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加盟分站 [北京] [上海] [杭州] [成都] [西安] [武汉] [天津] [广州] [长沙] [南京] [宁波] [苏州] [重庆] 更多>>

凤凰网总裁李亚参加热望与冷守论坛

来源: 中国总裁网  作者:  发布日期:2017-02-09 20:01:00

】  我要评论(0条评论)
亚布力论坛现场图片凤凰网讯 2月8日-11日,第17届中国企业家论坛在冰雪小镇亚布力召开,一点资讯CEO兼凤凰网总裁李亚参加了内容创业——热望与冷守分论坛的讨论。在论坛中,李亚表示,在移动互联网大背景下,伴...


\

亚布力论坛现场图片

凤凰网讯 2月8日-11日,第17届中国企业家论坛在冰雪小镇亚布力召开,一点资讯CEO兼凤凰网总裁李亚参加了“内容创业——热望与冷守”分论坛的讨论。

在论坛中,李亚表示,在移动互联网大背景下,伴随着内容创作的自媒体化,很多媒体机构原来的价值被取代,自媒体生产内容、依据算法分发内容和社交传播内容这三大特点使内容产业产生了巨大的变化,传统媒体机构丧失了原来的主导地位。

在内容生产巨变背景下,内容分发也产生了巨变,李亚认为,内容如果单纯靠算法分发,越是情绪化的或者娱乐化的内容,越会得到有效的传播,而一些客观、理性的内容则不容易被推荐,如何避免单纯依靠算法推荐内容就显得非常重要。

李亚在论坛中表示,了解用户真正的有价值的兴趣点及甄别高品质的内容,这两点非常重要,而要实现这个目标,机器和编辑同样重要。一点资讯拥有强大的数据库,将用户画像和内容画像很好的匹配在一起,以实现更有效更具价值的内容分发,价值阅读是让阅读在娱乐之外更有价值,让读者更有价值。

李亚介绍,一点资讯的口号是首先要有趣有料,更要有用有品,如果把人的阅读喜好完全交给机器来判断,那么人就会变成机器。

对于自媒体的发展趋势,李亚认为,随着自媒体数量的增长,内容的供给被大大的增加,稀缺性在大多数领域被降低,可能只有极少部分的自媒体号找到了有意义的商业模式。大部分的自媒体可能不能在经济上达到爆富的程度,但是他有了自由和自由创作的空间,一点资讯就可以给很多小众的自媒体提供生存空间。

李亚在论坛中还回答了多位观众提问,对于知识经济的问题,李亚认为,根据一点资讯的经验,当我们能够把大数据,能够把私人定制和知识经济结合到一起的时候,知识经济就能够规模化,一旦规模化之后市场想象力就能超越我们现在所担忧的。

对于媒体行业的发展趋势,李亚表示认可罗振宇的观点,要学会逆向思维,当大家都不做内容时,我们要以最高品质来做内容服务,因为只有这样生产内容,才会有头部价值,用户才会有付费的冲动。

以下为李亚在论坛中的发言摘要:

杨燕青(分论坛主持人):咱们请李亚,李总。

(凤凰网注:在论坛开始,“秦朔朋友圈”发起人秦朔表示,今天这个时代,从媒体的角度,是一个社会化的媒体,从社会的角度讲,已经变成了媒体化的社会或者媒体化的经济、内容,这是我们生命中时时刻刻的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你所有的决策都跟这个相关,所以在今天这个时候才有推特总统,才有在2015这一年之内,可能把过去三年资本市场的起伏,在一年之内做完,因为有微信朋友圈,加速了很多行为快速的达成。李亚首先对秦朔的观点进行了回应)

李亚:我先回应一下,秦总刚才提到的这个概念,媒体化概念,为什么我们要在亚布力经济论坛讨论内容产业,现在媒体也好,内容也好,作为连接人的一个重要的路径,媒体本身就是人的延伸,在一个移动互联网赋能给个体,让个体成为了一个网络化的个人主义者的时代,机构原来的价值相当于被取代了,内容被赋能了,这时内容不光对经济,甚至对社会秩序,对一些国家的大选也带来了巨大变化,这是内容自媒体化的重要性。

