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加盟分站 [北京] [上海] [杭州] [成都] [西安] [武汉] [天津] [广州] [长沙] [南京] [宁波] [苏州] [重庆] 更多>>

王石:基于中国文化认识我当年要名不要利

来源:凤凰视频   作者:  发布日期:2015-12-23 08:51:21

】  我要评论(0条评论)
凤凰视频专访万科创始人王石。王石称70岁到戈壁滩种庄稼去。他认为褚时健保持了尊严,表现了工匠精神。他还提到反正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是不行贿。2015年12月18日的早晨,一条消息引发轩然大波,王石首度表态,万...


凤凰视频专访万科创始人王石。王石称70岁到戈壁滩种庄稼去。他认为褚时健保持了尊严,表现了工匠精神。他还提到“反正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是不行贿”。

2015年12月18日的早晨,一条消息引发轩然大波,“王石首度表态,万科不欢迎宝能系”。一场股权保卫战随之打响,并愈演愈烈,有人说这是企业价值观与市场规则的碰撞,那么,王石所坚持的价值观究竟是什么?创立万科30年,如今股权动荡,王石是否后悔当初放弃股权的选择?

胡玲:不知道这个事情是不是真的。

王石:当时的产权鉴定吧……我是完全放弃的。你让我重新选择我还是这个选择。

\

胡玲

王石为什么如此选择,他到底是怎样一个人?

胡玲:有一个词大家一直在形容你,(说)你是特别另类的。

王石:给我三个标签吧,那我就选了个不行贿者。

胡玲:但你这个选择当时有很大的很大的争议。

王石:反正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是不行贿。我希望我的行为不是另类。

\

王石

2015年,他被胡润百富榜评为最受尊敬的职业经理人。但他始终崇拜着另一位企业家。

胡玲:他当时刚刚出狱,给你说了一句话“改革嘛,总要有一些人付出代价”。

王石:我非常感慨来讲……褚厂长他保持了尊严,他的尊严就是不放弃,不放弃未来。

早在2011年,正当他的企业稳居行业龙头时,他悄然转身,走进了安静的校园。最近,人们似乎多了几分对他回归的期待。

本期凤凰视频《前行者》,专访万科创始人王石。

Part1 王石的企业价值观

2015年12月17日,万科召开内部座谈会,王石对“宝能系”大举借债购入万科股份的行为明确说不。对于宝能系而言,这场争夺战已经没有退路,最后如果“宝能系”入主万科得手,王石作为董事局主席,但又只是职业经理人,去留也将成为一个未知数。在这个胜负难料的时刻,很多人不由想起了王石当年的一个决定。

王石:基于中国文化认识我当年要名不要利

胡玲:有一个声音就在说,为什么王石能够做到今天?我听到,我不知道是不是谣传,但是在当时深圳,万科的时候,那个年代,曾经有人问您,说:“王石,您是要名,还是要利?”当时有描述说,您沉思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说:“王石要的是名,而不是利”。我不知道这个事情是不是真的。

王石:它这个故事是这样的。就是本身我个人,我到深圳创业的时候已经是32岁了,又经历过文化大革命。从某种程度上讲对社会的认识是早熟的,因为你刚初中生嘛,就停课、参加社会组织、武斗到全国大串联。再加上我们家庭的姊妹比较多,我母亲又是游牧民族。所以很早的就是,我们小学的时候,我们都自己坐火一千多公里啊,回姥姥家走山路,那时候比较早熟的。那对这个中国的文化的认识呢,中国传统的文化是“不患寡,患不均”就是大家穷没有问题,但是不能你突然富有,所以我知道呢,那不是富有那不是利嘛,我知道你在这样的社会底下,你突然很有钱这是蛮危险的,也不是不想有钱,当然你是合法的有钱,即使合法的有钱,在这个社会的这样一个文化的,大家认同上呢,就是不管你合法非法,你非常有钱就不认同了。所以当时我进行了名和利(的选择),当然我也很想出名,就名和利上我做了一个选择。那我就选择了是“名”,“利”放弃掉。

