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加盟分站 [北京] [上海] [杭州] [成都] [西安] [武汉] [天津] [广州] [长沙] [南京] [宁波] [苏州] [重庆] 更多>>

邓文迪怕是不会轻易放过默多克

来源:福布斯中文网  作者:  发布日期:2013-06-18 19:44:08

】  我要评论(0条评论)
香港的八卦消息说,当邓文迪第一次遇见她未来的丈夫鲁伯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时,她故意不小心把一杯红酒溅到他裤子上。这则被澳大利亚新闻记者埃里克·埃利斯(Eric Ellis)拿来细八的轶事可能不是真...




香港的八卦消息说,当邓文迪第一次遇见她未来的丈夫鲁伯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时,她故意不小心把一杯红酒溅到他裤子上。这则被澳大利亚新闻记者埃里克·埃利斯(Eric Ellis)拿来细八的轶事可能不是真的,但它仍抓住了某些关键点:她是那类别人爱议论的人物——而且故事越离谱越好。

邓文迪明显不是一个循规蹈矩的人。这就是我们为什么想知道,先不提能花钱聘到的最好的婚前顾问,就是像鲁伯特·默多克这么头脑精明、老谋深算的人,此举是不是也太过于冒险了。虽然普遍的看法是离婚会顺利进行,并且不会付出过大代价,但对旁证进行分析后却引出了不同的结论。

邓文迪因攀附权贵谋求上位、贪慕财富、甚至在床榻之侧一路攀上人生巅峰而饱受指责,现在她突然发现自己被传与包括谷歌老板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和前英国首相托尼·布莱尔(Tony Blair)在内的所有人有染(与后者的传闻绝对是胡说八道)。看起来能够确定的一点是,如果天佑勇者的话,没有几个女人更深谋远虑地贯彻了这一原则。

不可动摇的自信似乎是关键。在她二十五岁左右的时候,她在香港一家英语电视台里谋到工作,开始她只是一名地位低下的小职员,但很快她就发展了一套能给别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旁门技巧。为了确保每个人都知道她,她常常未经通报就走进高管们的办公室。埃利斯还提到了一个尤其让人难忘的插曲,这与罗伯特·布兰德(Robert Bland)有关,这位梳着马尾辫的澳大利亚人作为这家电视台业绩不俗的广告销售部门的负责人,不是一个可以随便惹的家伙。在前一天进行过自我介绍后,邓文迪发现他正从一条走廊中经过。在好几名同事众目睽睽之下,她偷偷走到他背后,用力一拉他的马尾辫。有那么一瞬间,这个吃惊的澳大利亚人完全蒙了,当他转过身时,邓文迪用她的高嗓门大声说:“我是文迪!记得我吗?我是那个实习生。哈哈哈!”布兰德的表情立刻从愠怒变为阳光灿烂。


 

邓文迪在文革进行到最高潮时出生于中国东部的济南市,她在18岁时就搭上了通往全球富豪阶层的火箭,那年她与在中国生活的杰克·切利和乔伊斯·切利夫妇相识,这对夫妇来自美国。乔伊斯教邓文迪英语,然后帮助她进入了美国一所大学学习。同时,邓文迪开始与杰克眉来眼去,杰克是一位工程师,曾被短期派到一家中国制造厂担任顾问。切利夫妇回到加州后,让邓文迪住进了他们家。最终乔伊斯发现了邓文迪和她丈夫之间的风流情事,并赶走了邓文迪。杰克很快与邓文迪生活在一起,并娶了她。结婚后几个月,她就开始与另一个更为年轻的男人交往,但她和杰克的婚姻关系一直维持到足以让她获得绿卡为止。从耶鲁毕业后,她在香港一家电视台工作,在这里结识了默多克(他是这家电视公司的东家)。

对于鲁伯特·默多克来说,这次离婚中存在的一个基本问题就是文化冲突。他和他的律师团队以西方式的思维可能会认为,按婚前协议的内容办理离婚就可以了。但这并不是东方的做事方式。美国人与东亚企业开展业务的这几十年里,始终存在的一个现象就是合约根本不算什么。真正发挥重大影响的是权力。条款由握有权力的人说了算。

更进一步的文化视点同样重要。在东方,人们认为窥探其配偶的生活是理所当然——甚至在幸福的婚姻中也是如此。在极端的情况下,窥探可能会涉及录音甚至录像。当然,暗中监视配偶这种事并不只发生在东亚,但区别在于这在东亚并不会招致恶名:基本上默多克可以想像这样一幕——他正按照标准拳击规则公平地出拳,但实际上自己是在跆拳道赛场上。

不考虑历史背景的情况下,眼下两人的对峙是难以理解的。看起来很清楚的一点是,默多克是在娶了邓文迪之后,才了解到邓文迪“惹人非议”的过去的全部细节,而且是在读了2000年《华尔街日报》上的一篇报道后才知晓的(早在这家报纸被他的新闻集团于2007年买下之前)。另一个关键事件看起来是2006年进行的一次电视访谈,当时他宣布他与邓文迪所生的两名女儿将不会象他与前两任妻子所生的四名子女那样继承在默多克帝国中的表决权。他的决定看起来受到了邓文迪过去事迹的影响——并似乎对这段婚姻的最终破裂起了重大作用。

如果该时间线正确的话(了解这对夫妻的各类人士提供的所有旁证表明该时间线是确切无疑的),那么邓文迪其实有很多年时间来为离婚这一刻进行准备。此外,她必须被视作一个意志极为坚决的对手。这里的主要问题似乎是在新闻集团与众不同的表决权结构中公平对待她的两个孩子(看起来她的两个女儿只在财务问题上会得到公平对待)。

也许这起离婚中最让人不解的就是时间的选择了。首先,很少有男人会在他们80多岁的时候(不论其婚姻状态如何或银行存款有多少)为了离婚而对簿公堂。另外,默多克最近两年一直在尽全力让新闻集团摆脱英国电话窃听丑闻的影响。他仍未从这一可能算他整个人生中压力最大的事件中完全恢复过来,并且他还未完成公司的重组计划。

这些情况显示了尤为令人不悦的裂痕——至少可以这样说,其中一个就是这位极有野心的女投机家一直毫不让步地坚守着自己的立场。

 

译 陈岳林 校 李其奇

 
 

总裁养眼
总编推荐
新闻一小时点击榜
版权所有 中国总裁网 Copyright 2005-2012 cn-ceo.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2027883号-1