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加盟分站 [北京] [上海] [杭州] [成都] [西安] [武汉] [天津] [广州] [长沙] [南京] [宁波] [苏州] [重庆] 更多>>

陈九霖:我的故事‘一千零一夜’都讲不完

来源: 中国总裁网  作者:  发布日期:2013-06-20 09:26:40

】  我要评论(0条评论)
陈久霖(资料图)据黔东网报道,9年之后,回望那场震惊中外的中国航油事件,陈九霖从没有后悔过。他自谓是个梦想的实践者,不断地弥补短板,去实现一个又一个梦想,永不言败。如果讲我个人的故事,真是‘一...


陈九霖浮沉:38万撑起航油帝国 巨亏后被组织同僚抛弃

陈久霖(资料图) 



据黔东网报道,9年之后,回望那场震惊中外的“中国航油事件”,陈九霖从没有后悔过。他自谓是个“梦想的实践者”,不断地弥补短板,去实现一个又一个梦想,永不言败。

“如果讲我个人的故事,真是‘一千零一夜’都讲不完。”

陈九霖对曾经的辉煌与屈辱不想多提,而更愿意谈论4月份出版的学术专著:“2004年中国航油 (新加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航油)巨亏事件的教训并未得到吸取,衍生品市场变本加厉,血流成河。

欲知分娩痛苦,当听产妇描述。我以亲身‘分娩’的经历著就《石油衍生品合约监管法律问题研究》。” 清华大学博导马俊驹教授在序言中评价这本书“弥补了中国法学界对石油衍生品法律监管制度研究的不足”。

时隔9年,陈九霖以出书的方式回头审视那场震惊中外的“中国航油事件”,希望以往事警醒现实,其良苦用心不言而喻。但是,书中更多是对石油衍生品监管的法律层面的探讨,当年“大败局”式的悲剧何以避免?

陈九霖意味深长地说:“做企业和当官是有差别的,不应该把国企当做官场来经营!”这是他以亲身经历反思之后说出的肺腑之言。

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命运对于陈九霖来说,就像事先安排好了一样。

17岁那年,母亲曾给他算过一次命,说43岁左右有大难,但终究会过去。后来朋友给他推荐一款推测命运的软件,输入姓名和生辰,显示“2004年、2005年要倒霉”。陈九霖生于1961年,2004年正好43岁。

2004年9月,公司办公室鱼缸中的风水鱼突然死得一条不剩,这不是个好兆头,陈九霖说:“可能也是巧合。”此时他正经受有生以来最严峻的考验。这年3月28日,他首次获悉公司交易员因期权投机导致账面亏损580万美元,高盛建议,挪盘是最佳且唯一选择,他们预测中国航油具有充分财力支持其挪盘。别无选择之际,陈九霖听取各方建议,被迫展期。

直到10月3日账面亏损达到8000万美元,高盛和中国航油交易员、风险管理委员会依然建议挪盘。这笔数字几乎是公司过去一年利润总额的110%,是中国航油净资产的55%。而且,油价还在不断上升,他不敢大意,10月初,就向集团领导汇报,请求支援。据说,放下拨给总部的电话之后,陈九霖当众痛哭,他意识到公司已无力承担保证金。

中航油集团10月9日收到书面紧急请示,20日就将所持股份中的15%折价出售,筹款1.07亿美元补充保证金。24日,集团党委书记海连城赶往新加坡坐镇指挥,陈九霖邀请投行向领导提供专业建议,其中,巴克莱资本公司总裁墨厘斯预测油价将在12月下跌,中国航油只需8000万美元的“买顶”费用即可化解,而且BP等石油公司有意接管全部期权盘位,事情正朝陈九霖所期待的方向发展。

然而,主要对手日本三井在10月26日的逼仓让所有努力化为泡影。领导不再展期,在历史最高位的55.43美元斩仓,亏损1.07亿美元,这是中国航油期权交易的首次实际亏损,此后两周,斩仓导致的亏损累计达3.81亿美元。陈九霖转而向BP、富地、维多、中海油等国内外石油企业求救,BP有心出手,但最终因两个细节请示集团领导未果而失败。11月29日,中国航油将剩余34%的盘位在高价位全部斩仓,第二天发布“已亏3.9亿、潜亏1.6亿美元”的公告,并向新加坡法院申请债务重组。

遗憾的是,正如墨厘斯所预测的那样,就在中国航油宣布重组的这天,油价开始大幅下降,2004年全年原油平均价格为41美元/桶,而中国航油平均卖出价格为48美元/桶;在此之后,中国航油买入的2005年和2006年的航油期权价格一路飙升,最高时达到148美元/桶,而中国航油的买入价则是36美元/桶。如果坚持到底,中国航油的2004年卖出盘位和2005、2006年买入盘位都是有利的。换句话说,中国航油不但能大幅降低亏损,还可能盈利。标准普尔后来评价:“其实,中国航油只需5000万美元即可解围。”