1988年万科股份化改造,万科4100万资产做股份,40%归个人,60%归政府,明确资产的当天,王石即表示放弃个人拥有股权,直到今天王石在万科还是拥有极少的股份。

王石:万科我是创建者,但是呢,完全不把万科属于是我的,我把万科看成是个作品,这个作品呢,我只是其中的一员。

\

王石

王石:那我放弃了其他人也不好意思要,所以我是完全放弃了。就是来讲我说我不要利,实际上到现在,文化它不是一个制度问题,它是一个文化问题,问题并没有变。所以你会发现很有意思,你会发现上那个首富榜的,首富榜排前十位的,它不是个别的。本来还没有上的首富前十的时候,一切都很好。一上十了来讲,两三年之内咣当入狱了。所以它是和社会背景和这个文化背景是有关系的,所以我觉得当年的选择到现在,你让我选择我还是这个选择。

王石:反正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是不行贿

到底应该成为怎样的一个企业家,也许很多商界大佬都会想这个问题。但很少人能放下一个“利”字,而王石可以,在中国企业家圈子中他可谓另类,60多岁了还依然能保持像钢一样的身材,登山、环保、游学、赛艇,有人评价,王石这一辈子活出了他几辈子的潇洒。

\

王石接受采访

胡玲:其实我感觉从当时最鼎盛的万科的时候,你放下来,然后去攀珠穆朗玛峰,然后再去游学;然后现在再去致力于环保。其实有一个词大家一直在形容你,(说)你是特别另类的,中国的民营企业家,另类的商人,其实在环保这部分,你的另类也是非常明显的。你认不认同“另类”这个词?

王石:我没觉得我做的很另类。但是社会把我分类到另类,好吧,那我就接受这个另类了。为什么这么讲呢?你比如说,我回忆起来那是哪年呢?是《南方周末》确定一个逐梦者吧,把我作为一个逐梦者之一。当然给我三个标签嘛,一个企业家、一个登山家、第三个叫不行贿者,那我当然,我就选了一个不行贿者(的标签)。当然就显得就有点另类啊,当时我记得我获奖感言的时候我就说了。不行贿应该是一个企业家的底线,当然任何社会都会有这种贪污行贿,关键是风气。当一个社会风气来讲,不行贿都成为一个另类者的时候,我觉得这个社会出现问题了。

胡玲:但你这个选择,当时有很大的很大的争议。

王石:反正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是不行贿。当然,我很高兴是,这两年,这个反贪作为一种全面开展之后呢,一些有名的企业开始说了,不行贿是底线,我当然可能听多了,但当时来讲,我相信不行贿绝对不是万科一家,如果是万科一家你存在不住的。所以一批企业家是不行贿的,像很多清廉的官员是不受贿的。如果不是也没有今天。但是呢现在来讲作为风气慢慢开始,理直气壮站出来不行贿,现在风气慢慢向那边转,当然我是很开心的。那你说的另类来讲呢,我希望我的行为不是另类。

王石:企业要自立自律自赎自省

\

王石接受采访

胡玲:当时冯仑曾经说过,就是在现在的这样的一个,中国的这样一个(大背景下),无论是社会也好、制度也好这样的一个背景下,中国的商人名以上只有三种出路。一种就是像您一样的,我把一生所有的东西我都献给国家,还有一个部分可能就是您所说的我要名不要利。那如果是第三种的话,看到有很多的商人,都是用脚投票,那我选择离开。但是未来走下去的话,您觉得,对于中国的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商人来说,还有没有第四种的路可以走出来呢?

王石:冯仑是我很敬佩的一位企业家,我们也是很好的朋友。但是说未来企业家的出路来讲,他是比较典型的第三种。当然我还有更多的选择,我觉得社会进步很重的一个(特点)来讲,就是更多的选择,而不是更少。社会进步是包容,而不是不容忍,那这是社会的一个进步,那你可以有更多的选择。实际上企业家,无论你选择你是转换角色,旋转门,从著名的企业家到从政,还是你是当职业经理人,比如我选择来讲,我是没有再(转换),我当职业经理人;或者再选择来说,你离开这个社会,这是各种选择,但是更多的来讲,本身要反省文化背景。

