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加盟分站 [北京] [上海] [杭州] [成都] [西安] [武汉] [天津] [广州] [长沙] [南京] [宁波] [苏州] [重庆] 更多>>

陈建炜: 大陆台商后代接班汲取父辈经验

来源:福建日报  作者:  发布日期:2013-08-26 10:33:07

】  我要评论(0条评论)
  那几乎可以算得上是一个种苗的时代。各色光鲜少见的果蔬草木花卉品种,及其代表的组培嫁接和田间管理等系列技术优势,让登陆经营农业的第一代台商台农们,在大陆市场上罕有敌手。然而30年之后,曾经较大的技...


\

  那几乎可以算得上是一个“种苗的时代”。各色光鲜少见的果蔬草木花卉品种,及其代表的组培嫁接和田间管理等系列技术优势,让登陆经营农业的第一代台商台农们,在大陆市场上罕有敌手。然而30年之后,曾经较大的技术落差逐步被拉平,在必须同时从管理中挖掘效益的市场倒逼背景下,出于降低企业成本、保护技术优势等因素考量,这些年轻的二代台商被推上了前台。

  目前,“父子档”在我省许多农业台企中纷纷出现。登陆身份从父辈时的“老板”变成了如今的“经理”,这些村里年轻的CEO们是如何面对已然改变的市场和亟待升级的管理?

  先汲取父辈经验

  宁德市蕉城区欣怡花卉有限公司是一家蝴蝶兰种植台企。四年前,24岁的陈建炜从台湾到此做起了职业经理人,负责兰园瓶苗组培,把关培植的全过程。除了工作地域的改变,陈建炜还要适应从原本机械工程专业转为侍花弄草的职业切换。尤其是后者,可不是每天进出开着空调的大棚,去适应忽冷忽热的工作环境那么简单。

  陈建炜的父亲陈国清,是台中鼎鼎有名的蝴蝶兰培育专家,他在宁德打拼15年创立了欣怡花卉。虽然占地只有20亩,但出产的种苗却在业内享有很高声誉。如今,公司拥有100多个蝴蝶兰花种,占据市场主流的有30多种。陈建炜跟着父亲过起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的农人生活,父亲言传身教,自己也需要摸索学习。“他们没把我看作小屁孩,而是当作一个企业主来尊重。”陈建炜逐渐摸索到了蝴蝶兰培植的相关技术,获得许多人的认可。

  除了本行业技术之外,陈建炜还积极学习父辈一些经过实践检验的管理经验。比如,父亲陈国清在宁德深耕多年,兰园里的员工都是当地农户,他们吃住在兰园,陈国清视他们如同家人的管理方式,让企业员工和相关专才相当团结,很少有流失现象。此外,不管遇到大事小情,当地有关部门都会积极主动地伸出援手,尽力服务,也让他感到在宁德兴业很有支撑。

  此外,欣怡花卉的兰苗仍主打批发市场,许多客户都是父亲合作良久的老主顾,父亲把企业生产基本上交给陈建炜,自己只是负责外出联络客户等。陈建炜表示,在这个行业中,很多台商二代的状态都与他类似,“年轻的守基业,父辈四处走动,结交客户顺便旅游,这很有趣”。

  在留守的同时,建炜也尝试运用网络销售等新模式来拓展业务,并将先进的企业管理方法引入公司。虽然此过程中,两代人之间也常有理念冲突,偶尔会闹闹矛盾,但建炜把与父亲磨合的过程视为学习与成长的良好机遇。“最后决策的还是我父亲,我只是提出想法供他参考。我理解父亲的心愿,毕竟年纪大了,想早点达到目标,好光荣退休,而我还有很长的路,得一步步地走。”

  后进行管理升级

  “如果有一天觉得我不行,我父亲可以聘请别人来当经理。”黄圣闵的父亲或者说老板,是漳浦钜宝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黄瑞宝。但黄圣闵并不希望“家族企业”的思维,影响自己选择所喜欢的事业。

