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加盟分站 [北京] [上海] [杭州] [成都] [西安] [武汉] [天津] [广州] [长沙] [南京] [宁波] [苏州] [重庆] 更多>>

曾经私奔的王功权:怎么看待王石的绯闻?

来源:福布斯中文网  作者: 编辑沈祖宏  发布日期:2012-11-22 15:49:44

】  我要评论(0条评论)
福布斯:怎么看待王石的绯闻?王:但我不太敢讨论爱情,我不知道什么是爱情。我没有看到王石和她在一起,也没有得出直接的结论是他们要结婚。我前不久去波士顿的时候想找他,但他去欧洲了。我可以理解一个企业家...


福布斯:怎么看待王石的绯闻?

王:“但我不太敢讨论爱情,我不知道什么是爱情。”

我没有看到王石和她在一起,也没有得出直接的结论是他们要结婚。我前不久去波士顿的时候想找他,但他去欧洲了。

我可以理解一个企业家有绯闻大家会很感兴趣。但首先,如果他已经离婚了,这就确实完全是他自己的事。第二,我也没有看到他们说要结婚。即便真的有,他们也都是成年人了。

现在人们好像认为有钱人既不懂爱情也没有品德,就靠一点钱去混年轻姑娘。在中国的特殊时期里白手起家的企业家往往具备超常的性格和气质,比如敢作敢当,坚韧,突破的能力,宏观上把握大局微观上有操控力……要说在这样的大浪中博弈的人光知道挣钱不知道爱是不公平的。

同样,说这些女性仅仅是为了钱,也是不对的。在经济发展大潮中,(谁能)克服各种困难把钱挣到,大家(就会对他们)会多一份敬重。能挣钱的能力可能会是主要的,钱本身反而不是重要的,虽然它也含在里面。
 

如果一有富人和女孩子在一起,大家就往那个方向去定义,就有点低估了中国女性的审美,也低估了中国企业家的智商。这一代企业家是中国第一代企业家,他们拉开了中国市场经济大潮的帷幕,很多人身上都具有非常好的品质和能力。人们容易符号化地把人分类。

但我不太敢讨论爱情,我不知道什么是爱情。我们这个社会给爱情赋予了太多的责任和道德,这爱情到底纯美不纯美就不清楚了,但我清楚地知道社会需要这样,这也是人类的悲哀之一——为了生存环境而付出情感的代价,很多美好的东西被迫去屈从于社会一般价值标准。

福布斯:和投资界来往还多吗?

王:“多数是他们诚挚地邀请,我礼仪地应付。”

不多,偶尔会有人来找我,让我出出主意,以国内过来的居多。

我在IDG五年主要是投TMT,在鼎辉六年有四个领域——新能源,清洁技术,医药和医疗器械等。现在来问我的也是什么项目都有。

这里也会有一些大的华尔街的投资机构(来找我),(他们)做中国企业概念,希望了解中国企业的情况,但是我一般出于专业的考虑不做过多的评价,因为我不是特别了解情况我去评价也不好。于是多数变成了他们诚挚地邀请,我礼仪地应付。

我觉得现在企业变化特别快,整个创新行业变化也特别快,我已经从投资界退出一年半了,有些行业的情况我确实不了解。我过去经商的体会是不在一线把脉就没有发言权。(现在)虽然也有很多信息传递过来,自己也会去看一看,但煞有介事地去评论是不负责任的,特别是大家对我的专业水准抱很大的期望和很高的重视,我就更不能自以为是的乱说了。

福布斯:和鼎晖以及原同事的联系多吗?

王:“情缘尽处莫徘徊,万里天涯何处不花开?”

很少,几乎没有,偶尔在私信上问个好而已。这是我的习惯,一旦离开某个地方,尽可能和它切裂开来,避免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和误解。

我的离开也许给鼎晖造成了一定损失,毕竟我原来担任了一个比较重要的工作。但是在我离开之前半年多,我就对接替我工作的人做了安排,所以真的离开时(公司)才没有太大震荡。

我没觉得我有那么重要。我离开万通后,(与那里的联系)也都切断了,虽然关系还挺好。既然结束了一段历史,为什么要纠缠呢?就像我写过的词,“情缘尽处莫徘徊,万里天涯何处不花开?”我个人的经历上会愿意回顾,但工作上很少回顾的,过了就过了。

福布斯:怎样看国内的投资乱象?

王:“青年不要轻易介入这个领域。”

中国整个商业中自主创新的东西很少,多数人在思路上人云亦云,行业也是这样。

自从07年私募股权基金投资的退出从国外转到国内,这种混乱就开始了,这和我当初的预计是一样的。

这和我国资本市场本身的混乱是一致的,因为我们的资本市场是用权力来操控的。这种权利是容易腐败和被交换,只要权力介入市场竞争中,竞争就一定是不规范和不公平的。

同时,媒体总体比较肤浅,也在广告的利益驱动下人云亦云,不能够让人们深入思考和了解事物本身。一大堆人认为做私募股权好赚钱,急于介入,最后变成了很多人都可以去赌一下的东西。不过这是一个必须的过程。

我希望青年不要轻易介入这个领域,这个行业是需要有经验的人来做的,再加上竞争不规范,另外这个行业会把人做的眼高手低,最后他们自己要创业就变得很难。唯一的好处就是工资高,但是对于年轻人来说,工资高低不重要,重要的是是否能学到东西。

很可能中国的私募股权基金最后算下绝大部分是不赚钱的。一个基金清盘了全部关闭之后大家分到钱了才算赚钱,但现在大多数私募股权基金连第一个基金的关闭期还没到,我估计要真结账了能有三分之一的基金挣到钱就不错了。

福布斯:根据你在两国生活的体会和研究,中国的社会问题和这个国家没有主流宗教信仰有多大关系?

王:“你称老百姓有宗教自由,但重要的问题是你是否认同信仰宗教的人为社会主力。”

美国在几百年的国家化逐渐强大的过程中,无数次面临和当今中国一样严峻的挑战:贫和富的问题,自由不自由的问题,公平和正义的问题……但是能使这个民族一直走在正确道路上的最根本因素就是宗教信仰,它没有起到百分百的作用,但非常重要。

当殖民者施加压力的时候,美国人能继续往前走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种信仰。他们觉得自己是上帝召唤的一批新的子民,有这样的使命来这里建立(一个国家),并在上帝面前人人平等。这一直是主线,每当面临困难时,这个(信仰)就会凸显出来。忽视这一点肯定是不符合美国历史的。

中国的社会问题肯定和没有信仰有关系。在历史上中国一直是泛神论的一个民族,很实用。但近百年来之所以这样无疑是因为共产党,它把所有宗教当做唯心主义的东西,使宗教不能发展起来。它宣称宗教自由,也给老百姓修寺庙,但实际上重要的问题是你是否认同信仰宗教的人为社会主力。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第11页   第12页   第13页   第14页  
总裁养眼
品牌传播:解读柿子电器 more


24小时排行新闻 | 财富 | 总裁| 人物
48小时排行企业家 | CEO | 500强| 奢侈品
版权所有 中国总裁网 Copyright 2005-2013 cn-ceo.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30178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