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加盟分站 [北京] [上海] [杭州] [成都] [西安] [武汉] [天津] [广州] [长沙] [南京] [宁波] [苏州] [重庆] 更多>>

浙商黄伟从不接受采访:190亿媲美潘石屹

来源:环球企业家   作者:  发布日期:2013-06-17 22:28:01

】  我要评论(0条评论)
文|《环球企业家》记者林邑新湖系最近引人注目的消息,都和金融资产的买卖腾挪有关。2月20日,新湖系旗下两家上市公司之一的哈高科发布公告,公司控股股东浙江新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将其持有的、进行了质押的股份...


 



文|《环球企业家》记者林邑

新湖系最近引人注目的消息,都和金融资产的买卖腾挪有关。

2月20日,新湖系旗下两家上市公司之一的哈高科发布公告,公司控股股东浙江新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将其持有的、进行了质押的股份办理了解除质押手续。新湖集团股份目前拥有哈高科17.58%的股份,解除质押的占其所持股份的86%。

公告一出,市场上便纷纷断言,哈高科的重组大幕已经拉开,新湖系核心资产之一的湘财证券将借壳哈高科上市。

在新湖系的母公司浙江新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网站上,两家上市公司新湖中宝、哈高科以及湘财证券被认为是集团的核心资产。房地产和金融业排在集团几大主业前两位,其他还有矿产和生物制药等。

为了确保新湖中宝房地产业务的优势地位,新湖系在2010年就对哈高科旗下的房地产业务进行了剥离;2009年,新湖系甚至不惜废弃了一个名为“新湖创业”的上市公司的壳资源。而这几年,哈高科也基本处于保壳状态。

如果哈高科重组,新湖系一直致力打造的“地产+金融”的资本平台最终架构起来:房地产主要注入新湖中宝,而旗下日渐增多的金融业务则放在哈高科这个平台。

然而,这个方案目前只是停留在外界的揣测中。

哈高科的重大重组并未如预期那样进行,新湖中宝倒是加大了金融资产的注入步伐。

4月底,新湖中宝宣布将竞买温州银行最高达3.75亿股增发股份;5月中旬,新湖中宝宣布将以8.73亿的价格清仓它所持有成都农商行的全部股份。在当前的金融监管规定下,此举显然是为其最终成功认购温州银行股份铺路。

此外,经过多年积累,新湖中宝还持有盛京银行、吉林银行的股份,还参股了新湖期货、锦泰财险、湘财证券、长城证券等近10家金融机构。

新湖中宝以房地产为主营业务的上市公司面目日渐模糊,哈高科的未来不得而知,湘财证券和新湖系旗下的其他金融资产、矿产、生物制药等多元化产业到底怎么布局……一手打造新湖系的黄伟最清楚,但这位神秘的资本大鳄,非常低调,从不接受任何访问。

目前,唯一能确定的是,以资本运作起家的新湖系,通过转战房地产市场搭建起新湖系的基本框架之后,再次把资本市场当做自己的主战场,它的资本版图仍处于变动中。

房地产“造系”

2006年之前,新湖系在资本市场的标签就是“房地产”。房地产,成为酷爱围棋的黄伟在造系过程中最重要的棋子。

1994年,黄伟先后创立新湖系母公司——浙江新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新湖集团)、宁波嘉源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宁波嘉源)、浙江新湖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新湖房产)。新湖集团既拥有宁波嘉源99%的股权,也是新湖房产的第一大股东,持有98.2%的股权。

1996年,新湖集团成功取得温州瑞安的外滩工程的开发权。自此,新湖集团从房地产业掘取了第一桶金。从房地产项目中取得成功的新湖集团,从此也和房地产业结下了不解之缘,并将其视为主要业务发展领域。

短短十年时间里,新湖集团发展成以房地产为主业并拥有近20家房地产开发公司的大型企业集团。集团以浙江为基地,扩张的触角伸向了上海、安徽、江苏、山东、辽宁等全国各地。

业内普遍认为,黄伟打造“新湖系”的资本运作方式并不难把握,基本上都是先通过其他公司收购上市公司股权,然后逐步将上市公司资产置换并将主营业务转为房地产。

1997年至2000年,宁波嘉源陆续受让绍兴百大(新湖创业前身)股东所持29%的法人股,正式入主“绍兴百大”,成为实际控股股东,并将其改名为“新湖创业”,关闭其原有的商业零售业,将新湖旗下地产项目注入其中。

