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加盟分站 [北京] [上海] [杭州] [成都] [西安] [武汉] [天津] [广州] [长沙] [南京] [宁波] [苏州] [重庆] 更多>>

世立: 老板再大没有用 处长都能搞死你

来源:新京报  作者:  发布日期:2014-02-18 09:14:46

】  我要评论(0条评论)
兰世立17日在武汉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对话时间:2014年2月17日对话人物:兰世立,1966年6月生,中国东星集团有限公司总裁,原中国最大的民营航空公司东星航空总裁。曾为湖北首富。2010年4月,被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原湖北首富兰世立:狱中举报袁善腊是迫不得已
兰世立17日在武汉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

对话时间:2014年2月17日

对话人物:兰世立,1966年6月生,中国东星集团有限公司总裁,原中国最大的民营航空公司东星航空总裁。曾为湖北首富。2010年4月,被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以逃避追缴欠税罪,判处4年有期徒刑。

对话动机:2013年8月,《福布斯》湖北首富兰世立服刑3年9个月后出狱。

兰世立入狱前被认为是“张扬高调,桀骜不驯”的明星富豪,因为东星航空停飞罗生门,兰的商业帝国分崩离析,本人锒铛入狱。

此后,他在监狱内写出遗书,监狱内举报时任武汉市常务副市长袁善腊。一直为自己的官司和东星航空破产案鸣冤叫屈。

但在出狱后这半年里,除开不久前因为官司短暂面见媒体,兰世立一直保持低调。

服刑四年,他有何经历?

东星航空煊赫一时,随着兰被控制,东星航空随即被破产清算。超百亿资产化为乌有。他如何反思当年的东星败局?

作为曾经的湖北首富,他又是如何思考未来?

17日,兰世立首度直面媒体,接受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

兰世立:东星航空破产不是因为我财务激进

 

数年前,兰世立去法国出差,他一定要住18万元人民币一晚的巴黎四季酒店。这一次,兰世立住在湖北省高院附近一个没有星级的小酒店里。

一个标准间,也兼做他应对19日将在湖北高院开庭的东星融众股权质押融资纠纷案的办公室。

17日,兰世立扎着衬衫领带,一身深色西服正装。在指挥着十几个员工办理各种起诉材料。有的员工是东星留下来的老人,有的是新招聘的生手。兰世立在电话里耐心教生手怎么和政府部门打交道。挂了电话,他苦笑着摇摇头。

入狱前,他留给公众的形象则是独裁专制,雷厉风行。

兰说话依旧语速很快,喜欢辅以手势。和新京报记者四个半小时交谈中,兰神情高度专注,始终微笑,偶然流露出一种小个子特有的狡黠和调皮的表情,叙说东星败局,仿佛在说一件他人的事。

他说,07年有个企业家聚会,大家写各自的墓志铭,他写的是:庆幸这辈子没干过一件后悔的事。

“如果现在还要我写墓志铭,还是这句话”。

1,谈狱中经历:举报袁善腊是迫不得已

新京报:你出狱这半年来,一直很低调。主要在做什么?

兰世立:主要是陪家人。拜访朋友。我在狱中这些朋友给了我很大支持,希望向他们致谢。另外也征求这些企业家朋友的意见,我未来的路怎么走。

新京报:有无具体的目标了?

兰世立:有,肯定有。但商业上不方便现在透露。到时一定让关心我的人大吃一惊。

新京报:去年民营航空业国家又开放准入了。在这个行业你栽了这个大跟头,还会进入吗?

兰世立:一切皆有可能。我快从监狱出来时,就想了两条路:第一条,退休养老。第二条,继续干,复兴东星。

现在我已经选择了第二条路。

新京报:服刑期间听说你一度病危?

兰世立:是两度。

新京报:你是被判刑的犯人,为何还要在监狱里举报原武汉市常务副市长袁善腊?

兰世立:我是迫不得已。当时我在狱中情况很糟糕。被严管。有12条禁止,取消了一般犯人的权利。期间我两度病危。当时心跳只有30多,血压降到40多。9个月靠打盐水和葡萄糖维持生命。

你想我一个犯人和高官斗岂不是以卵击石?被判刑后我就开始忍了。但后来我是无法生存了,只能拼死一搏。

所以我写了遗书,向有关部门做了举报。之后,我在监狱里面的境况就好很多了。

新京报:湖北省纪委已经做出调查结论,认为袁善腊没有问题。你还会继续举报吗?