王石表示,在中国的工商业界本身有一些问题,比如变质的政商关系,买官现象的出现,让企业家在中间扮演了不好的角色转换。

王石:那更多来讲,我们能不能从工商界的本身来讲,就是我们是不是按照现代工商业企业的要求,我们自立,我们的自律。如果我们不自律,要得到尊重就是不可能的。第三来讲,是我们的奉献,所谓奉献现在就是企业公民。所以你这几个方面呢,自立就是更多的事情呢,你按照法律限定的(容许的范围)。受贿呢首先它还有一个行贿啊,没有行贿哪来的受贿,我想这种行为什么时候都不可避免的。但我们不能成为一种风气,成为一种理所当然。所以首先我们的主流不应该有这样的做法,那就是我们的自律,我们不要主动的说一定要勾结要自立。第三点来讲我们对社会的责任。这点首先你要讲,我们叫自救也好我们叫自赎也好,我们就不要从制度检查,更多的来讲,制度你怎么样你对我们不公平啊,你对我们打压啊,就是企业自身的自我的自省、自我的完善,我觉得对未来显得更重要。所以更多的企业家应该是自身的反省。应该是选择更多,应该主动的一些。我是这样看,所以在对未来来讲,我是比较乐观的。

王石:反贪的重点不是民营企业家

在十八大以来的反腐风暴中,百余名省部级干部落马,他们落马的同时牵连出不少与之关系密切的企业家,一些人的锒铛入狱,也给其他企业家敲响了警钟。

胡玲:就像您说的无论自己的财富,一夜之间我们就可以被完全的拿掉,那现在这种安全感你觉得是增加了吗?

王石:至少从现在来看呢,我们看这次尤其这两年的这种反贪来讲呢。你会发现既然是反贪反贪嘛,你受贿就有一个行贿嘛,也牵出了一些企业家在这个“双规、双指”的这种情况下,也都被限制了一段。但是基本你会发现呢,企业运转呢,基本上没有什么影响。更不要说通过这个活动把他财产没收了。反而我感到了这个重点呢,更多对于民营企业家来说,是污点证人,而不是要怎么样来治理你。这样呢,你来污点证人证明了的,很快就解脱了,继续你的运营。但是并不等于我们民营企业自身没有问题。但是显然这回重点不是来对民营企业家的,但是我们一定要清醒:并不等于说,有一天不会对你的问题来进行(追究),因为法律面前你有问题也容忍你的。所以我还是提那个我们如何自身的自省、自我更新、自我面对未来。

王石:褚时健保持了尊严表现了工匠精神

自身自省、自我更新、自我面对未来,如果说非要找到一位完全经历这三个过程的企业家的话,那非王石的老朋友褚时健莫属。

胡玲:其实您在一个公开场合也特别谈到,当时03年去见褚橙的时候他当时刚刚出狱。给你说了一句话“改革嘛,总要有一些人付出代价”。当时您听完那句话之后,心里面是什么样的感觉?

王石:我觉得就是褚厂长的胸怀嘛,感觉到非常大气。就是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

胡玲:不记过往。

王石:关键是面对未来嘛。时间证明之后那12年过去,你提到03年,他又创造了褚橙这个品牌嘛。而且他也加入了这个民营企业的行列,原来更多从某种角度来讲,他是国营的这个体系是在做嘛。反而经历这个挫折之后,他是被动的进入这样一个民营企业行列。当然你说从头开始呢,也不准确,毕竟他经历了这么多年,带了这么多徒弟,使那么多人受益,所以他10年(牢狱)出来以后,很多人愿意帮他的忙。很多人愿意(帮忙),实际上就是说你不用担心你晚年的生活,但是他不甘心这样,他也不愿意。所以在周桦专门写的《褚时建传》的时候,我也写了一个前言。前言当中我非常感慨的讲就是“褚厂长他保持了尊严”。正因为受了这么多的挫折之后,他的尊严主要来讲就是不放弃,不放弃未来。

