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加盟分站 [北京] [上海] [杭州] [成都] [西安] [武汉] [天津] [广州] [长沙] [南京] [宁波] [苏州] [重庆] 更多>>

郎咸平:中国人的生活被套牢了吗?

来源:BWCHINESE中文网  作者:郎咸平  发布日期:2013-04-29 13:24:46

】  我要评论(0条评论)
近日,京广高铁已经开始试运营。中国高速铁路建设发展迅速,随之带来的各种问题也逐渐显现。铁道部的建设经费、高铁的安全性等一系列问题已经将铁道部深深套牢。  除此之外,保障房作为本届政府的重点工程之一...


近日,京广高铁已经开始试运营。中国高速铁路建设发展迅速,随之带来的各种问题也逐渐显现。铁道部的建设经费、高铁的安全性等一系列问题已经将铁道部深深套牢。

  除此之外,保障房作为本届政府的重点工程之一,会不会只是"画饼充饥"?而在中国经济大潮中,被套牢最深的还不是铁道部和保障房,而是我们可爱的"中国股民",自6124后,中国股市或许只剩下了"圈钱"。

  对此,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解读了"被套牢"的内在根源,并指出了"解套"的良方。

  一、被套牢的铁道部

  从2008年年底开始,中央推出的4万亿投资中,铁路部门拿到1.2万亿,有点经济常识的人都晓得,做投资应该有点周转资金,一般来讲,你首先拿钱投个项目,等它有了回报预期,有了现金流之后再投第二个项目。

  数据显示,到2010年,铁道部门开工的高铁项目所需要的资金就已经达到2.4万亿。也就是说,只有1.2万亿的预算,竟然敢开工这么多?资金不足就借,这就是一切问题的开始。所以为什么缺口这么大?因为借不到了,借不到什么结果呢?

  整个铁道部门的应付账款,我们最保守估计在2500亿,另外它还有4个最大客户,中国南车  (601766 股吧,行情,资讯,主力买卖)、中国北车  (601299 股吧,行情,资讯,主力买卖)、铁建和中铁,半年发不出工资,中铁今年上半年应收账款309亿,到了第三季度变成961亿元,都是铁道部门欠的钱。铁道部门被完全套牢,一切都来源于什么?就来源于这种"大跃进"式的思路。

  而且我个人绝对反对政府做任何形式的担保。因为这是在套牢老百姓,老百姓交的税都是血汗钱。至于铁路部门,我认为有几个方法可以自己解决问题。

  第一,铁路沿线这么多商铺,比如说餐厅、酒店、物流等,都可以卖掉,资产有上万亿。

  另外,铁路部门的货运,以运煤为例,不是市场价格,定价比较低,可以按市场价把定价抬高,收益也是很大的一块。

  第三,铁路资产慢慢注入上市公司,让财务更透明,可以通过退出获得资金。我们的希望是铁道部自己来解决自己的问题,不要让老百姓来为你埋单,也不要政府为你埋单。

  其实,说到这种适当的发展方式,现在有个关键词叫"你被套牢了吗",等于是这样一种快节奏、快生活、高技术的所谓的创新,或者叫跑步前进,是这样的一种方式套牢了大众。

  二、被套牢的保障房

  现在套牢企业的,不光是这种大范围的铁路建设以及现在这种停工待建的局面,还有保障房。前两天的消息,住建部的副部长接受媒体采访,明确表态说目前的1000万套保障房中,三分之一是结构封顶,三分之一只建了地基,还有三分之一叫挖坑待建。

  为什么?四个字--经费不足。到最后怎么样?他们把什么动迁房、国有企业给员工分的福利房也算在里面了,甚至有的地方把比较偏远地区的商品房也给你算在里面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这个逻辑跟我们说的铁路建设的逻辑是一样的,开始是大面积铺开,后来发现停工待建,又有无数的企业被套牢。而且刚才说到铁路建设跟铜的关联,保障房跟钢也有一些关联,通过钢价的变化也能看出这种变迁。

  城中村全部拆掉后,盖了豪华大楼,商务中心,结果发现老百姓更贫穷了,过去花1200块钱一个月聘个环卫工人没问题,现在聘不到人了。因为原来环卫工人住在城中村,一个月200块租金,现在换成美轮美奂的高楼大厦之后,一个月租金1000块以上。

  建保障房,不是要从今年开始人人有房住,那也是做不到的,目前是要给老百姓一个稳定的预期。

  三、被套牢的中国股民

  除了民众的生活被垄断套牢外,无数的股民也都在被套牢。最近的数据是中国的A股市场,今年以来股市表现仅仅强过希腊,是全球第二差的市场。

  而且最近高层是走马换人,证监会的新主席上任了,第一次公开亮相就是在国际金融论坛2011年的年会,一上台就险些跌了一跤,于是他自己自嘲,说是因为我见到了老领导,而且我对这个经济不均衡有理解,所以我自己也一下没平衡。但是这被市场解读成什么了呢?

  我提了三个建议,以避免老百姓被套牢。第一,我们证监会是怎么样?只吃自家的鱼,它不抓老鼠。每年预算3亿元,那我请问你,你抓不抓上市公司呢?我希望政府能够停止证监会的预算,让证监会依靠罚款为主要收入来源,逼它去骚扰上市公司。

  第二,希望证监会释放权力。日前,证监会决定停止发新股,而证监会又有什么资格停止发新股?全世界发新股的权力都在交易所,只有我们是在证监会,这是一个非常不合理的状态。

  因此,我建议证监会放弃权力,把这个审批权交给交易所,然后交易所做什么呢?我希望交易所能够从交易量里面赚钱,像个民营企业一样,交易所应该站在考虑打开交易量的角度,多让一些好公司上市,这是第一关的审核。

  第二关,证监会继续审核交易所有没有违反上市条例。双重监管,保证更多的好公司上市,这才是对老百姓有利。而不是现在这样,不准上市。这是不对的。

  第三,我们要强化退市机制。我建议政府提出一个客观的退市机制,比如股价或者交易量,也就是说,不要再用所谓的业绩,我们的业绩是什么?要么是腐败,要么是被操纵,是不可靠的。所以,第一,加强监管;第二,让好公司上市;第三,迅速淘汰坏公司。只有这么做了,股价才能够稳定地上扬。

  如何进入一个解套的时代?如何挥别过去创造一个新的未来,从以前对GDP,或者世界第一等的崇拜,进入一个解套的时代,我们需要一种新的思维,一套新的指标,更需要一套全新的解套的规划。

  作者郎咸平,著名经济学家,现任香港中文大学讲座教授。著有《财经郎眼08》。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第11页   第12页   第13页   第14页  
总裁养眼
品牌传播:解读柿子电器 more


24小时排行新闻 | 财富 | 总裁| 人物
48小时排行企业家 | CEO | 500强| 奢侈品
版权所有 中国总裁网 Copyright 2005-2013 cn-ceo.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30178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