这一年,被公认是黄伟开始打造“新湖系”的起始之年。依托房地产主业,“新湖系”悄然形成。2003年,因为旗下上海新湖房地产公司拍得上海首列磁悬浮列车的冠名权,“新湖系”正式进入大众视野。

2004年底。新湖系入主哈高科。1997年登陆上海交易所的哈高科,主要投资于大豆产品深加工、制药、房地产开发。当时市场一致认为,新湖主要看重的是东北的房地产市场及哈高科已有的房地产业务。

事实的确如此。2005年,新湖系成立于2000年的新湖控股有限公司购入哈高科22.49%股权,成为其第一大股东;新湖房产持有哈高科7.50%的股权;合计持股29.99%。

新湖系控股之后,也让原本以大豆加工为主业的哈高科转向房地产行业。

新湖系入主新湖中宝,也先通过了“其他公司”。2005年,新湖集团购入深圳东海潮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等四家公司所持中宝股份法人股,获得5.73%的股权,增加持股至12.91%。支付股改对价后,新湖集团所持股份摊薄至10.35%。

2006年,新湖集团全资收购浙江恒兴力控股,后者持有中宝股份14.96%股权。至此,新湖集团成为中宝股份实际控制人。中宝股份改名为新湖中宝。

随后,新湖集团以定向增发的形式,将其旗下14家房地产子公司置入其第三家控股的上市公司新湖中宝。自此,主营业务定位为房地产的新湖中宝,成为新湖系最重要的资本平台。如今的新湖中宝已经发展成为总资产、净资产、总市值都名列浙江上市公司和境内A股房地产上市公司前茅。

“三驾马车”形成后,一个以房地产为主要业务的新湖系在资本市场赫然出现。

“弃壳”记

新湖系以房地产为主业的“三驾马车”的资本平台并没有维持太长时间。

不到三年,“新湖系”由之前在资本市场一直保持的扩张态势转为收缩,旗下上市公司由三家变成两家,新湖创业从A股消失。

2008年底,新湖系公布旗下两家上市公司新湖中宝和新湖创业的换股合并整合方案,新湖创业股份按照1∶1.85换股比例转换为新湖中宝的股份。换股吸收合并完成后,新湖中宝的资产总额增加了15.14%,净资产增加了20.02%,而新湖创业则从A股消失。这是国内A股市场上,首例民营上市公司采用“自废壳”的形式进行资源整合。

这被认为是“新湖系”实际控制人黄伟对当初承诺的履行。

由于新湖中宝及新湖创业均涉及住宅地产的开发及销售业务,为避免同业竞争,新湖集团、新湖控股及实际控制人黄伟于2006年8 月23 日签署了《避免同业竞争承诺函》,界定了新湖中宝和新湖创业的业务范围。

此外,黄伟还承诺“将在合适的市场时机,在法律、法规及规范性文件规定的范围内,进一步整合该等公司之住宅地产业务”

按照新湖系当时的基本情况,多数人都推测新湖系会把旗下3家上市公司分别整合为地产、金融、资源类资产三大平台。

因为,自新湖三驾马车形成后,新湖系就超越房地产业,向金融、矿产、能源等诸多产业扩展,公司遍布全国各地。 2007年之后,新湖系3家上市公司都涉及地产、金融以及资源类资产, 而金融资产是房地产之外比例最大的。

2007年5月,新湖创业公告称,公司出资1.1亿元参股湘财证券,占增资扩股后湘财证券总股本的3.3639%,此前,公司控股股东新湖控股拟向湘财证券增资2.3亿元,占湘财证券增资扩股后总股本的7.0361%。

当时,市场曾一度传闻湘财证券拟借壳华升股份上市,但华升股份退出,新湖系公司接盘湘财证券,新湖控股连同新湖创业在湘财证券增资扩股后将持有超过12%以上的股份。

此后,新湖系对湘财证券进行了多次增资扩股。现在注册资本已达到31.97亿元人民币,“新湖系”合计持有湘财证券75.59%的股份。

除此之外,新湖控股、新湖集团以及旗下的新湖中宝、新湖创业、哈高科等上市公司控股、参股了新湖期货、成都农商行、盛京银行、温州银行、吉林银行、小额贷款公司等多种金融资产。

但最终的结果出人意表。新湖创业在资产优良的情况下被弃壳。公开资料显示,新湖中宝参股投资了长城证券、盛京银行、成都农信社、吉林银行、新湖期货等多家金融类企业;新湖创业则参股了湘财证券、青海碱业、金洲管道等公司。新湖创业在业绩方面并非逊色于新湖中宝。

