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加盟分站 [北京] [上海] [杭州] [成都] [西安] [武汉] [天津] [广州] [长沙] [南京] [宁波] [苏州] [重庆] 更多>>

号称“浙江女首富”的周晓光 如今欠巨债357亿

来源:百家号  作者:灰鸽观察室  发布日期:2018-10-03 08:55:55

】  我要评论(0条评论)
2018年对于号称浙江女首富的周晓光来说,是个多事之秋。一个真正从草根出身,白手起家的女强人,经历了人生的光鲜和辉煌之后,如今也迎来了至暗时刻。草根成首富的传奇时间回退到1978年,那时的周晓光才16岁,放...


2018年对于号称“浙江女首富”的周晓光来说,是个多事之秋。一个真正从草根出身,白手起家的女强人,经历了人生的光鲜和辉煌之后,如今也迎来了至暗时刻。
 
草根成首富的传奇
 
时间回退到1978年,那时的周晓光才16岁,放在现在,16岁的孩子应该还在中学的课堂上接受知识的熏陶,而作为家中长女的周晓光,则已经早早离开了学堂,要靠自己的双手为父母分担家庭的困难。
 
其实自小开始,在那个需要靠劳动挣工分的年代,周晓光就已经成为了为家庭挣口粮的重要成员,虽然只是一个小女孩,但由于家庭的贫困以及弟弟妹妹的生存需求,周晓光甚至比同龄的男孩还能干活,或许就是那个年代的特殊成长经历,支撑她度过了常人可能无法忍受的7年“货郎女”生涯。
 
16岁起,周晓光独自背着沉甸甸的货品麻袋,从寒冷的东北,到温暖的南方,几乎跑遍了大半个中国,7年里,她尝遍了一个人在异乡的酸甜苦涩,只为了家中年纪尚幼的弟弟妹妹和年迈的父母亲。到1985年,在她遇到了自己人生的另一半,结束了漂泊生涯的时候,她攒下了2万块钱,并在今天的中国小商品城浙江义乌开始了自己真正的创业传奇。
 
经过10年的摸爬滚打,1995年,新光饰品公司诞生了,这个号称“中国的施华洛世奇”的饰品品牌,惠及了无数爱美的女人。从小商品批发市场最大的饰品批发商,到浙江义乌的城市标杆,周晓光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商界传奇,并当选人大代表,对于中国小商品的发展是贡献了力量的。
 
 
2017年,在荧屏热播的电视剧《鸡毛飞上天》,就是以周晓光为代表的一批创业者的艺术写照,而剧中女主角几乎就是周晓光的翻版。
 
首富成举债王,账面欠357亿
 
多年来,以饰品为依托,周晓光的商业版图已涵盖了新光饰品、新光地产、新光金融、新光互联网服务、酒店、能源等多行业,也正是由于企业多元化的通病,让这个“饰品女王”一步步陷入了困局,多行业的渗入并未带来多方位的收益,反而让企业四面受敌,新光集团陷入有史以来最大的资金危机。
 
9月25日,随着上海清算所公告的报告,周晓光的新光集团资金问题彻底曝光。根据公告显示,新光集团涉及30亿元的债务违约,两笔应偿的债务未能按时全额支付,由此开始引发媒体和债权人的质疑。
 
而实际上,新光集团的负债还远不止30亿这么简单,根据新光集团2018 年度第一期短期融资券募集说明书:
 
新光集团目前仍在存续的债券还有“16新光债”、“16新光01”、“16新光02”、“16新控01”等6期非公开发行的公司债;“16新光债”、“15新光01”、“15新光02”2期公司债;“17新光控股CP001”、“17新光控股CP002”2期短期融资券,其发行规模合计166亿元。
 
新光集团剩余的债券融资余额累计约120亿元,加上金融机构和银行的负债237亿,账面债务总额达到357亿。
 
目前新光集团总资产达800亿,以此来衡量负债额似乎还不算多,但是据相关数据显示,新光集团所拥有的受限资产就达240亿,其中多是已抵押除去的房地产、固定资产、存货等。另外多个子公司股权资产也已经质押,理论上来说相当一部分资产已经并不完全属于新光了。
 
到今年3月份为止,新光集团旗下的子公司新光饰品92.72%的股权,新光金控投资有限公司100%股权,新光贸易100%的股权,富越控股35%股权,森太农林果100%股权均已质押。另外参股的百年人寿4亿股股权也已质押,甚至当年举牌武汉中百集团的6.7%的股份也已经质押。而作为新光集团主要借力的上市公司新光圆成的股份,也已经质押了超过98%。由此看来,周晓光可以用于操作的资产也确实不多了。
 
基于此,新光集团的信用评级已经被联合评级从AA+下调为CC,而周晓光也被正式列入被执行人名单。面对各方的质疑,新光集团于9月27日召开了债券投资人沟通会,但似乎参会的债权人对于新光拍胸脯的偿债方案似乎并不满意。周晓光真的遇到了坎。
 
上市公司甩卖资产苦撑
 
其实,早在2017年,新光集团的资金流动性风险就已经显现,而能够得以度过去年的难关,也得意于新光集团旗下的上市公司新光圆成出售资产。新光圆成在2017年一年中处置了多个房地产项目资产,通过股权转让获得近37亿,暂时延缓了风险。
 
然而,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新光圆成作为周晓光房地产业务的上市先锋,从当初借壳开始就埋下了资金的隐患。2012年到2014年,周晓光举牌武汉中百,想要以资产注入的方式实现曲线上市,但没有成功,最终只获得了武汉中百6.23%的股份,这笔投资当年就让新光集团承受了巨大的资金压力。
 
2015年,ST金路的重组方案也因很多原因没有达成,最终在2016年才以112亿的代价,借壳方圆支承,实现了房地产业务的打包上市。但除了资金的代价,还签下了连续三年盈利40亿的对赌合同,而新光的房地产业务似乎并没有这么强的造血能力。
 
从承诺了业绩之后,2016和2017两年,新光圆成实现了合计28.6亿元的利润,虽然按照业绩承诺完成了指标,但是根据2017年新光圆成的年报,当年营业收入仅有20亿,而净利润就有13.57亿,净利率超过65%,这足以让碧桂园、恒大、万科等反地产巨头拜服。但是实际上,从当年的年报可以看出,净利润主要来自于出售两家子公司股权的收益,就房地产业务本身基本是亏损的。
 
今年是承诺的最后一年,上半年新光圆成的净利润只有1.52亿,面对剩余的11.4亿的缺口,将如何应对,至少从目前来看,可能性已经大大降低了。而根据今年7月份的通告,新光圆成还将收购港股中国高速传动,根据数据显示,新光圆成还要付出80-130亿的现金。
 
曾经的风光不再,在如今债台高筑的现状下,周晓光和她的新光集团将何去何从。
 
在周晓光最近的一次发声中,她曾说,自己本就从草根白手起家,什么也没有,即使让她重来,她仍然有机会再次成功。
 
但一切得来不易,希望且行且珍惜。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第11页   第12页   第13页   第14页  
总裁养眼
品牌传播:解读柿子电器 more


24小时排行新闻 | 财富 | 总裁| 人物
48小时排行企业家 | CEO | 500强| 奢侈品
版权所有 中国总裁网 Copyright 2005-2013 cn-ceo.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30178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