  毕业于台湾工业大学企业管理专业的黄圣闵,2008年初,因看好大陆农业发展的良好前景,放弃岛内的工作,到漳浦与父亲一起投资1000万元,建成一个占地30亩、专门组培蝴蝶兰种苗的基地。农业留不住年轻人才,这是让很多台资农企颇感头疼的事儿。而80后的黄圣闵为何就能在远离漳州市中心的创业园区一呆四五年?黄圣闵的回答让人颇感意外:“我不认为自己是在做农业,我是在做生意。而且我也不能要求环境适应自己,而是调整自己去适应环境。”

  黄圣闵表示,父亲有些像是传统派,育种经验丰富,凡事喜欢亲力亲为;而自己则是“激进派”,不主张事必躬亲,认为老板应当抓大放小,把主要精力放在研究市场、决策布局上面。“公司要在人才培养上多下力气,建立得力的干部队伍,分工负责,有效管理,进行团队合作。”

  “父亲那一辈人注重传统,经验丰富,但也容易被经验束缚。我们这一代年轻人,身上没包袱,敢闯敢干,对市场风向也很敏感。”黄圣闵说,他到大陆后喜欢出差,四处考察市场,“我们会根据市场的动态来规划生产,根据市场变化及时调整发展方向,注重科技含量、产品创新和企划宣传,使出全身解数吸引消费者。不是跟着经验走,而是跟着市场走,这是我们与前辈们最大的不同。”

  虽然理念不尽相同,但这对“父子兵”强强联手,很快就创出了佳绩,公司培育的蝴蝶兰种苗顺利打入上海、天津、广东等地的市场,目前年销量达200多万株。

  除了陈建炜、黄圣闵等优秀台商二代之外,在闽许多农业台企的二代掌门人,也通过交接班这种方式,对企业进行转型升级和现代管理方式植入等。如准备建造兰花博物馆的南靖瑞德兰园二代台商张德胥,对兰花培植进行精致化、产业化改造的枫江兰园二代台商吴少栋等。这些村里年轻的CEO们希望父辈植根于大陆的企业,能够在他们手上继续开花结果、香飘两岸。(本报记者 林娟 刘深魁 庄严 通讯员 李加进 实习生 夏雨晴 陈臻)

  记者手记:“此心安处是吾乡”

  东莞台商青年委员会近期做了一个关于“台二代接班”的问卷调查。调查显示,目前九成台一代仍未真正退休,尽管所有的台二代都被赋予了“超越台一代”的期望,但仅有一成台二代有把握超越父辈。另据了解,目前到福州子承父业的台商二代数量大概不到两成,虽然多已接掌企业部分业务,但顺利且全面完成交接棒者仍是寥寥。可见台资企业如何顺利完成管理权的转换交接,仍是十分紧迫的问题。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像陈建炜、黄圣闵等一大批台商二代,虽然目前已渐渐进入状态,但其与上一辈及新环境的磨合过程也颇为艰难。所以,除了企业内部交接班的合理布局及安排训练外,提供一个能激励台二代积极进取、安心创业的外部环境也至关重要。

  在这方面,除了出台相关惠台政策和优化投资环境外,应进一步完善台企转型升级相关服务和培训举措,拓展两岸青年企业家交流平台和领域,加强相关部门与台商青年委员会等组织的沟通协调,并在台商子女优先入学、驾照换证等民生事务上积极伸出援手,真正挠到“痒”处,从而使他们获得“此心安处是吾乡”的归属感,增加扎根大陆的信心和勇气。

  台二代能否顺利接班,主导因素在企业内部,而提供周到服务仍是当下相关部门可多多发力着墨之处。(本报记者林娟)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第11页   第12页   第13页   第14页  
总裁养眼
品牌传播:解读柿子电器 more


24小时排行新闻 | 财富 | 总裁| 人物
48小时排行企业家 | CEO | 500强| 奢侈品
版权所有 中国总裁网 Copyright 2005-2013 cn-ceo.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30178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