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og

我要加盟分站 [北京] [上海] [杭州] [成都] [西安] [武汉] [天津] [广州] [长沙] [南京] [宁波] [苏州] [重庆] 更多>>

史玉柱:我想让游戏更好玩

来源:  作者:  发布日期:2008-01-28 01:03:00

】  我要评论(0条评论)


作者: 徐瑾  出处:中国经营报

 他的市场直觉非常好,总能迅速找到行业爆发的时间点,并以最为快捷和高效的方式获得成功,他颇具争议,被人称为“史大仙”。同时,他的商业行为则饱受争议甚至引人厌恶,被人称为靠挑起战争而发财的“军火商”。
');

  他是中国企业家中最具争议性的人。他的市场直觉非常好,总能迅速找到行业爆发的时间点,并以最为快捷和高效的方式获得成功,被人称为“史大仙”。同时,他的商业行为则饱受争议甚至引人厌恶,被人称为靠挑起战争而发财的“军火商”。

  他相信自己每一波高峰之后注定面临一次考验生死的转折点。2007年将史玉柱及巨人带到了一个新的高峰,也许现在,他处在新的转折点。

  《征途》的问题不关乎商业伦理,而是商业模式

  主持人:网络游戏《征途》一直饱受争议,而且上升到商业伦理的高度。最近一篇题为《系统》的报道反响很大,文章通过一个曾经沉迷于《征途》的女玩家的视角,描述了《征途》以道具为饵,引导血腥、暴力和金钱至上的做法。也有人因此称《征途》为人民币游戏。这篇报道你看过吗?你怎么看这种观点?

  史玉柱:我没有看过这篇报道。出现这种情况不是我的问题,而是商业模式的问题:网络游戏过去是靠时间升级的,现在是靠卖道具升级,这是韩国人发明的模式。将这个模式发挥到极致的是《热血传奇》,它的人均消费远远超过我们。

  而这个商业模式又是整个行业的问题,不是任何一个人的问题。如果说在这个问题上有什么要说的,我会说是中国人学了韩国人的模式。

  我一直在努力创造网络世界的平等,否则不可能350万玩家里有280万是非人民币玩家,可以在游戏里一点儿不消费还能玩得不亦乐乎。我认为在平衡人民币玩家与非人民币玩家方面我是做得最好的,连同行都在抄我们,但外界居然认为这是我做得最差的一点。

  主持人:虽然在网游里,杀人并非真正的行为,但虚拟世界就应该放纵暴力吗?而且人民币玩家现在也充满怨意,《征途》有绑定的规定,玩家的装备和“银两”只能自用,不能交易,甚至不能丢弃。这让玩家觉得这个游戏处处都是花钱的陷阱,甚至自发组织了一场针对系统的“静坐抗议”。

  史玉柱:关于暴力,只有没玩过游戏的人才会这么说,玩家不会有暴力的感觉。在现实社会,杀人就意味着让一个人丢了性命;但在网游里,被杀了啥都丢不了,而且我们游戏中就没有“杀”这个字,我们只有击昏,击昏一秒钟之后又可以站起来。大家在混淆现实中杀人和网游中杀人的概念,在网游里被骂一句比被杀一次还厉害,这完全是两码事。

  关于绑定,现在免费网游哪一款不是这样做的?这涉及到收益,绑定是针对软件公司。网游只是一个利用互联网技术的娱乐而已,它的判断基准是玩家是否喜欢。就像电影,不能用政治教科书的要求去衡量它,没有人会去指控电影中的惊悚片。这些都是应该出离道德层面的,作为一个娱乐行业,这些东西是不成立的。

  主持人:听说你女儿也很喜欢玩游戏,你会让她玩《征途》吗?你觉得虚拟世界和资本应该有道德吗?

  史玉柱:她出国了,出国之前玩。在合乎法规管理之下,让玩家充分娱乐就是游戏精神。企业对社会的最大贡献就是创造利润,而道德呢,我觉得是一个企业必须重视的。我们为什么一直被媒体质疑道德呢,是他们把现实和虚拟混淆了,就像前面提到的暴力的例子,两个世界的规则不一样,游戏里的规则也不会映射到现 实,中国上千万的玩家都是好好的,都是不犯罪的。

  网游的确也有负面的东西,比如沉迷,但所有这些都是整个行业共有的,我们没有比别人多一点儿不健康的东西,我们还是唯一严格限制未成年人的游戏,其他公司一般未成年人占到60%,而我们不到1%,我们在这方面工作做的是最多的,如果放开至少还要增加一百万人,但是我不会这么做,因为我知道这个社会对我的要求比对陈天桥和丁磊的要求要高。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第11页   第12页   第13页   第14页  
总裁养眼
品牌传播:解读柿子电器 more


24小时排行新闻 | 财富 | 总裁| 人物
48小时排行企业家 | CEO | 500强| 奢侈品
版权所有 中国总裁网 Copyright 2005-2013 cn-ceo.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30178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