那么大年龄再重新做起,再创了个品牌,而且这创业表示了他有这个能力,他的匠人精神、他不依靠别人,而且他在如何面对过去了经历挫折,都是风轻云淡的。我觉得这个社会上呢,我们每个人、每个企业、每个家庭,如何认识我们过去的遭遇,人家对不平的遭遇怎么去看待?怎么更多的面对未来?在他身上看到了尊重、看到了中国企业家的未来。

王石:企业家被判进去看他们是一种鼓励

王石心目中的企业家尊严,是褚时健那种不放弃的坚持。同时,对于那些与褚时健类似,曾犯错入狱的企业家,王石也给予了关注,鼓励他们以后继续创业。

胡玲:其实您谈到尊严这个词,是什么样的事情让您一直动用自己的无论影响力也好、各方面的部分去帮助很多入狱的中国的商人?然后去保护一片中国的这样的一片商业经营的精神?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让您一直再不停的坚持这件事情?

王石:实际上来讲逻辑很简单,当时你比如,我去看牟其中,这个同病相怜嘛,惺惺相惜嘛。它就是这样,因为也都是工商阶层嘛,那他出了问题你去看看他也说不定明天谁来去看我了。你不知道,这是第一个。第二个本能来讲你关心他来讲,他还是要出来的,出来就要做事,你去看看他总是给他一种鼓励嘛。假定来讲,我假定我在里面,有人来看也对我是个鼓励嘛。说来实际上没有你说的那么一个责任,一个担当啊去做,没有的。本身来讲你看他也是看自己。就是很简单,我记得很清楚,我去看时,安排(行程)的是兰世立,当时的一个湖北的首富,他陪一块儿我去看。到后来我通过另外一个企业家,安排去看他(兰世立)。当然,我不是说他们就冤枉,就是假定他触犯了法律,他被判进去了。那总要给他一些鼓励,他出来创业,就这么简单。

Part2 攀登学术高峰

王石:辉煌过成功过要给年轻人更多机会

2011年,正当万科稳居行业龙头的时候,王石却悄然转身,走进了美国哈佛的校园,成为一名拥有教授般年龄的学生,背着书包,匆匆行走在哈佛大学的校园里。

王石:在往前走呢,就到了哈佛的小区了……我们背后的这面呢,是哈佛的主校区。

走进哈佛,王石想要的是什么?

胡玲:我觉得因为大家原来在想,王石去做了这么多这样的事情。原来大家以为去选择留学那么可能你要是给20岁的年轻人做一个榜样。最后似乎发现王石好像给中国60岁以上的这样一个男人阶层做一个榜样,但是慢慢一路观察您走的路,您似乎是要做一个全民版榜样?

王石:它是这样,你说作为一个榜样来讲呢,应该是没有用的。因为本身我去出国去留学本身,这是一个圆自己的梦。至于从榜样来讲,完全是恰恰相反,因为我这个年级恰恰是一种疏离,就是和这个主流社会疏离。

什么意思呢?你也辉煌、你也很成功了,当然这个过程并没有结束。但是你再往后发展无论是万科还是整个企业行业来讲,应该更多是下一代,更多是(看)年轻一代。希望在他们身上,我们社会资源就是这么多,你完全是年纪大的第一代创业人,你始终是站着聚光灯的中心来讲,当然年轻人机会少,你给他们创造锻炼机会是不利的,让他们发展是不利的。所以更多来讲我是来和这个社会疏离,我自己是自我这样完善,这样一个自我的一个过程。

\

股权

但没有想到我到了哈佛之后,就国内那时候也有很多政府官员的培训班,也有更多的企业家,甚至个别的不是培训班的,就是专门跑到哈佛去找我。这个就是让我没有想到的,就是刚才你说的,哎,觉得你的行为给我们一种正能量,给我们很多启发。这个我是没有想到的。因为原来我说,这就是我个人的一个,从某种角度来讲是二线生活。所以到了剑桥之后呢,就组建了这个深潜培训班。就是你们来讲,觉得是我这样的因为本身,对你们是一个正能量、一个积极的方面,那我说好吧。

Part3 环境保护的前行者

如果说在个人进退中,王石无意中传达了一种正能量,那么在环保议题上的主动呼吁与实践,让他成为了这一领域的前行者。参与创建阿拉善生态协会,率领中国民营企业参加联合国气候大会,从根本哈根到华沙、到利马,再到今年的巴黎气候变化大会,作为中国低碳企业联盟代表,王石的用英文发出了中国人的声音。

It’s my honor and pleasure to join the discussions,gonging green for sertain.