另外,我谈一下对现在内容产业的理解。从内容分发和创作、传播角度看,内容创作日趋自媒体化,越来越被创业的或者自主的自媒体占据,当然现在自媒体也有一些被重新机构化的特征。自媒体要想持续生存,需要商业模式的壮大。自媒体生产内容,算法分发内容和社交传播内容,这三个特点组合到一起,所带来的是前所未有的变化。原来的一些关键的做内容分发的平台,一些既垄断了内容创作又垄断了发行渠道的传统媒体机构,确实在颠覆下丧失了原来的主导地位。

第二点,这种传播模式下生产的内容,不像传统媒体那样具有可持续性和专业性。当个体生产的内容依靠算法去分发,再通过社交去传播的时候,其特点就是,越是情绪化的越是娱乐化的内容,越能得到最有效的传播,期间通过简单的算法,根据人性,推荐内容,是最容易收获点击的。

杨燕青:所以就可以解释特朗普为什么会当选。你不能讲选民是理性的或是非理性,而是所有人是被感染的。

李亚:对,像一些客观理性全面的文章,却不容易得到机器算法的推荐,更不容易得到社交化。

杨燕青:那你觉得这种趋势会一直持续下去吗?

李亚:所以现在有了一点资讯。当我们的风险资本家,在座的有几位,如果他们在投资的时候,只是看用户规模;当我们的广告主,现在还没有上升到能够辨别真假的虚假点击、能够有更好的转化率来衡量营销效果的时候,像秦总说的,一个苹果手机用户超过了好几个安卓手机用户的事情是不存在的,如果从点击来讲,从传播率来讲,越是年轻的或者学历不高的用户,他点击的可能性更高,他去传播的机率也会大。但是有一些模式下,当我们能够更准确去找到对每个个体,对他,不仅是那些有趣的娱乐性内容,或者有料的热门新闻,更是针对他的真正工作、生活、健康、投资、教育、家庭、消费等等,推荐那些有用、有价值、有意义的内容的时候,基于这种用户画像所做的内容服务,就更有价值。

内容收费是非常重要的,从2016年兴起再到精准营销,精准的用户画像获取的价值肯定超过一个人花40分钟看无聊的短视频的价值,比如老婆暴打小三的内容,当然这种内容也是必不可少的。

杨燕青:万万没想到算吗?

李亚:当然,这也是我生活当中必不可少的内容。我认为从人性本身出发的内容是不能缺少的。我们的口号是首先要做到有趣有料,没有这些内容你没有用户规模,但在此基础上也要做到有用有品,我们提倡的叫“私人定制”,“价值阅读”。我们把推荐引擎和搜索引擎的理念和产品技术有机地融合到一起,通过搜索引擎的这种理念,我们鼓励用户主动地搜索订阅,我们发现,如果只是把自己交给机器,那就会成为一个机器,就被奴役了。

杨燕青:能不能举几个例子,通过技术的方式,怎样避免刚才说的人性其实是被某种东西操纵了,包括假新闻的泛滥,但是机器一定是往那个方向走的,我们怎么解决这个痛点?

李亚:涉及到两个问题,一个是如何了解用户真正有用有价值的兴趣点,第二是怎样甄别高品质的内容。甄别高品质的内容这点非常重要,比如说以前的优衣库事件或者王宝强事件,这是娱乐化的事件,或者特朗普的事件,更严肃的一些事件。自媒体会创作很多的东西出来,到底哪一篇关于老虎吃人的自媒体写的文章是更有意义有价值的,哪篇特朗普的文章适合年长者看看,哪篇适合年轻人来看,这时对内容品质的把握,是需要机器和编辑进行结合的。

杨燕青:更多靠机器还是编辑?