兰世立:此事还须再议。我现在要集中精力打官司,拿回属于我的资产。未来东星的事业还要发展,现在没有必要浪费精力搞江湖恩怨。

新京报:狱中主要做了什么?

兰世立:我进监狱就一直在申诉。监狱里申诉被受理可能性很小,但我很快就被受理了。然后是学习法律,研究我到底有没有犯法。

我现在是被以逃避追缴欠税罪判刑的。但这个罪是个结果罪。要有三大要素:欠税,转移隐匿资产,人找不到了。我是欠税了,但这是个民事问题。我公司账上当时还有2个多亿现金。法院指定的破产管理人还出了证明,证明我的公司钱是够的,不存在缴不上税。而且后来我的税缴了。但还是被判了。

新京报:对此案有无打算申诉?

兰世立:还是上面那句话,此事再议。

新京报:听说你服刑期间,王石去看过你?

兰世立:王石去了。给了我很大的帮助,主要是精神上的鼓励。

王石说,他代表中国企业家群体来看我。他说,你的事,公众都知道,你的经历是一种磨难。也是财富。我们都支持你。未来会继续支持你。

2,谈企业经营思路:我不是一个财务激进的人

新京报:服刑前,你曾在一些创业培训班上表达你的经营理念:有一千万就做一个亿的事情,有1个亿,就要敢做100亿的事情。从外界分析东星破产的肇因看,很多人也认为是你的财务非常激进造成的。你现在回头看,有无反思?

兰世立:我强调的意思是,企业家要敢于做大事。但我在具体财务上并不激进。东星航空负债率很低。航空公司都要租飞机,东星航空除开有4个亿的应付账款,并没有什么外债。我现在出来了,你看我是不是债务缠身?

新京报:怎么证明你财务不激进?

兰世立:我在湖北做东星,18年不倒。如果激进,会做到18年,一步步发展大吗?当初我修纸贺收费公路,派人24小时在路上计算车流量,那是东星当时最大的一笔投资,我非常谨慎。

新京报:有媒体报道,当时公司飞港澳的线路一个飞机上没有几个人,你还坚持要飞,要上规模。烧钱很厉害。

兰世立:航班偶然出现上座率低是正常的。任何航空公司都有出现。但东星当时综合的上座率是很高的。可以达到70—90%。

新京报:还有消息说,你并不听请来的航空行业高管的意见。独断专行,自己设计航线。也是造成经营困难的因素?

兰世立:我聘请的航空业高管都是管机务和运行的。公司市场,发展这些是我亲自在做。东星当时的航线设计是非常合理的。我们9架飞机,分别从武汉,郑州,广州三个地起飞,搭配合理。

东星第二年就盈利,全世界也没有。如果是我经营不好,高盛愿意拿一个亿美金进来入股?这样的顶级投行,都是要拿数据说话,拿业绩说话的。

还有谣言说我不懂航空,硬把飞机刷一遍紫色油漆,增加了十几吨油漆,加大了飞行耗油量。这些可能吗?我的飞机都是新的,出场就刷成紫色,不是我在白色底色上刷的。而且刷一遍油漆有十几吨吗?

那些谣言都是我进去后,一些人编造的。造成一个东星经营有问题的故事。然后让央企来接管东星。

新京报:你曾公开表达自己的经营理念,老板独裁,股权单一。有利于高效决策。现在遭遇这一系列挫折,有无改变?

兰世立:不会变。我独裁,要看员工接受吗?如果大家都接受,公司做大了,有什么不好?就像新加坡那样,大家接受,有什么不好吗? 

至于股份情况,中国自古是一个人挑水吃,二个人抬水吃,三个人没水吃。我的理念不变。

新京报:听说,你在狱中时,你的家人曾为东星进入航空这个烧钱很厉害的领域后悔?

兰世立:那是误传。我的家人没有后悔。我也从不后悔。如果还能重来,我还会重新原路走一遍。

新京报:不害怕再次被抓,再次破产?

兰世立:东星案有偶然因素。就像我们走在路上会被抢劫一样。不能因为会被抢劫就不上街了。

回头看,如果能重走一遍,我还可以原路重组,我一直不认为是我的经营出了问题。只不过要小心避开抢劫的。

 本文来源:新京报 作者:杨万国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第11页   第12页   第13页   第14页  
总裁养眼
品牌传播:解读柿子电器 more


24小时排行新闻 | 财富 | 总裁| 人物
48小时排行企业家 | CEO | 500强| 奢侈品
版权所有 中国总裁网 Copyright 2005-2013 cn-ceo.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30178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