我非常荣欣与大家共同讨论,坚定走向绿色。

王石:对于环保没有一个人说不应该这样做

胡玲:有关于气侯变化的问题、环保的问题……有没有说想放弃,或者说这个部分自己没有办法仅凭一个企业家、一个商人之力去推动的时候。

王石:那不会,他是这样,我们刚才讲了能力嘛,能力的表示。就是某种(时候)确实来讲,首先一定是要有个假定前提,说你首先你应该不应该这样做?实际很多人来讲对于环保、对于绿色,大家没有一个来疑问说不应该这样做。问题来讲,什么时候?是今天、是明天、是后天?比如中国人来讲,过去概念来讲,你说的07年、08年它非常明确说中国做环保、中国做碳减排;第一来讲说这样的不公平啊,你们工业发展国家排放了200年,我们才排放30年现在我们就来承担这个责任减排,这不公平啊。对不对?我们先发展,我们说再排放20年,我们再来管不晚啊,这是一个当时很明确的一个主流的观点。

第二来讲还平均啊,我们虽然现在排放我们第二,那个时候我们第二。很快预计可能3年,4年之后我们就超过美国成第一大排放国了。但我们十三亿人口,我们平均下来和你比,我们是你的十四分之一啊。

胡玲:咱中国不能人均,一旦算人均这个东西就没有办法比较下去。

王石:就是两个逻辑说,第一是公平第二个是人均。但是我的观点来讲未来你能不能持续?当然你说未来的事情,我们还没来呢。我想可能,什么是能力?能力来讲你不能仅看到今天我在(为)未来做准备,我的企业不仅今天能发展好,我未来也能做好。

王石:70岁到戈壁滩种庄稼去

胡玲:就是我始终觉得作为一个有担当的人他始终会想给后面留下一个东西,对于王石来说,未来会给自己划定一个什么样的人生格局?

王石:实际上来讲就是60岁到70岁的一个我的理想:就是在中国办一所大学嘛。实际上这已经是大学的成人可持续的培育的,这样一个胚胎也好,你说叫初级阶段也好。开始从一个月延长到半年,在往下面延长就是一年,可能下面可能两年,就是成人可持续教育。这个基础上呢在往下办呢,就是本科班的,更长的。因为咱们都是五年。那是哈佛MIT,实际上在MIT很有意思的,你在哈佛注册你就可以停车了。

胡玲:有时间去那面听课。

王石:还是在MIT听课,拿着哈佛MIT的资源,再加上剑桥牛津的资源。在慢慢的资源建立起来,就是这个大学,预计明年第一个学院就是体育学院。这个你没想到吧。

胡玲:真没有想到。

 王石:第一步来讲,这事下一步的计划。当然其实70岁之后受这个褚时建先生的影响吧。还是到戈壁滩上去种庄稼,因为中国未来可能还是食品安全、粮食安全还是很大的问题。中国呢又可耕农面不是很多,中国人口也很多。当然以色列现成的这种,戈壁滩沙漠上种庄稼的现成的这种技术,这种经验吧。实际上我计划明年到以色列,为什么估计两年啊,一方面还有一个宗教方面的课题的一个学习。再一个来讲就是学习利用高科技来农业方面的滴灌了、育种啊大棚种植技术啊,为70岁之后做准备。你说的最快的计划来讲,就是褚厂长的这个榜样在那里嘛,70岁到戈壁滩种庄稼去。

胡玲:所以说等你70岁以后,我们大家都吃上王石大米。

王石:不一定是大米,是什么东西我不知道。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第11页   第12页   第13页   第14页  
总裁养眼
品牌传播:解读柿子电器 more


24小时排行新闻 | 财富 | 总裁| 人物
48小时排行企业家 | CEO | 500强| 奢侈品
版权所有 中国总裁网 Copyright 2005-2013 cn-ceo.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30178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