2004年12月1日,陈九霖回国交接工作,在与领导讨论事件处理方式后,他悲壮地选择“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他后来说:“我把这件事都扛下来了,中国航油这个公司可以凤凰涅槃。”6天后,他独自返回新加坡接受调查,临行前在机场写下两首打油诗表明心境:“纵有千千罪,我心坦然对,一心为大众,失误当自悔。”“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还。人生终有不归路,何须计较长与短。”8日凌晨1时,飞机刚抵达樟宜机场,在有关调查尚未展开时,新加坡当局抓捕了陈九霖,后获保释,寄居在朋友家。

2006年3月21日,陈九霖被判刑四年三个月,罚款33.5万新元。面对检方15条指控,他被迫承认6条:制作虚假的2004年中报、违背董事职责、在三季报中隐瞒巨额亏损、未向新交所汇报实际亏损、欺骗德意志银行、促使集团内幕交易。

令人唏嘘的是,新加坡检察机构曾将中国航油董事长及董事5人一起告上法庭,最终只有陈九霖一人获罪,其他人都由国资委担保回国继续工作。次年2月6日,陈九霖被“双开”(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组织与同僚划清界限的冷漠态度,让枯坐狱中的“弃卒”情何以堪?

17岁时的陈九霖做梦都不会想到,“43岁的挫折”竟是在异国他乡经受1035天的牢狱之灾。

六年缔造“航油帝国”

1961年10月20日,陈九霖出生于湖北省浠水县一户贫困农家,父母先后生育6个孩子,只有他和一个妹妹、一个弟弟存活下来。母亲为抚养3个孩子辞掉了工作,全靠任公社书记的父亲养家糊口。“文化大革命”期间父亲屡遭批斗,东躲西藏,举家借债度日,已无力供子女读书。陈九霖初中毕业就不得不回乡到农村信用社打工,并于其后担任英语代课老师。

农家子弟跳出农门只有两条出路:当兵或考大学。陈九霖曾顺利通过海军的体检、政审,就在入伍前夜,母亲因不舍离别在他面前哭成泪人,他毅然放弃从军,偷偷卷起铺盖逃到百公里外的罗田县骆驼坳中学读书。数日杳无音信之后,母亲凭直觉辗转找到他,劝他转到教育质量更好的城市中学就读。

只有初中程度的陈九霖破例进入黄州中学高三“英语加强班”当插班生。10个月后,1982年,陈九霖梦寐以求地考上北京大学越南语专业,成为村里第一个考入北京大学的学生。

北大越南语专业学制5年(实行英语和越南语双语种教育)。1987年大学毕业后,陈九霖被分配到总参,他不愿意去,后来到国家民航北京管理局局长办公室任翻译,不久又去中德合资的北京飞机维修工程有限公司,最终才进入中航油集团。

1997年,陈九霖迎来了改变命运的转机。集团领导看中他有股执著的闯劲,派他去新加坡接手中国航油。这家创办4年的企业在长期亏损中已成为负债累累的烂摊子,公司甚至连办公室都没有。领导给他的启动资金只有49.2万新元(1美元等于1.76新元) ,还完欠款后只剩下38.4万新元。

最头痛的是,集团总部并未授予他国际市场采购航油的权力,只能做航油运输业务。为了拿到采购权,这年冬天他飞回北京拜会各位领导,有一天冒着漫天大雪在其中一位领导家门口等到晚上十一点。但一船航油需要近千万美元,陈九霖手头的资金简直杯水车薪。1998年,遭受无数次被拒绝之后,他终于打动了法国BNP银行,拿到1000万美元的融资额度,做成第一单生意,盈利29万美元。其同学刘思源评价:在一般人看来根本办不成的事,陈九霖却办成了。由此可见,陈九霖是一个不断奋斗,执著并善于抓住机会的典型。

经过3年锲而不舍的努力,中国航油于2001年12月6日在新加坡上市。此后通过收购西班牙CLH公司5%的股权、上海浦东国际机场航空油料有限责任公司33%的股权、新加坡国家石油公司(SPC)20.6%股权、英国富地石油、茂名油库等多项资本运作,公司从纯贸易公司转型为集实业、投资、贸易为一体的多元化能源投资公司。到2004年9月,公司净资产达到1.5亿美元,增长852倍;市值超过11亿美元,是原始投资的5022倍。陈九霖的经营管理能力、资本运作水平和自力更生、废寝忘食的奋斗精神是他取得上述光辉业绩的制胜法宝。

此时,陈九霖的声誉和威望已达到顶峰,但他并没有变得狂傲自满,反而内心忐忑:“危机时刻伴随着我。”这种心理压力或许正是命运的暗示,所有荣耀和辉煌在2004年戛然而止,陈九霖的商业人生跌落谷底。如果不是后来的“中国航油事件”,陈九霖无疑将成为国企高管的一面旗帜,甚至是商界最耀眼的传奇大亨。