李亚:两者都需要。我们不会知道用户某一个层面的隐私,但是算法是可以知道的,部分用户每天看“万万没想到”,但是我们的产品还是通过鼓励、引导用户去搜索订阅,去表达其对哪些内容感兴趣。这时你就会发现,大部分人,当他主动去搜索和主动订阅一个频道、一个关键词的时候,他不会把那些到处可见的、无差异化的娱乐内容来作为他的搜索词或者是关键词。虽然偶尔也会有人主动搜索,但是更多时候,特别是在进行订阅时,大部分人还是选择订阅那些对他的工作、生活、家庭、健康、教育等有价值、有意义的内容。

杨燕青:那机器怎么能识别一个东西是有价值的?

李亚:一个内容是有价值的,刚才讲的是两点,一个是我们怎么识别用户是有价值的,我们通过鼓励他搜索订阅。依据一点资讯强大的平台数据,我们获得了一个非常立体深刻的用户画像,对于广告的分发有非常大的价值,能够把内容分发到受众。举一个例子“儒家民主”,这样一个很极端的领域,他找不到读者,我们就能帮他找到读者。刚才说机器算法是最能够帮助我们识别用户,编辑对于在识别内容品质方面首先会起到一个基础工作。一点资讯有十万多个自媒体号,入驻时会设置默认的评级。在此基础上,再结合动态的模型,根据自媒体所产生的内容,包括他所收到的阅读、阅读完成率、收藏率、点赞率等等,调整他的评级。久而久之我们就对内容来源的质量,以及内容所属领域会有更深刻的理解,就能够把用户画像和内容画像很好的匹配在一起。

价值阅读是让阅读要在娱乐之外更有价值,让读者更有价值。

(如何看待自媒体的发展趋势)

李亚:我觉得自媒体被赋能的同时,内容的供给被大大地增加,从经济学来讲,稀缺性在大多数领域就减少了,可能只有极少部分的、头部的自媒体号,通过内容付费找到了非常有意义的商业模式。大部分的自媒体可能不能期望都要做到上市规模,或者上千万利润,很多时候他就是生活方式的改变,原来是一家机构人,后来成为个体人,就像我们的很多作家一样,他可能不一定能在经济上达到爆富的程度,但是他有了自由和自由创作的的空间,和平台之间,成为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相互依存的关系。

(关于知识经济答问)

李亚:一点资讯独特于所有其他的新闻资讯客户端之处在于,我们更注重“脑”,这是我们的产品定位,而且是技术赋能所带来的,当你拥有360多万个关键词频道时,你才有可能去提供那些真正有意义,有价值有品位的内容。我们把首页的信息流分为三种,一种是热门新闻,一种是消遣娱乐,最后一种就是知识。知识要强调它的实用性、个性化、场景化以及价值化,从商业闭环的逻辑来讲,相当于是一个比“得到”规模更大的用户基数。

当我们能够把大数据,能够把私人定制和知识经济结合到一起的时候,知识经济就能够规模化,一旦规模化之后市场想象力就能超越我们现在担忧的。

(关于媒体行业发展趋势的答问)
李亚:2009年,凤凰网在三亚组织过一个讨论,重点讨论“价值转移”话题。我们当时判断商业价值将从内容生产者转移到了平台分发方向,从那以后,这个趋势进一步的加速,特别是在中国,我们的媒体环境确实有一些是从体制沿袭下来的,包括区域等一些制约因素,不如互联网行业具备根正描红的市场机制。内容生产的价值本身在商业化方面,确实在降低。不管是凤凰网自身,还是今天负责转播的平台,或者是新浪财经,或者是一财这样的传统媒体,实际上在投入到内容生产方面的资源资金是下降的。但是这也带来一个机会,就像“得到”一样,我跟老罗(逻辑思维创始人罗振宇)是同一天生日,1月11号我们有一个午餐,他提到,他们就是要逆向思维,大家都不做内容了,他们就要以最高品质来做内容服务,因为只有这样他生产内容,才会有头部价值,才会有付费的冲动。我想这种供给关系,经济学上面这种供需失衡的时候,总有人会发现这个机会,总能创造出新的价值出来。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第11页   第12页   第13页   第14页  
总裁养眼
品牌传播:解读柿子电器 more


24小时排行新闻 | 财富 | 总裁| 人物
48小时排行企业家 | CEO | 500强| 奢侈品
版权所有 中国总裁网 Copyright 2005-2013 cn-ceo.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30178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