为何不把“新湖创业”作为金融平台?新湖系的回答是,当时的金融业务无法独立撑起一片天。

事实上,业内人士表示,新湖系的弃壳行为,同业竞争只是其中一个官方解释,主要原因还是新湖系近两年扩张业务复杂,导致资金链紧张。再加上2004年黄伟在期货市场上的不慎,直接导致了新湖3个亿的亏损,给新湖系原本紧张的资金链伤口上再撒了一把盐。最终新湖系不得不实施收缩战略。

“平台”迷局

只有两架马车的新湖系,并没有停止扩张的步伐。

地产成规模并证券化后,新湖介入了证券、银行、期货、保险等金融领域;PE创投最热的时候,新湖也进行了大规模的投资,并在PE领域大有斩获。

新湖系在PE领域所投资的大智慧、金洲管道、贝因美、金河生物也成功实现IPO上市。

其中,除了金河生物、贝因美是由新湖系母公司新湖集团参股之外,金洲管道、大智慧是在新湖中宝这个上市平台完成。

从2010年5月起,新湖集团为避免集团内地产业务同业竞争而出具承诺函。据承诺函,新湖中宝将在境内主营地产业务,成为新湖系旗下为唯一地产上市平台;而哈高科将不再新增项目,即在现有住宅项目完成后彻底退出地产业。

新湖系似乎特别青睐把新湖中宝。事实上,新湖创业被合并之后,新湖中宝不但成为新湖系唯一地产上市平台,也几乎成了唯一的金融扩张平台。新湖旗下非常重要的金融资产运作,都是由新湖中宝出面。

眼下,除了湘财证券69.22%的股份、阳光保险集团6.4%的股份是由新湖系另一个资本平台——新湖控股控制之外,新湖系的其他主要金融资产基本注入至新湖中宝这个平台。

截至2012年底,新湖中宝持有盛京银行、吉林银行、成都农村商业银行、锦泰财产保险、长城证券、湘财证券以及新湖期货股权,集银行、保险、证券、期货等金融牌照于一身,成为新湖系不折不扣的主要金融控股平台。

一个房地产行业的资深研究员就表示,自己已经超过三年没再关注新湖中宝的地产业务,因为他感觉新湖中宝对做地产开发并不感兴趣,更像是一个金融公司,热衷于资本运作。

从去年6月到今年年初,又是新湖中宝参与对温州银行股权的争夺,如果不出意外,新湖中宝将掌握温州银行15%的股权。

反观新湖系另一上市公司哈高科,除了持有3.02%的温州银行的股权,不再有其他金融资产。

虽然新湖集团给其定位的主营业务为生物制药,但这并非哈高科的盈利来源。事实上,在大豆主营业务日薄西山的情形下,这几年,哈高科基本上是借助转让或出售2009年起投资的普尼太阳能股权维持业绩。

哈高科亟需出路。市场猜测,新湖系将旗下核心金融资产湘财证券置换哈高科现有低效资产显然是最顺理成章的选择,这样新湖将在A股市场金融板块多了一个重重的砝码,也完全符合新湖系的利益最大化。

但这都只是市场的揣测。

新湖系到底怎么定位哈高科这个上市平台?未来新湖的资本版图到底怎么描绘?潜心研究了温商超过30年的前温州经济学会会长马津龙表示,即使是和新湖高层认识的他,也并不清楚新湖系的招数,恐怕最终只有其掌门人黄伟知道。然而,掌门人黄伟却低调地无以附加,显得尤其神秘。

翻阅新湖系旗下众多公司的工商资料,黄从未出现在公司管理层名单上,但查阅上游公司的控股股东,黄伟却赫然排在第一大股东的位置,紧接其后的是其发妻李萍。《2012年胡润百富榜》显示,黄伟、李萍夫妇坐拥190亿元财富,位列中国富豪榜第31位,与其并列的是SOHO中国的潘石屹夫妇。

多年来,黄伟刻意不在有媒体记者在场的公开场合出现。每年一届的浙商论坛、甚至新湖主办的地产或金融论坛,都看不到黄伟的身影。新湖系高层对外的一致口径是,“黄总这辈子都不会接受记者采访。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第11页   第12页   第13页   第14页  
总裁养眼
品牌传播:解读柿子电器 more


24小时排行新闻 | 财富 | 总裁| 人物
48小时排行企业家 | CEO | 500强| 奢侈品
版权所有 中国总裁网 Copyright 2005-2013 cn-ceo.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30178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