,这个其实就是拿你最差的人跟最好的人在打,你一定打不过。真正好的决策,是你真正看到第一线的战士在干嘛,你要帮助他们提供智慧,告诉他应该怎么做,虽然你没有在第一线,但你知道他在干嘛,或者他有什么事情一定向你请示。

企业大了以后,一定是跟官僚主义做斗争,官僚主义是一定存在的,无非是严重程度多少。我们现在要扁平化。怎么扁平化呢?

复星集团股东会、董事会、主要经营层和我们的控股集团(比如说地控、以后成立医药健康控股、保险)——这四个层面,化四为一,就一个层面,做决策。这四个层面,是一个决策机构,是在一起的,在一个层面里面运作。

第二个层面就是产业。地控下面就是复地,复地就是一个个项目公司了。我们要直接去关注每一块土地,我们要直接去关注产品力。这次我们跟保德信谈的时候,他们也很不理解,我第一个说,保德信你的产品在哪里,你做什么样的产品,好像就是我们高高在上就行了,反正我们成立了。不行啊,如果最高决策者不关注产品力、不关注最终的客户感受,这个企业一定是没有生命力的。所以我们要跟姚文平谈这些,还是要谈产品,谈发展,仅仅听姚文平汇报不行,我们要跟他讨论产品到底怎么样,否则我没办法决策。但是我也有好的地方啊,可能看得比你更广一些。我们还是要看这些。所以我们要高度扁平化,不能各层的来决策。

我也相信,总体上我们存在着这样那样的问题,总体上来说,我们是好的,我不希望抱怨,所以我也从不抱怨,汪总也从不抱怨,发现问题,我们就解决问题。汪总给我的感觉特别深,始终是乐观的,有什么问题,我们能解决啊。杨总,我们南钢的,面对困难,充满激情。我们是解决问题的人。无论从哪个角度,要创造性解决问题,而不是抱怨。所以所有的来复星的这些新员工,康岚要跟他们讲一句话,复星没有那么好,如果把复星想象得太好,一定错了。我们没那么好,所以希望你来。老赵我印象很深的,说一个销售公司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他说有问题,我说怎么办呢?要不要我跟他说一下?他说,说了也没用,还是我自己努力吧,我自己冲在前面吧。解决问题,冲上去,这才是真正有战斗力的人,真正牛的人。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第11页   第12页   第13页   第14页  
总裁养眼
品牌传播:解读柿子电器 more


24小时排行新闻 | 财富 | 总裁| 人物
48小时排行企业家 | CEO | 500强| 奢侈品
版权所有 中国总裁网 Copyright 2005-2013 cn-ceo.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30178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