当年之所以独身揽全责,就是希望公司能涅槃重生。中国航油后来果然不负所望,成为新加坡第四大上市企业,是世界500强企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2011年公司隆重举行上市十周年庆典时,作为开疆辟土的元老、忍辱负重的勇士,陈九霖却没有受到邀请,对他之前的功过和荣辱只字未提。

此时他已出狱两年多,却好像被刻意遗忘在石油的大门之外。

要活到100岁,工作到80岁

2009年1月21日,春节将至,陈九霖刑满释放。

陈九霖下飞机后就马不停蹄地赶回老家,跪倒在母亲坟头动情的说:“妈,我回来看您了。”母亲患脑血栓多年,2005年6月19日去世,此前6次复发,据说发病诱因之一就是无法承受儿子即将沦为阶下囚的现实。父亲身患糖尿病,每天要打两支针缓解,陈九霖的妻子患有重度抑郁症,儿子面临巨大的学业压力。陈九霖自责地说:“在1035天的监狱生活里,我吃了不少苦,我的家人也吃了不少苦。这几年,我欠家人的太多。”

回国之初,陈九霖给自己的规划是“三年三件事”——第一件就是恢复公职。2010年1月22日,经过将近一年的等待,陈九霖受聘葛洲坝[0.00% 资金 研报](600068,股吧)集团国际工程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重新回到中央国企。但此次复出立即引起轩然大波,质疑者认为此举违犯《企业国有资产法》规定,但陈九霖的博士生导师马俊驹表示,新加坡法院的判决并不必然在中国直接产生效力,而且,他充其量只是工作失误,不能构成犯罪。还有人认为“有一定的合理性”,因为陈九霖任职走的是企业聘用程序,央企甚至可以招聘有才能的非党员甚至非中国籍人士担任相关职务,为什么不可以使用曾经开疆拓土的老将呢?

在争议中复出的陈九霖雄心勃勃,对于石油领域的热忱丝毫未减,他陆续在《求是》、《人民日报内参》等杂志上发表了《关于我国的石油安全战略》、《我国应该建立石油集散基地》、《如何扩大我国石油话语权?》、《中国需要建立完善石油金融体系》等一系列文章,为中国能源安全战略建言献策。在清华大学的房地产学术会议上,陈九霖也跳脱主办方设定话题探讨石油战略,即使曲高和寡,他仍然言谈自若。可惜的是,无论行业内外,陈九霖就像一个孤独的战士,“热心过度”地操心不该他过问的事情。因为舆论争议和尴尬身份,陈九霖一直是能源圈的边缘人,那道看似透明的玻璃门从未对他真正敞开过,对于“能否重回能源领域”的提问,他的回答是:“得看组织是否愿意安排。”

陈九霖“三年规划”的第二件事是取得博士学位。2012年1月12日,他顺利拿到清华大学法学博士学位,2013年4月出版的《石油衍生品合约监管法律问题研究》正是他的博士毕业论文。而在此前的2011年11月,陈九霖参加了上海证券交易所的上市公司独立董事任职资格培训并获得合格证书。

三件事中最难也最重要的是“安抚家人、锻炼身体”。年过五旬的陈九霖喜欢爬山,每天坚持锻炼身体,他乐观豁达地宣称“要活到100岁,工作到80岁”。他抓住一切机会弥补对家人的亏欠,几乎拒绝所有应酬活动,下班后回家做饭,陪妻子聊天,看儿子学习。妻子的抑郁症有好转,但他大多数时间都会陪着,如果是周末出差也要带着一同前往。

2012年,儿子前往加拿大留学,自己选择商业和社会心理学专业。陈九霖通过儿子喜欢穿黑色等深色系衣服的细节解读出“他性格过早沉稳下来了”。这年夏天,陈九霖回老家看望父亲,老人愿意和他一起到避暑山庄住一段时间,就是不答应到北京住。

陈九霖养了一只名叫Mary的吉娃娃狗,跑步、爬山甚至出差都带在身旁,相处得十分愉快,他以爱犬为例写就《人可以向狗学习》的文章,具体有三个方面——忠诚与执著、生存艺术、安贫乐道的心态。文中写道:“借势而为、适时进退、拿得起放得下,生存要求你懂得借力作为和审时度势,要求你于舍得之间泰然、洒脱。”这段话看似冷静解读,实则陈九霖满怀热情和期望的自我勉励。

9年之后,回望过去的那场劫难,陈九霖以“往事如烟,过去的就让它过去”轻描淡写,并坚定地说:“我从来都没有后悔过。”他自谓是个“梦想的实践者”,不断地弥补短板,去实现一个又一个梦想,永不言败。对于未来计划,他并未透露,只是坚信如果有人投资他一定会做出一番事业来。“我并未放弃理想”,他说,“但并不急于求成。”(来源:企业观察家 作者:陈润)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第11页   第12页   第13页   第14页  
总裁养眼
品牌传播:解读柿子电器 more


24小时排行新闻 | 财富 | 总裁| 人物
48小时排行企业家 | CEO | 500强| 奢侈品
版权所有 中国总裁网 Copyright 2005-2013 cn-ceo.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30178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